為使病兒痊癒,你願意付出多大代價?

育有兩個孩子的印度母親珍薇*已經盡了一切努力,她尋找過無數印度教神祇,參加各種宗教儀式。然而,她的女兒仍然被癲癇病折磨,儘管吃得好,她的兒子仍然嚴重營養不良。

她最終找到了萬王之王,在父神裡,她為兒女找到了醫治,卻也為家人帶來了逼迫。

採訪者:請和我們聊聊你的童年

珍薇:我在一個印度教家庭長大。當然,我從小被迫拜偶像。印度教文化中有許許多多男女神祇,所有家長都會教導孩敬拜偶像,參加眾多的印度教儀式。

我明白。成為基督徒之前,在你長大的過程中有過哪些夢想呢?

歸主之前,我為諸神獻上許多祭品。我們生活在極其貧困中,根本沒有錢。

所以你唯一的憂慮就是賺到足夠的錢來維生?

不,我們也有其他憂慮。我女兒患有癲癇病。我害怕她病發,我們想盡辦法來醫治她。最後,它把我們引向了基督。我們去了基督徒的禱告會,她就好了。

你能說明一下她的病情嗎?

我們拜了無數個偶像,參加了無數印度教儀式。每天早晚,我都去到花園敬拜自己部族最重要的神祇。但沒有幫助,我女兒還是繼續受邪靈侵擾。不僅僅是她,還有我的兒子,邪靈不斷折磨他們。

你介意舉個例子嗎?

我的兒子吃得很好,但還是嚴重營養不良,非常瘦弱。他一歲時完全沒有力氣。

你是如何信主的呢?

我有個親戚信主了。她向我們傳福音,邀請我們去祈禱,我們就去了。那是在一個小村的小屋裡的禱告會。我們周圍聚攏了50到60人。牧師為我家孩子禱告,結果兩人都得了醫治。不是即時的,而是逐漸好轉的,前後經歷了5個星期。就好像我兒子的體重在這短時間內快速增加了。牧師也告誡我們:「如果只有基督徒祈禱,孩子們可能無法完全治癒。你們也必須祈禱,離棄偶像。你們也必須為自己祈禱。」於是我們跟著做。我們立刻停止了偶像崇拜,去教會禮拜。我丈夫從前酗酒而且嚼煙草成癮,他也停止了。

你是帶著甚麼期望去禱告會?

「我去禱告會前做了一個決定:倘若我的兒女得到醫治,我就把生命獻給神。」

那真是一個母親的祈禱,不是嗎?

(她微笑起來)是的。

你的「母親的祈禱」讓孩子得了醫治、家人信主,但也帶來了逼迫。你有沒有預料到?

完全沒有。

你遇到了什麼逼迫?

(她的眼角變濕了)

大概在我們信主兩年後。我們有一小塊田,但完全沒有灌溉水源。我請求村民幫我引水灌溉,但他們拒絕了。我父親和公公不得不親自挖井,他們挖水井的時候,全村人都來嘲弄和笑話我們。每一天,我不得不爬32級階梯從井裡挖出淤泥尋找水源。有一天我哭成了淚人,我禱告說:「祢一定要幫幫我!」神就回應了我的禱告。

神如何回應?

我掙到一筆錢,這使我們得以挖通了水井。水井給了我們灌溉土地的水源,我們也得以種出一些莊稼然後賣掉收成,於是我們有了收入。

(珍薇的公公在水井挖通不久後就過世了。他不是基督徒,但只因為他與珍薇一家同住,村民就拒絕去他的葬禮。在他去世時,珍薇十分憂慮一家人如何在此敵對的環境中生活。)

公公的死和葬禮對你來說有多難?

太痛苦了。我大哭,不是為公公,而是為我所有的憂慮:我們要如何在這種敵對環境中生存下來?我真的在神面前哭了很久。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三個月前,村民為基督徒開了一個特別大會,我們不得不去。他們質問我們為何不離棄基督教。他們命令我們當場向偶像獻祭。「如果你們不獻祭,我們就和你們斷絕關係,不會再有人到你家串門;沒人會願意與你的兒女結婚,你們也不可以和我們說話。」

他們咄咄逼人。他們用粗言穢語咒罵我們。他們說諸神會對我們發怒,如果我們離開諸神就會死。他們沒有對我們動手,但我們被當作最低下的賤民。人們甚至不再正眼看我們,倘若看著我們,就衝我們吐口水,或用言語侮辱我們。

你感到孤立無援或軟弱無力嗎?

不。我知道神會幫助我的,所以我禱告淚流。

有沒有安慰你的聖經經文?

神藉著許多話語對我們說話,但特別是彼得前書1:12-19 「⋯⋯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謹慎自守,專心盼望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所帶來給你們的恩⋯⋯」

我也想起但以理和約伯經歷的掙扎。這些聖經書卷真的很鼓勵我。

印度以外的信徒與你聯繫有多重要?

十分重要。我很高興能透過你與他們聯繫。我們雖然來自不同的文化和國家,卻可以合一起來,合一帶來喜樂和力量。

你希望我們怎樣為你禱告?

我有一個願望。我看到周圍的印度教徒因患有病痛和缺乏平安而受苦,正如我們家從前一樣。我祈求他們會來禱告會,領受醫治和耶穌赦罪的大能,使他們能認識同一位耶穌基督。

請特別為我們的村長禱告。他是我們的家族成員,卻大大迫害我們。他說:「我們人多勢眾,你們只有寥寥幾個人,你們會輸的。」他和其他人都不認識基督,他們把信心投在偶像身上。我深深渴望他們能悔改歸主。

敞開的門藉著印度當地的伙伴和教會支持著珍薇這樣的基督徒,為他們送去緊急救援、生計項目、聖經和各種培訓,使他們在敵對的環境中有效為基督作見證。

*出於安全考慮使用化名

—–

雙重逼迫(港台聚會)

探討基督徒女性如何比男性更容易遭受逼迫

敞開的門全球性別與逼迫專家海倫娜‧費沙快將抵達香港和台灣,與我們分享女性基督徒如何比男性更加容易受到逼迫。

海倫娜親眼目睹了逼迫對基督徒男性和女性的具體影響。她為中非共和國極端暴力受害婦女提供咨詢和關顧。海倫娜還設計了幫助受逼迫基督徒婦女的一系列計畫。

來聽聽海倫娜的分享,了解敞開的門對女性受逼迫基督徒的服侍,以及您可以如何支持她们。

了解聚會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