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圖片)

為了遏制不斷升級的新冠疫情危機,印度已加入全球其他國家「鎖國」行列。在一個人口多達13億的國家中,雖然「只有」 約二千例確診,但這些措施的影響是巨大的。許多受逼迫的基督徒失去了收入,尋求緊急救助。滿足他們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困難,但敞開的門合作伙伴正盡其所能提供最基本的需求:食物。

參考圖片

迪拉吉*是一位委身的牧師。他和他的小家庭住在印度大城市的貧民窟。他給我們傳達了一條信息:「我們的教會位於我們居住的貧民窟。會友非常貧窮,但是每週他們都奉獻。我的薪水只有每週200至500盧比(約合2.50至 6.50美元)。但是由於現時的封鎖狀態,沒有奉獻。我無處可去,找不到其他工作,唯有向您尋求幫助。」

有成千上萬的,或許數百萬的基督徒,如同迪拉吉一樣有這樣的需求。他們不僅生活在敵視福音的國家,而且面臨疫情爆發的威脅。

敞開的門合作伙伴拉胡爾*說:「會眾們真的很窮。大多數會友是日薪工人,一天沒有工作意味著一天沒有食物。牧師們的家庭最為困難。我們打算去幫助那些挨餓的人。敞開的門可以幫忙嗎?

另一位伙伴沙林*打電話給我們講述了扎爾*令人心碎的故事。「上一次我們講話時,一切都很好。現在,扎爾告訴我封鎖對他和其他牧師的影響。他們不能工作,也不能探訪會友。他們知道有至少20至30名因封鎖而挨餓的牧師。」

塔拉*和她的丈夫在印度的貧困地區服侍神,也在掙扎。「我們沒有足夠的錢養活孩子。我不忍看著他們挨餓,也不能去找父母。求求你,請做點事來支持基督的身體。」

教會同工帕拉斯接到很多會友的電話,他們大多數是日薪工人。「在國家處於封鎖狀態的時候,他們不停打電話向我們求助。我們能夠通過WhatsApp和臉書等社交媒體向他們發送消息和神的話語,從而在靈性上幫助他們。但是我們無法滿足他們的肉體需求。我們是否可以請您的機構為教會裡的窮人提供食物?」

敞開的門創辦人安得烈弟兄起初是探望了東歐受逼迫的基督徒,並將聖經交給了他們。後來,我們的事工增加了培訓,但很快我們發現,只有在滿足最基本的需求後,提供聖經和培訓才有用。

因此,我們在印度等國家開展工作的重要支柱,是通過「緊急援助和救濟」支持受逼迫的教會。在針對疫情的措施下,有許多受逼迫基督徒在挨餓,我們正努力通過印度的合作伙伴去接觸他們。

這對現在很重要,對未來也很重要。敞開的門合作伙伴希拉*說:「目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並不多。根據經驗,我們知道印度教極端分子可能會誘惑貧窮的基督徒成為印度教徒,向他們保證他們的財務困難將會結束。當前的危機使印度教會更容易受到這些手段的攻擊。」

儘管受到封鎖,敞開的門合作伙伴仍可以到達某些地區分發食物。阿倫*和他的妻子最近生了一個孩子。他需要照顧的大家庭有12人。「由於封鎖,我無法賺到一點金錢。我參與的兼職事奉工作,現在也做不到。我們正面臨飢餓。但是突然間,您給我們帶來了食物!現在我們可以維持至少一個月。」

參考圖片

艾仁*一名探訪小村莊的同工也得到了支持。「我唯一的收入來源是每週的主日奉獻和上門探訪。我的收入僅可糊口,無法為自己的未來存錢。由於地區封鎖,我無法出去見信徒。上週我生病了,錢也花光了。我怎麼能養家糊口?然後,您們帶來了食品和其他援助,讓我們足以維持至少有一個月。」

您能為受逼迫的基督徒祈禱捐獻嗎,尤其是在目前需求日益增加的時候?逼迫不會因為病毒傳播而停止。事實上,在世界許多地區,我們受逼迫的弟兄姊妹的壓力越來越大。這場危機可能會傷害教會,又或許讓教會變得更強大。

「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加拉太書 6:9-10

*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在危機時期,身處各地遭受逼迫的基督徒顯得特別脆弱,他們迫切需要實際支持。

請即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