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北部的性暴力倖存者以繪製自畫像來分享她們的故事

聯合國大會於5月通過了一項決議*將8月22日定為聯合國紀念基於宗教或信仰的暴力行為受害者國際日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聯合國領導的日子專門關注基於宗教動機的暴力——或宗教或信仰自由的任何其他方面。(有些國家將10月27日定為國際宗教或信仰自由日,但這不是一個普遍認可的年度日,在聯合國系統內沒有相等的日子。)

這一天旨在提供一個焦點,以解决基於宗教或信仰的日益增長的暴力問題。

皮尤中心的最新研究(覆蓋2017年)在美國國務院舉辦一次千人國際宗教自由會議的前一天發佈,顯示印度、敘利亞、伊拉克、埃及、尼日利亞、中非共和國、巴基斯坦、以色列、也門和孟加拉國,皆涉及「非常嚴重」的宗教的「社會敵對」問題。

皮尤報告顯示涉及「非常嚴重」的「政府敵對」的國家包括中國、伊朗、俄羅斯、土耳其、印尼、厄立特里亞、越南、沙地阿拉伯、緬甸、毛里塔尼亞、蘇丹、巴基斯坦和中亞「斯坦」。

8月22日紀念活動的重點僅限於基於宗教或信仰的「暴力行為」,而不是更廣泛的「宗教逼迫概念」——其中可能包括「故意和嚴重剝奪基本權利」(很可能是因為「宗教逼迫」未有明確定義;有些定義非常廣泛)。對暴力行為的關注旨在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即任何暴力行為都不可接受,無論是單一事件還是大規模系統性的暴力行為

推動成立這紀念日的策劃者埃韋林納說:「波蘭和其他國家必須受到讚揚,因為他們承認基於宗教或信仰的暴力問題是一個不能再被忽視的當代問題……我們虧欠了過去及現在因宗教或信仰的暴力行為的受害者和倖存者,以及未來世代的人。」

敞開的門行政總裁丹·奧·沙尼稱讚聯合國決定將8月22日定為紀念那些因宗教信仰而忍受暴力的人。

他說:「敞開的門歡迎這個有史以來的一天,以紀念那些因為宗教信仰『錯誤』或拒絕否認自己的信仰而遭受暴力悲劇影響的人們。我們將繼續團結全世界的教會與受逼迫的家人站在一起。我們要繼續求神賜給祂的子民力量,使他們在試煉中緊緊抓住祂。」

皮尤報告說明,在全球所有的宗教中,基督徒經歷了最多敵對,時任英國外交大臣最近委託的獨立報告亦強調了這一點。

斯里蘭卡,復活節三教堂的襲擊案造成250多人死亡;176名兒童失去了單親或雙親;一些家庭失去了所有孩子。今年年初,炸彈襲擊者於菲律賓南部的一所教堂造成20人死亡。2018年,印尼的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在一天內襲擊了三座教堂。

在埃及,極端的逼迫也來自激進的伊斯蘭民兵——西奈半島的伊斯蘭國在2017年誓言要「消滅」科普特教會——以及利比亞、索馬里和撒哈拉以南的許多其他國家。

敞開的門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排列了最難以基督徒身份生活的50個國家,據報導,這50個國家中有4100多名基督徒因信仰相關原因被殺害,僅尼日利亞北部和中部就有3700人(這發生在最近12個月的數據收集期間,即2017年11月1日至2018年10月31日)。

在過去的12個月裏,在前50個國家中被殺害的基督徒人數接近2800人。

被綁架,不斷被强姦,嬰兒被當作「博科」拒絕

博科聖地的倖存者以斯帖**抱著女兒瑞貝卡

尼日利亞東北部的博科聖地(禁止西方教育)成立十年後,它仍然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以斯帖是他們基於極端伊斯蘭主義意識形態的暴力的倖存者。2014年,她是博爾諾南部16歲的學生,同時照顧寡居的父親。

博科聖地包圍了他們的房子。當以斯帖被綁架時,她最後看見父親被擊中倒地,等待死亡。叛軍把她(和其他女孩)帶到了山姆比薩森林的藏身處,試圖用各種方式要她們放棄基督教信仰重返伊斯蘭教——先是利誘,隨後是威脅和恐嚇。許多俘虜以斯帖的人都想娶她,但她沒有屈從。「我無法計算有多少男人強暴了我。他們每次發動攻擊回來後,就強暴我們⋯⋯凌辱我們。每過一天,我就更厭惡自己。我覺得神已經離棄了我。有時候我對神感到非常憤怒……但無論如何,我仍無法背棄祂,我想起祂應許總不撇下我,也不丟棄我。」

以斯帖最終嫁給了一個已經有三個妻子的戰士。當她懷孕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如何能够愛這個孩子」。2016年底,四名妻子在丈夫被殺後逃走;三天後,尼日利亞軍方發現了他們。然而,回家以後,她們受到懷疑和嘲笑,並被稱為「博科聖地的女人」。

「他們嘲笑我,因為我懷孕了。甚至我的祖父母都鄙視我,叫我侮辱的綽號。我哭了很多次,覺得很孤獨,更讓我傷心的是他們拒絕叫我女兒瑞貝卡,他們稱她為『博科』。」

以斯帖從敞開的門接受創傷治療,幫助她克服憤怒、痛苦和羞耻。她說她現在甚至可以原諒她的敵人。她還通過敞開的門合作伙伴獲得了一些食物援助。

*該決議由波蘭和美國提出,並得到巴西、加拿大、埃及、伊拉克、約旦、尼日利亞、巴基斯坦等國的大會核心小組的支持。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相關文章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3:2)。請繼續為全球受逼迫的教會禱告,並以捐獻來支持他們。你的支持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