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蘭卡,基督徒承受著高度壓力

  •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館遭受襲擊,釀成250多人喪生,其中包括45名兒童;超過500人受傷。
  • 在菲律賓南部霍洛島一個村莊的天主堂,20人遭炸彈炸死。
  • 在中國,國家認可和「地下」教會至少在23個省受到騷擾或關閉。在新壃,已知至少有一所國家認可教會要求聚會者排隊進行人臉識別檢查。
  •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了教會領袖,綁架家人以勒索贖金,並燒毀了教堂和學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襲擊了一輛前往參觀修道院的公共汽車,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襲擊發生的同一地點,約近18個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殺,當時蒙面槍手向他們的車輛開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聖誕節前一週被捕;9個城市的幾個家庭教會遭突襲搜查。

《全球守望名單》(WWL)監察世界各國基督徒的生活有多困難,在最近一次2020的年度調查中的總體趨勢是,73個國家顯示了「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1](與2019年WWL相同)。

僅在WWL的前50個國家,就有2.6名基督徒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

制定年度名單的「敞開的門國際」估計,在23個未能躋身前50位的國家裡,至少還有5,000萬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水平。

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為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逼迫。

WWL的制定是基於廣泛的調查和專家訪談,以及全球頭條事件背後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比比(Asia Bibi)——她終於擺脫了死亡行列,於2019年5月在加拿大開始了新生活。

在某些國家(例如厄立特里亞)是政府給基督徒施加壓力,有時還施加暴力。在中東、東南亞、東非和薩赫勒地區,是其他勢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保障。特別是在薩赫勒地區,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崛起不僅對基督徒,而且對該地區的國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對世界其他地區都構成了挑戰。

敞開的門國際行政總裁丹·奧·沙尼說:「自1992年,敞開的門一直關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的困境。從2002年的WWL開始,北韓一直被列為最惡劣的國家。今年阿富汗是緊隨其後的第二位,然後是索馬里。今年前10位的變化不大,包括利比亞和也門等受衝突困擾的國家。但是,由於來自家庭、同事、社區、警察、法律制度和國家結構的壓力和暴力加劇,基督徒面臨高度逼迫的國家數目有所增加。」

與WWL 2019相比,前10位國家的唯一變化是蘇丹和厄立特里亞互換了其第6和第7位。在蘇丹,儘管擔任了總統30多年的巴希爾被罷免,但到目前為止,全國基督徒的情况幾乎沒有改變。

至於厄立特里亞,因為「宗教自由繼續被剝奪」,聯合國於2019年5月聽說有數百名基督徒面臨拘留。6月,政府突然沒收並關閉了全部22所天主教經營的診所,並逮捕了5名東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亞的東正教宗主教(於2007年被政府軟禁)被親政府的主教指控為異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會。

2020年名單上排名前11位的國家均具有「極度」逼迫水平;國家數目與2019和2018年相同。

印度於WWL 2019首次進入前十位,今年仍保持在第十位。莫迪領導的人民黨政府在2019年5月連任第二屆任期後,極端的印度民族主義有所增長。WWL的分析師今年至少記錄得447宗事件,而被殺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世界上其中兩個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是世俗民主國家(印度),另一個是共產主義國家(中國),分別面臨著「極度」和「甚高」逼迫,儘管呈現方式非常不同。

中國今年攀升了4位,從WWL 2019的27位上升到23位。

中國基督徒的壓力平均分數上升了。隨著新的法規在全國範圍內推行,生活各個領域的分數都有所上升。這些不僅限制了所謂的「地下」家庭教會,還限制了國家認可的三自愛國運動和中國天主教愛國協會的教會。公共領域禁止宗教;一些老師和醫務人員受到壓力要簽署文件說他們沒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區,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們不放棄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養老金將被削減。這一切都是在通過人臉識別和其他技術進行越來越普遍的監控的背景下發生的。

綜觀這前50個國家,壓力正在上升。WWL 2020,有34個國家的逼迫水平達「甚高」;去年是29個國家。

尼日利亞的「暴力」得分最高,與WWL 2019一樣, 保持在12位。主要是因為暴力的富拉尼激進分子襲擊了基督徒社區和教會,以及博科聖地和一連串武裝犯罪集團的殺害、綁架和強女姦,作惡者卻逍遙法外。

自WWL 2019以來,13-25位幾乎沒有變化。以下是主要的例外情況:

阿爾及利亞升至17位(從WWL 2019的22位)

在大約129,000名基督徒中,有近三分之一的基督徒與阿爾及利亞新教教會(Eglise Protestante d’Algerie – EPA)的46所教會有關。在本名單涵蓋的12個月內[2],11所EPA教會被關閉;當一所有1,000名會友的教會10月被關閉時,警察毆打了主席以及其他人。儘管EPA試圖滿足所有法律要求,仍未獲得官方認可身份(EPA在2013年被迫重新申請註冊)。

摩洛哥升至26位(從WWL 2019的35位),卡塔爾升至27位(從WWL 2019的38位)

生活各個層面的壓力水平仍維持「甚高」,教會生活則達到「極度」;總體而言,這兩項分數僅比去年高3或4分。

布基納法索升至28位(從WWL 2019的61位)

這個西非國家比名單上其他任何國家都上升得更快更高。在WWL 2019,它甚至沒有躋身前50位。據悉,至少有50名基督徒因信仰而成為襲擊目標並被殺害。在北部,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針對戴十字架的村民來殺害他們。教會、學校和基督教非政府組織遭到襲擊,或因恐懼而關閉;激進分子進行襲擊卻逍遙法外。布基納法索從前以宗教寬容和少有衝突而在該地區廣為人知,如今「暴力」得分比WWL 2019高出一倍。

斯里蘭卡升至30位(從WWL 2019的46位)

這是因為2019年4月的復活節炸彈襲擊。

孟加拉國升至38位(從WWL 2019的48位)

伊斯蘭激進分子的暴力威脅對教會來說是危險的。例如,在2019年4月,一名鄉村伊瑪目發佈了一條伊斯蘭教令:「如果殺死一名基督徒,你將得到相當於100名伊斯蘭宗教烈士的祝福。」

哥倫比亞升至41位(從WWL 2019的47位)

隨著政府2016年與叛軍達成的和平協定實際上破裂,衝突仍在繼續。教會領袖被殺害,其他人則因為拒絕向武裝組織支付保護金而受到死亡威脅。即使他們報告了此類威脅,也沒有得到當局的任何回應。

最後,還有23個國家(排名第51-73位)與WWL前50位靠後排名的國家有相同的「高度」逼迫分數——俄羅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喀麥隆、印度尼西亞、尼日爾。印度尼西亞今年從30位下降到49位,喀麥隆(48位)首次進入前50,而尼日爾(50位)再次進入了前50;這主要是由於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范圍內激進的伊斯蘭影響力的上升。

[1] 極度:該國在100分得81分或更高;甚高:61分或更高;高度:41分或更高

[2] 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

——

《全球守望名單》代表著因信奉耶穌而遭受逼迫的2.6億基督徒,你的禱告和捐獻,意義重大。

定期獲得有關受逼迫教會的【禱告提醒】

每月自動轉賬捐獻、單次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