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能和這個年輕女子短暫會面,因為她在大學課後就要回家,中東的女孩和婦女不應該單獨在外閒逛。她的大部分家人,包括她的父親,都不知道這位在穆斯林家庭中長大的22歲女孩,生命已起了重大變化。伊斯萊姆*現於穆斯林處境中,絕對保密地跟隨耶穌基督。

這個鼓舞人心的年輕學生的例子,展示了勇敢的基督徒的成果,他們向一個穆斯林女孩開放自己的家庭和教會,幫助他們尋找真理。

一天,伊斯萊姆看到一個電視節目,一個基督徒婦女在祈禱,感謝神。「這對我來說有點奇怪,因為在伊斯蘭教中,我們總是要求神給我們一些東西,但我們從未想過要感謝祂。」

她想知道更多。「那一刻我開始尋找,儘管我父親有點像「撒拉菲」,總是祈禱、讀古蘭經,離家去事奉安拉。我戴頭巾、祈禱、讀古蘭經,就像我父親一樣,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感到有點不一樣,很奇怪,我有所顧慮。我做了那個女人做的事:我祈禱,我感謝神。」

她在互聯網上搜索。但沒有找到答案。她通過臉書與一些敘利亞朋友建立了聯繫。「他們是基督徒,而我是穆斯林,我想了解更多關於耶穌的事情。我試圖告訴他們關於伊斯蘭教的事情,結果導致了混亂,他們終止了聯繫。當時,我以為北非沒有基督徒。我以為我是北非第一個可能成為基督徒的人。」那時她還沒有遇到過北非的任何基督徒。「對我來說,基督徒是生活在國外的人。」

2013年,她的父母之間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伊斯萊姆逐漸遠離了宗教生活。「我開始抽煙,變得咄咄逼人。我試圖通過過量服藥和割腕自殺;心理上我一團糟,我能想到的只是死亡。」在醫院裡,她祈求神向自己顯現。

回家後,她重新開始在網上搜索。「我找到了一個名為『(我的國家*)的基督徒』的網頁。我感到好奇,也許這是個訊信號。我點擊了一下,然後發了一條信息。」開始時,人們很猶豫去回應這個穆斯林女孩。「後來他們把我和一位牧師聯繫起來。一開始牧師也懷疑我是否真的歸主。」

伊斯萊姆在閱讀聖經,她是門徒訓練計劃的參加者

這位牧師為她找來了一本聖經。「一個突尼西亞女孩和她哥哥一同送來這本聖經。她是牧師派來的。她說他們要去教會。我問他們我能不能和他們一起去,她說可以。

「我去了教會,感覺很好。我和他們一起去了聖經學習小組,那是我第一次讀聖經。那天,牧師在教約翰福音14:6「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當他講解時,我覺得他好像在回答我在醫院時的問題。2013年11月8日那天,我成為了信徒,兩年後我受洗了。

我的家人仍然以為我是穆斯林。只有母親知道我是基督徒,她接受。我父親對此一無所知。」她不敢告訴他,因為他早些時候在與她討論伊斯蘭教話題時曾威脅他。「他是個好人,但有時也露出另一面。如果我說我是基督徒,你永遠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信主後,我開始對耶穌有更多了解,我參加了教會的幾個聖經學習小組,我與牧師的家人有著特殊的關係,我經常與師母談話。她給了我很多建議,她試圖幫助我改變和成長,並學習基督教的基本要義。

「耶穌就像氧氣,因為沒有氧氣,你就無法呼吸。如果耶穌不在我生命中,我今天就不會在這裡,我也無法活著,不會再繼續學業,也不會過正常的生活。我就像從垃圾桶裡被取出來清潔過一樣。無論我生命中發生什麼,我都不能離開耶穌。」

伊斯萊姆幸運之處在於並不孤單,許多穆斯林在信主後都會變得孤單。「我相信即使只得我一個人,神也不會拋棄我。但聖經說,我們需要成為一個合一的群體,基督徒應該是身體的一部分。」

在北非作一名穆斯林歸主者並不容易。「但這是值得的。我感謝神,讓我知道真理,知道神到底是誰。我很幸運能與神建立了特殊的關係,但當我看到我的家人時,我感到很難過。我愛我的家人,我愛我的爸爸。我希望他們認識耶穌。」

敞開的門與當地合作伙伴和教堂合作,通過培訓、書刋分發、社會經濟發展和發聲來支持北非教會。

*化名

*出於安全原因,未提及此北非國家名稱

——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 3:2)。請以禱告和捐獻來支持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幫助他們在極難之處見證主。你的支持意義重大。

每月自動轉賬捐獻、單次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