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中部一天主堂

越南教會簡史

1500-1700:基督教經荷蘭和葡萄牙商人進入越南

1859-1954:法國殖民統治時期天主教取得合法地位

1911:第一批新教傳教士抵達越南

1975-1985:隨著越南成為共產主義國家,許多基督徒被監禁,被送往再教育營,被迫逃離該國,或被殺。

2009:在人口普查記錄中,6.2%的人口為基督徒;由於逼迫,許多人沒有如實報告他們的宗教信仰。

2019:世界基督教數據庫顯示,越南有8.9%的人口是基督徒(9600多萬人口中有850萬基督徒)。

越南於2019年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20位。

聖經稀缺

當越南在20世紀70年代成為共產主義國家時,宗教活動被禁止,信徒被監禁,聖經變得稀缺。

一位基督徒記得當時為要贏取一本聖經送給母親,而參加了秘密教會中的背經比賽。他說:「我年少時對神的話話不感興趣。我的媽媽是一個虔誠的信徒,熱愛聖經。在我們的家庭教會裡,很少有人擁有自己的聖經,這讓她非常難過。」

「當我想到媽媽渴望擁有自己的聖經時,我就決定要贏得比賽,我努力背頌了大量經文,終於為她贏得一本聖經。」

後來,他自己也愛上了神的話語,現在更是敞開的門的伙伴之一,代表你幫助受逼迫的基督徒。

河內市的一位基督徒從手機上讀聖經

逼迫情況變得更加微妙

他年輕時的世代已過去,逼迫基督徒的面貌也起了巨變,變得更加微妙。雖然面貌雖然改變了,本質卻是一樣。

今天,我們的教會家人仍然面臨政府的高度監控和限制,來自農村地區的信徒經常面臨家人和鄰居的歧視和暴力。

儘管面臨挑戰​​,越南的弟兄姊妹仍然在他們的社區中成為鹽和光。

越南中部家庭教會的鄧*牧師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

「如果留下來,我可以分享福音」

王*弟兄曾經是共產黨員,成為基督徒之後失去了一切。他失去了黨員身份、工作和地位,並遭到鄰居的不斷騷擾和辱罵。

王弟兄沒有離開,留下來好幾年。「我想如果留下來,我可以把福音分享給別人。」這就是越南教會家人的勇敢信念。

一個外國宗教

基督教在越南被視為外國宗教,許多基督教派等同美國,遭人懷疑。自20世紀70年代的越美戰爭以來,美國向來被視為敵人。

王弟兄的孩子被嘲弄為「美國人」。「我的孩子非常害怕。他們的朋友欺負並嘲笑他們,說『你為什麼在這裡讀書?去美國學校吧!』」

後來,他們的房子被憤怒的暴徒焚燒了。

雙重麻煩

許多越南基督徒面臨另一個挑戰是,他們既是基督徒又是少數民族的雙重脆弱性。在越美戰爭時,許多越南少數民族群體站在美國人一邊,有些人想建立自己的自治州,所以政府將他們視為麻煩製造者。據估計,越南三分之二的新教基督徒來自少數民族。

泉*牧師是苗族人,當他試圖將苗族語聖經帶給他的部族基督徒時,他經歷了這種「雙重麻煩」。

「他們不再拜祭我們的祖先」

除了面臨來自政府的壓力外,少數民族的基督徒也因其離開傳統信仰(萬物有靈論或祖先崇拜)而面臨社區的逼迫。

河內市一佛教寺廟內的香火灰

周*弟兄是另一名苗族信徒,他因為女兒的病得醫治而跟隨耶穌。

周的大哥說:「他們不再拜祭我們的祖先了!他不拜祭我們的母親和父親!他反對這個家庭!」

當周拒絕違背他對基督的信仰時,親戚們摧毀了他的房子。他一家人現居於他妻子的父母家中,並得到敞開的門的幫助,建造一所新房子。他說:「我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感受,這對我十分重要。謝謝,願神保佑你們。

站穩了

世界各地教會家人的支持和祈禱,正在幫助越南信徒在猛烈的逼迫面前站穩。

安*以彩笔写下对《胜过风暴》课程的感受

安*覺得神呼召自己到該國另一個地方去傳揚福音。當年輕人開始參加教會活動時,他們的父母便向當局舉報。

安幸好參加了敞開的門《勝過風暴》課程,早已為逼迫做好準備。「感謝神,課程幫助我了解逼迫的現實。在當局查問時,我保持了冷靜和膽量,以善意回應,我甚至向他們分享了福音。」

希望和夢想

世界各地弟兄姊妹的支持和祈禱,是越南教會家人的鼓勵來源。鄧*牧師說:「感謝神,我並不孤單,因為有許多人在暗處為我和傳道工作禱告。」

猛烈的逼迫並沒有削弱他們傳揚福音的熱誠。鄧牧師說:「我對越南的希望是,神向越南顯明祂的愛和憐憫,人們會看見耶穌並接受祂為救主。」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敞開的門藉著以下事工堅固越南受逼迫的基督徒:

  • 基督教文字翻譯
  • 聖經訓練
  • 裝備兒童、青少年及婦女
  • 社會經濟發展項目
  • 緊急經濟援助

與您受逼迫的教會家人並肩同行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3:2)。請繼續為全球受逼迫的教會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支持意義重大。

每月自動轉帳捐獻、單次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