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西洪一家人住在埃塞俄比亞的偏遠地區,向來是村莊裡唯一的基督徒家庭。他們經常因為拒絕回歸傳統宗教而受到侮辱和威脅。他的父親莫圖瑪總是親切地向其他村民解釋,他和家人不能參加他們的儀式,但他們從來沒有理解,最後還殺了他。(參閱文章

自2013年莫圖瑪被殺以來,敞開的門一直與這家人同行,支援他們。我們再次到村裡探望他們。幾天後,瓦西洪和他姐姐寶珠參加了一個由我們贊助的活動,與其他經歷過逼迫痛苦的兒童和年輕人,共渡了歡樂、有趣的一天,他們一起學習聖經,踏上通往治癒之路。

我們享用過剛泡好的咖啡之後(就在眼前的小火旁邊準備!)我們開始傾聽這家人想和我們分享的故事。首先我們和瓦西洪的母親布茜聊。

布茜

「(在我丈夫被殺後)我獨自一人帶著七個孩子,還有一個快要出生。我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因為一直是我丈夫供養著家庭。我很擔心怎樣喂飽他們、怎樣給他們衣服穿、怎樣撫養他們。我甚至想打掉肚裡的孩子,這樣我就可以日夜勞動工作賺錢了。」

「你們的團隊來我家拜訪,問我面對什麼困難、可以如何幫助我,你們看到了一切——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困難。你們告訴我要堅強、要為孩子堅持下去,你們會支持我們。你們鼓勵我不要放棄。你們說我不再孤單。這給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敞開的門]告訴當地教會我發生了什麼事,以便他們能幫助我。」

敞開的門為孩子們提供食物和學費,幫助布茜做起小生意。

布茜說:「我用這筆錢買了一頭奶牛,現在我可以用奶酪、牛奶和酸奶餵養孩子。我現在還能去市場上買賣各種東西。除此之外,我還磨花椒拿去賣。」

瓦西洪

你不在學校的時候最喜歡做什麼?

「我通常照顧牛。我們和母親輪流著,她在我們上學的時候照顧牛,我們在家的時候照顧牛。」

你不喜歡玩嗎?

「我喜歡,我喜歡踢足球!」

告訴我你父親的事?

「我父親從前是靠賣木柴來照顧我們一家。我常常和他一起到灌木叢裡去撿柴,幫他盡可能多撿柴枝回家。我會剝樹皮,然後把它綁在一起。他竭盡所能地支持我們,現在他走了,我感到很難過。」

「現在,我們做家務,照顧牛。我們為牛收割和採集草。我們把牛從田裡帶回來,然後到河邊去打水,然後再回去河邊渡過一天。」

你對未來有什麼希望?

「我們專注於神,我們為祂的國而努力。」

寶珠

你父親為什麼被殺?

「他們殺了我父親,因為他是個信徒。他們希望他像他們一樣遵循傳統的儀式,像他們一樣喝酒,像他們一樣的行為,但他都拒絕了。他是個很好的人。他熱愛福音,非常愛神!他去世後,我放棄了生命。」

你對未來有什麼期望?

「我父親去世後,我們一直尋找幫助。主記念我們,一直供應我們。我們的生活在[從敞開的門]的支持下有了巨大的變化。我要服侍這位幫助我穿越沙漠、歷經磨難的神。我願意不惜任何代價服侍祂。我願撇下一切來宣揚祂的愛。我想去學校受訓成為一名傳道者。我想見證祂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一切,祂的愛和關懷是多麼令人讚嘆。這是我要宣揚的一切!」

青年營

在探訪兩天后,瓦西洪和寶珠參加了一個由敞開的門組織、特別為埃塞俄比亞受逼迫影響的兒童和青少年而舉辦的青年營。

為了連結基督的身體,國際探訪者是這計劃的一部份。一名參與該項目的敞開的門青年同工解釋說:

「當兒童和遭受逼迫的青年知道他們不是唯一遇到困難的人時,他們會大大地受鼓勵而堅守信仰。對一些人來說,這裡很簡單,是一個讓他們在日常壓力環境暫時休息和娛樂的地方。他們與人相交,玩遊戲,學習聖經,藉此成為耶和華醫治和彼此鼓勵的工具。」

來自澳大利亞的參加者安吉麗卡說:「這次探訪結束後,我的即時回應,是要為這些年輕人祈禱,並請求其他人特別為他們祈禱,讓他們得到堅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神與他們同在,並且有一個教會為他們祈禱。祈禱是我們能為他們做的最重要的事。我在這裡學到了這一點。當他們什麼都沒有、經歷了這麼多的時候,我見到他們前進的唯一方法,就是祈禱!」

敞開的門為布茜的孩子購買食物和支付學費,支助她開創小生意,並通過我們的遺孀關懷計劃提供創傷救助。我們的同工探訪這個家庭,並發起了寫信鼓勵他們的活動。

—–

提供聖經和食物給受逼迫基督徒

敞開的門在多年服侍中,留意到全球受逼迫的基督徒普遍缺乏兩種必需品:食物和神的話語

今天你願意為我們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提供身體上和靈性上的支持嗎?

  • 50 港元——為信徒提供一本聖經
  • 400 港元——幫助一個受逼迫的基督徒通過創辦小企業謀生
請即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