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尼日利亞的寡婦呂基雅

無論你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喪偶都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許多人都經歷過悲傷,因悲傷而痛苦和迷失方向。在面對「新冠疫情」這艱難時期,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感同身受。傷痛無處不在,但在尼日利亞,失去丈夫會導致別的嚴重後果:社會和經濟排斥以及貧困

這就是呂基雅在她丈夫死後的遭遇——因此你的支持可以給脆弱的基督徒寡婦的生活帶來巨大的改變。

逃避襲擊

呂基雅結婚九年,有三個孩子:珍妮花、彭斯、約書亞。第九年,她丈夫病了。可悲的是,他發病僅兩天就死了。當她仍在哀悼之際,伊斯蘭極端分子博科聖地來襲擊她的村莊。

她和孩子們逃走,在另一個村莊呆了兩個月。當他們安全回家時,呂基雅發現房子和所有的財產都被毀了。她說:

「我受了很大的創傷;我丈夫走了,博科聖地佔領了我們的村莊。除了身上的衣服,我們一無所有。」

每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

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蔓延

伊斯蘭極端主義正在西非蔓延。尼日利亞布基納法索喀麥隆等國家的暴力襲擊事件不斷增加。過去五年,博科聖地已經三次襲擊了澤哥拉(與呂基雅的村莊在同一地區)。每一次,他們都殺害和綁架村民,燒毀房屋,奪去許多人的生命和生計。無情的殺戮留下了脆弱的寡婦,即使武裝分子離去,她們的生活也不會變得輕鬆。

加倍脆弱

縱觀世界,悲傷的事是在所難免的,但寡婦通常會受到同情和尊嚴的對待。但在尼日利亞北部,喪偶會使你落到社會的最底層。寡婦不僅失去了她所愛的人,她還失去了養家糊口的人,對生計的重要貢獻以及對孩子的支持者。

今天,像呂基雅這樣的基督徒婦女,因為「性別和信仰」而加倍脆弱,成為攻擊目標。她們面臨社會排斥,導致創傷和貧困。在耶穌時代,婦女的社會地位低下,就像當今世上許多地方一樣。

耶穌看見了

呂基雅的女兒

但耶穌對待婦女的方式有所不同,祂超越了社會的判斷,給予她們尊嚴和榮譽。當耶穌從死裡復活時,祂首先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約翰福音20:18告訴我們:抹大拉的馬利亞去告訴門徒說:「我已經看見了主。」

受逼迫的婦女往往是隱藏的,她們的痛苦沒有被看見。正如抹大拉的馬利亞在第一個復活節看見主一樣,今天,主也看到遭受逼迫的婦女的苦難。耶穌看見痛苦,並用愛來取代它:在復活節和每一天。

敞開的門希望每一位因「信仰和性別」而遭受「雙重逼迫」的基督徒婦女,都能被看到、聽到、被重視和被賦予力量,去發揮神所賦予的潜能。

今年復活節,當我們慶祝主的復活時,我們有機會「看見」遭受苦難的姊妹,並在她們的生活中播下希望的種子。

每 170港元 可以為寡婦提供貸款,用以購買農作物種子和其他農業設備,使她能够自給自足

 

呂基雅在丈夫去世後,得到敞開的門小額貸款支持,買了山羊,維持生計。

呂基雅已經開始了漫長的康復之旅,許多人與她一樣,都面臨著同樣的艱難歷程。有了你的支持和祈禱,她們就不必獨自踏上旅程,沒有希望。呂基雅(Rikiya)的名字意思是「被神尊貴的」。神正在使用呂基雅在世界各地的家人的支持和祈禱,來實現這一承諾。

呂基雅說:「我(從創傷中)痊癒了,我總是告訴人們是你們給我治癒的。謝謝。」

———

這個復活節,你的捐獻和祈禱為呂基雅這樣的婦女播下了希望的種子,她們因信仰和性別而倍受逼迫。

感恩有你和其他的支持者,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的「創傷治療中心」於2019年3月正式啟用。它專門為遭受各種創傷和逼迫的基督徒設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暫時的喘息和療傷的地方。該中心還培訓尼日利亞教會為人們提供創傷護理。

 

每 170港元 可以為寡婦提供貸款,用以購買農作物種子和其他農業設備,使她能够自給自足

每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

 

請即捐獻為尼日利亞基督徒帶來醫治

(現在可能不是你捐獻的合適時候,請按能力捐獻。無論何時,你的祈禱總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