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迪爾*放棄了壞習慣,面對家人的拒絕,但也照亮了北非孤單的基督徒。

教會領袖納迪爾從前過著與呼召背道而馳的生活。

28歲的納迪爾從前是個說唱歌手,與許多西方年輕人一樣過著放縱的生活,抽大麻、喝酒、喜歡去夜店。

然而隨著一場友情的破裂,他放棄了這一切。

他沒想到這竟成了人生的轉折點。這幫助他找到了人生的呼召,但也使他被家人棄絕。

納迪爾在餐廳吃晚餐時查看臉書

10年前,納迪爾仍然讀著古蘭經,去清真寺禮拜。但隨著進入說唱圈之後,他很快就放棄了這一切。

他回顧這段日子:「我走向說唱的第一步也是我走向大罪的第一步。」

納迪爾童年的好友是個說唱歌手,因此他也進入了說唱圈。他們最終在一場說唱戰中對決。「在衝突期間,我的朋友說了很多壞話,所以事後我告訴他別再找我。」

納迪爾再次見到好友已經是3個月以後了。「我當時正在一家咖啡店。他來找我請求原諒。」

納迪爾從未聽過好友如此說話——請求原諒。他們坐下交談,於是好友開始告訴他有關耶穌的事。

「這就像我一輩子都在尋找的東西。我覺得這就是我需要的。我需要耶穌。」

納迪爾與妻子雅絲米娜*在家的廚房裡

納迪爾的生活迎來了新篇章。他希望了解有關基督信仰的一切,他借了聖經,在書本上和網絡上學習。

在這信仰之旅的初期,他這樣描述神的幫助。「就像耶穌走在水面上時抓住彼得的手一樣。祂對我說:『緊跟著我,與我站在一起』。」

納迪爾的家人注意到了他的變化。他不再喝酒、不去夜店。他已經洗心革面。

他們對他這種煥然一新的行為感到好奇。他母親有一天悄悄跟著他進入房間,就看到他的聖經。納迪爾告訴母親,自己如今已成了基督徒。她問他為何全家人都是穆斯林,他自己卻要作基督徒。母親命令他回房間,並且不要再與她談起這件事。父親的反應更為強烈。

「父親說『把你所有的衣服都帶走,我不想再見到你。我會去政府部門,把你的名字從家族名冊中除去』。父親還告訴我的僱主我是基督徒,因此要解僱我。」

父親告訴清真寺的伊瑪目,自己的兒子已經成了基督徒。伊瑪目建議將兒子關進監獄,甚至殺死他。

納迪爾身無分文地在街頭過了一段日子,在垃圾堆中尋找食物。他最終找到一個基督徒的庇護所,並且很快開始在網絡上尋找北非的其他的基督徒。

他首先在臉書上找到了其他的穆斯林歸主者。他們通過時常互發短信來勉勵彼此。

「家人斷絕了與我的關係,但神賜給我美好的新關係。」

納迪爾如今到不同地方,與他在網絡上結識的基督徒會面。他還允許附近的基督徒在他的住處聚會,帶領他們組成了一個家庭教會。

在納迪爾家舉行的家庭聚會

然而納迪爾接觸其他新生基督徒的主要方式還是廣播。他通過互聯網廣播電台向新信徒說話。他充滿自信和善於表達的風格來自於他作說唱歌手期間的技能。

納迪爾仍然躊躇滿志。「在北非,很多人喜歡見面喝咖啡。我的夢想就是開一家咖啡店,在那裡可以與更多人談論耶穌。」**

他的基督徒朋友不僅在星期天見面。他們在週間都會相互交往、鼓勵和支持,彷彿一家人。

納迪爾正在錄製播客節目,要與北非各地的聽眾分享。

作為一名基督徒,納迪爾結識並娶了他的妻子,儘管他的家人沒有參加婚禮。

對於許多穆斯林歸主者而言,家人正是最大的逼迫者。但納迪爾還是看到了和好的希望。

納迪爾與雅絲米娜

「父親在我辦完婚禮後打電話給我,說他很抱歉沒有出席婚禮,因為他沒有錢。他哭了。」

納迪爾告訴父親,他會為他禱告,從那一刻起事情改變了。

「我們現在就像朋友一樣,我們一起歡笑,談論許多事。我的家人問我何時會去探望他們,他們何時能來看看我。我和家人在聊天時相處得很愉快。神聽了我的禱告。」

*出於安全考量,本文不透露真實人名與國名。

**敞開的門最近向納迪爾提供了一筆小型貸款,幫助他啓動自己夢想中的咖啡店。

—–

敞開的門藉著以下事工堅固北非的基督徒:

  • 各類培訓
  • 書籍發放
  • 社會經濟發展項目

—–

與您受逼迫的教會家人並肩同行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3:2)。你對世界各地受逼迫基督徒的支持意義重大。

訂閱【禱告提醒】:您將會定期收到受逼迫教會的最新消息和禱告事項。

捐獻:讓教會得到實際支援。

每月自動轉帳捐獻、單次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