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最近的新聞很多,土耳其對北部發動的襲擊以及進一步的地區不穩定的威脅,已經對基督徒帶來了破壞性的極大影響。多年來,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一直在敘利亞實地工作,在危急關頭,大家的捐獻已經向受影響的人提供了至關重要的緊急援助。

但是緊急情况會產生長期影響。阿勒頗的基督徒現時或許沒有所謂伊斯蘭國的戰爭或恐怖主義的直接威脅,我們祈禱這座城市不會受到新的襲擊。但仍有人飽受著危機的後果,就好像珍娜這樣的人。她的丈夫羅柏六年前被綁架了,至今仍下落不明。

 

因為信仰而被綁架

珍娜回憶道:「羅柏和我在2011年的戰爭期間訂婚,同年結婚。阿保(Apo-亞伯拉罕在亞美尼亞語中的簡稱)於2012年出生。2013年,我丈夫被綁架了。」

他在乘車前往卡米什利時被伊斯蘭極端分子綁架,他身上攜帶大量金錢。但他被帶走的原因不是錢,而是他的基督教信仰。在一輛載有許多穆斯林乘客的公共汽車上,只有羅柏和另一名基督徒成為襲擊目標。

「他們知道我丈夫和另一個基督徒艾利的名字,他們命令二人下車,帶走他們。」

艾利的家人支付了大筆贖金後被釋放了,他現在安全地在國外生活。他說,羅柏仍然被關押,是因為他拒絕放棄他的信仰。珍娜說:「他們告訴羅柏改信伊斯蘭教。羅柏拒絕,說:『我有我的神,就是這樣。』」

「願祢的旨意成就」

已經六年了,阿保記不起父親了。但是珍娜並沒有失去希望,她每天禱告羅柏會回來。「我對神的信心很大。我對祂說:『主阿,祢喜歡吧,願祢的旨意成就。主阿,求祢讓他安然無恙地回來。』」

喪夫之痛是難以言喻的,何況是珍娜不得不面對羅柏生死未知的煎熬。正如大衛在詩篇34篇說:「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珍娜知道神是她的避難所,是她的力量。

神正在使用你的支持,為珍娜和阿保以及其他類似人提供生活所需的重要援助。隨著生活費用迅速上漲,他們需要幫助以生存下來。他們得到了阿勒頗阿卜杜拉牧師的教會(敞開的門合作伙伴)開辦的「盼望中心」的支援。

食物和燃料

阿卜杜拉和他的教會不能保證羅柏的歸來,可是,感謝你的支持,他們可以陪伴珍娜和阿保一起等待。我們確信耶穌應許「常」與祂的子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 28:20)。阿卜杜拉和他的教會自豪地成為耶穌在敘利亞的手和脚,與遭受逼迫的人一起祈禱,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子女離開敘利亞的老人、長期病患者,以及像珍娜和阿保這樣暫時或永久失去養家糊口者的家庭。在嚴冬時節,支援更為重要!

珍娜無法工作,因為作為一個單親母親,她白天需要照顧阿保。通過盼望中心,她定期得到經濟幫助和取暖燃料。她說:「他們幫助我們支付費用,我也收到了幾加侖的柴油。如果沒有教會的幫助,我和阿保會很痛苦。」當他們祈禱羅柏平安歸來的時候,這些捐獻的「禮物」正支撐著他們。

與脆弱的在一起

很明顯,阿保仍然受到父親失蹤的影響,儘管他對羅柏沒有記憶。羅柏被綁架後,阿保有三年沒有說話,現在仍然焦慮不安。珍娜說,每天晚上,他都對她說:“晚安,我非常愛你,請不要離開我。」

珍娜希望阿保在信仰中成長。「我想撫養他作個正直的人,明白聖經教導,有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態度。」

感謝你的祈禱和捐獻,阿保在「盼望中心」舉辦的課程中學習聖經。珍娜說:「他喜歡那裡。我問他為什麼,他說:『要知道耶穌的事。』」

中東的盼望

這些課程有助於培育敘利亞的下一代信徒。阿卜杜拉等人對教會的異象是在阿勒頗為耶穌作見證。在你的支持下開展的這些項目,並非僅在於讓一個被圍困的細小基督徒群體生存下來。相反,我們的希望和目標是透過「盼望中心」帶來堅韌的群體、堅韌的家庭、堅韌的教會;一個强大而改變生命的教會,在中東蓬勃發展,在黑暗中閃耀著基督的光輝。

這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教會受到地區衝突的嚴重打擊,基督徒成為許多襲擊的目標。伊斯蘭國的意識形態依然存在,敘利亞北部的襲擊可能導致進一步的極端主義。基督徒知道他們仍然處於危險之中,他們需要全球教會的長期支持,好讓他們能够留在自己的社區,成為中東的盼望。

你的幫助可以從一個食物包或一加侖柴油的捐獻開始,為珍娜和阿保這樣的家庭帶來盼望。

——

  • 350港元:提供一個補充食物包和燃料援助,幫助一個脆弱的敘利亞家庭渡過嚴冬
  • 4,400港元:提供培訓和貸款,以便婦女能够開辦小生意來養家糊口

 

請即捐獻:中東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