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保羅*40多歲,已是一頭灰白髮,對於同齡的人來說,他皮膚的皺紋令人吃驚。他很瘦,從毛絨外套的袖子裡伸出來的手臂看起來太脆弱了。他的話源源不斷,只有短暫的停頓,他有很多話要說——關於他信主之前的絕望;被一個不信者指向救主;因拒絕放棄信仰和盼望而在監獄裡受苦十年。

保羅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長大。長大後離家,在遙遠的一個軍營裡找到了技術工作。

但保羅患了嚴重的抑鬱症,工作、收入和地位都不能帶來任何安寧。「我無法表達我所經歷的痛苦。我以為魔鬼想把我逼瘋。」

有一天,保羅問營裡的一個朋友,一個不信的人,他能做些什麼來擺脫他的痛苦。「這裡有基督徒。也許如果你去找他們,你會變得更好。」就這樣,保羅參加了一個團契。他看到信徒們對生活如此興奮,真是不可思議。

「當牧師分享福音的時候,我想『在天堂裡,像我這樣的人有希望嗎?如果真是有希望,我想認識更多!』」

「過去我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滿足自己(罪惡的)內心的慾望。自從我信主之後,我變得越來越好,擺脫了痛苦。內心充滿了平靜和喜悅⋯⋯」

正當他打算離開軍營時,他被捕了。「在軍營中與我們團契的所有人都被判入獄,原因是我們在四個被(厄立特里亞政府)認可的團體之外崇拜。」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他問道。

十年牢獄生活

十年來,食物不足,衛生不足,醫療不足!

他們被關押在兩個不同的地方,其中一個是地牢。「實在太熱了,人們都不願碰到對方。空間太小了,我們擠得像沙丁魚。」

保羅經常生病,但由於拒絕服從他們的要求,從未得到適當的醫療照顧。

「如果你同意在這張表格上簽字放棄信仰,我們會釋放你,或者幫助你⋯⋯」他們就這樣試圖引誘基督徒。基督徒感到他們不能停止敬拜,也不能停止分享信仰。

一位官員對保羅說:「你們這些人都是被自己鎖起來的。你們自作自受。政府不能為你們做任何事。」

從堅强到軟弱再回到盼望

「開始時,我們的團契很棒,還有祈禱。我們有一本聖經,我們把它分拆成小頁傳讀(如果警衛發現了,他們會很生氣)。

「但隨著時間流逝,情况起了變化。人們感到沮喪,我也一樣。」

有一個司令官問我:「保羅,你為什麼成為基督徒?你坐牢多久了?十年?……為什麼要浪費這麼多年?」

保羅開始失去了力量,感到失望。

「他們把我放在一個我無法呼吸的地方。我生病了,而且很痛苦。我想:『我在這裡等什麼?』」

當他的一些朋友簽署了悔改書來換取自由時,他也猶疑了。

「我以為我會死,然後想到『如果我死了怎麼辦?我要去哪裡?我的盼望在哪裡?不是在天堂嗎?』我意識到我的盼望絕對不在地上。當我想起耶穌給我的盼望時,我的靈魂復甦了。」

「在羅馬書8:5-6,有這樣的話:『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我在監獄裡見過。是的,有壓力,有身體上的疾病⋯⋯但你不能靠肉體來處理它,你必須在聖靈裡與神一起來解决這些問題。」

「從那一刻起,我决定不可停止思想我在天堂的家,我把心思放在屬靈事情上。就這樣我擺脫了痛苦。」

厄立特里亞秘密信徒的聚會

不久之後保羅被釋放

「這真是出乎意料,神在最適當的時間讓我釋放。祂不會讓我們受試探過於我所能受的。」

保羅現在正面對監禁的代價。他的父母在他被囚期間去世了,他的家人繼續生活,他的同伴繼續前進。在這一切中,保羅選擇把生命專注在靈性上,他知道自己現在可以依靠神,就像在監獄裡得到照顧一樣(經常是通過敞開的門支持者的幫助)。

「請為我祈禱。感謝主給我的鼓勵。求主引導我走向未來。我的心靈與主的旨意交織在一起。願我的見證能祝福其他人。」

厄立特里亞《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6位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厄立特里亞、北韓和《全球守望名單》前十位國家的基督徒
每天都選擇為耶穌危險地活

你會選擇支持他們嗎?

每80港元 為秘密信徒提供一本「聖經」
每375港元 幫助一個北韓家庭生存6個月的「救濟包」

請即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