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在聖馬竇修院的日落

貝芙·羅斯(敞開的門澳洲同工)於伊拉克實地考察後撰文

伊拉克曾是150萬基督徒的家園,但由於戰爭、逼迫和大規模移民,現時只剩下23萬基督徒。根據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在排列世上作基督徒最困難的50個國家中,歷史悠久的伊拉克排列第13位

伊拉克受民事和伊斯蘭教法的混合統治,穆斯林如果想皈依基督教就會觸犯法律。在一些地方,對改變宗教信仰的懲罰是死刑。褻瀆法也限制了公眾對話,伊拉克教會受到相當實在的威脅。

伊拉克的街景

舒拉瑪*於薩達姆侯賽因統治時期在伊拉克長大。她的朋友都不願意和她交談,因為他們知道她會談論耶穌。身高約有5英尺的舒拉瑪充滿鬥志。她認為值得為相信耶穌而付上自己的性命。

她說:「如果有人跟我說話,我就會傳福音。如果他們要殺我,就殺吧。那又怎樣?」

我在伊拉克遇到的每一位信徒都遭受過伊斯蘭國的苦待。許多人因為持守對耶穌的信仰而流離失所,失去了企業、家庭或親人。

男孩在大街上玩耍

殉道者的血

在我們參觀伊拉克的一個教堂時,神父向我們談及他的兩位好友,他們是巴格達 “Our Lady of Deliverance” 教堂的領袖。2010年的一個主日早晨,與基地組織有聯系的伊斯蘭極端份子襲擊教堂,他們身上有槍及綁著自殺式炸彈背心。

一名神父跑到門口,懇求極端份子不要傷害會眾。他是第一個被殺害的。當極端份子進到教堂時,另一名手持十字架的神父被槍殺。

一些信徒被劫持為人質,而其他信徒則將自己反鎖在後面的房間裡。極端份子最終引爆了身上的爆炸裝置,襲擊中共有58人喪生。當時,那是伊拉克自2003年以來最嚴重的基督教屠殺事件。

當神父重述故事之後,他指著教堂的祭壇兩側的兩個蠟燭台-他從巴格達的 “Our Lady of Deliverance” 教堂中找到的。

蠟燭台上沾滿鮮血。神父說,這很可能是他朋友的鮮血。

神父拒絕清理蠟燭台的血跡,以提醒自己在伊拉克甘願為作基督徒而付上代價。

很樂意為耶穌死

聖馬竇修院(Mar Mattai)坐落於阿爾法夫(Mount Alfaf)山頂上,這是一座俯瞰尼尼微平原的4世紀修道院。

修道院最初是為一個名叫馬竇的人建造的,他曾為了逼迫而逃走。修道院經過了多年戰爭中的重建和建成。

從修道院遙望出去

2014年,伊斯蘭國佔領了距離修道院僅20公里的摩蘇爾。滿載武裝份子的卡車駛入離修道院僅3公里的一個城鎮。

阿爾沙曼尼大主教和約瑟夫神父被迫逃離。兩週後他們回來了。對他們來說,被伊斯蘭國殺死比起住在難民營好。他們回來後,為許多流離失所的家庭提供了避難所。

會眾問大主教:「當伊斯蘭國到來時會發生什麼?」

他說:「你們-他們很可能很快就會殺死;至於我-會被活活燒死。但我很樂意為耶穌死。」

不以十架為恥

我以為持續的暴力威脅,會讓更多信徒秘密地踐行信仰。相反地,伊拉克教會變得更勇敢。

當我們在伊拉克時,很多基督徒正在慶祝十字架節,紀念聖海倫納於4世紀發現了殘餘的十字架。

城内的一座教堂

十字架掛在窗戶和門上、大膽地畫在教堂的牆上。

當我們問舒拉瑪為什麼選擇留在伊拉克時,她說:「因為我相信有一天萬膝必向祂跪拜;萬口必向祂承認。」

她說:「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伊斯蘭國喚醒了我們。我們過去都忙於生活,忙於處理錢財。但它讓我們振作起來,向神呼求。」

「我不想有一天聽到伊拉克從前有基督徒、伊拉克從前有教堂。當我想到這樣,我的心就沉了。惟願伊拉克擁有活潑的教會以及有生命力的基督徒。」

當伊拉克教會留在自己的國土上分享耶穌的盼望時,請為他們禱告。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伊拉克的盼望】分享會-台灣  2019.9.27-10.6

伊斯蘭國在伊拉克敗退後,伊拉克民眾的生活怎樣呢?教會如何應對呢?伊拉克還有希望嗎?

歡迎您出席聚會,了解神如何給伊拉克帶來希望,以及您如何參與其中。

了解詳情 宣傳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