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阿希姆在編織以資助學業

來自乍得20歲的阿希姆*不僅是村裡唯一的基督徒,而且天生失明,形勢對她來說十分不利。

小時候她被送進盲人學校,在那裡她第一次聽聞福音。多年來她只是跟隨同學去教會,經過六年她才選擇跟隨耶穌。信主後她第一次放假回家,對自己改變了的信仰她不發一言,但別人發覺到一些變化。

阿希姆回憶道:「幾天內他們留意到我不再像他們那樣祈禱,父親問我出了什麼問題。我坦承自己已經成為基督徒,並且我不再信奉伊斯蘭教。」

阿希姆的父親試圖了解導致這個改變的原因,但她簡單而勇敢地表示這是她的選擇,並且她決定跟隨耶穌。她說:「從那天起一切都改變了,我被認為是家庭中有史以來的大惡,社區中每個人對我指指點點。我是家裡唯一有機會上學的女性,村裡的人告訴我父親,就因為他允許我上學而導致這樣。父親指責我被學校裡的基督徒影響,他們用盡一切方法去說服我回歸伊斯蘭教」。

阿希姆站在自己的小屋外

沒有人想聽我說話

在為期三個月的學校假期裡阿希姆每天都面對困難,至少一次她的哥哥用拐杖毆打她,此後的每個假期生活中充滿挑戰。

「放假期間我難以活出自己的信仰。如果我想祈禱,我要等到深夜當家人都熟睡了,這時我知道沒有人會阻止我。」令阿希姆很難受的是孤單感。「兩年前當我放假回家時,我見到自己的小屋的茅草屋頂已被拆除,沒有人願意幫助我重建它⋯⋯我無法與任何人分享我的信仰,沒有人想聽我說話,因此假期間沒有人和我討論信仰。我感到孤單。」

當假期與齋戒月相撞時情況變得更差。她說:「白天沒有人煮食,因為除了孩子,每個人都在齋戒,母親們會為孩子把昨天剩下的食物加熱。我和其他孩子一起吃,當沒有剩餘食物時,我就留在家裡,請孩子為我找些食物自己煮。

「今年回家時我們去了農場,我聽到有人問我哥哥為什麼我不和他們一起齋戒,因為那是齋戒月。他不得不尷尬地回答這個問題⋯⋯」

我的神會繼續支撐著我

盡管如此她還是拒絕放棄。「我知道這種情況不會在明天結束,但我也知道我的神會繼續支撐著我。我的家人很清楚我的信仰。我告訴他們我屬於基督,世上沒有任何事情會令我改變主意。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阿希姆能夠用其他方法養活自己,她在學校學習了刺繡,假期在家裡,她會縫製並出售帽子和襪子,以購買肥皂並支付往返學校的費用。她還僱請工人在農場工作,農場的收成幫助她父親資助她下學年的費用。

阿希姆在編織

謝謝你們到來!願神賜福你們!

敞開的門當地的合作伙伴最近探訪阿希姆以鼓勵她。她說:「謝謝你們到來!我的父母會知道我的基督徒弟兄支持我。願神賜福你們!」

在探訪期間,我們發覺阿希姆的孤單和脆弱感更加沉重。不久前,她被介紹認識一位年輕的基督徒失明男仕。兩人訂婚並準備結婚,但在他們可以共同建立家庭之前,阿扎拉克 *離世。之後她的父親安排她與一名穆斯林長者結婚,但阿希姆拒絕了。她的父親很憤怒並驅逐她離家。感恩的是她被一位牧師的家庭收留,她重返學校並且決心完成學業。

她說:「請為我的學業祈禱。今年我將參加高級程度考試。也請為我的家人祈禱。家裡緊張形勢有所緩和,但請繼續向神祈求以改變他們的心,使他們能夠找到基督的道路。也請為我的整個社區和我的家人禱告去接受我的現狀。」

想想看

  • 當阿希姆在持續三個月的學校假期留家期間,要等到深夜當家人已經熟睡在沒有任何阻止的情況下才可以祈禱——這告訴你阿希姆如何看待禱告?
  • 如果你三個月都無法與任何人分享或討論自己的信仰,你的感受如何?
  • 現在阿希姆是一位基督徒,她在齋戒月期間不會與她的穆斯林家人一起禁食。你認為為什麼?她的兄弟為什麼會為此覺得尷尬?

代禱事項

  • 讚美神 ! 阿希姆可以透過她的學校找到耶穌。為她在考試中表現出色並獲得所需的資歷祈禱。
  • 阿希姆的家人認識耶穌並一家人可以和解;她可以找到需要的基督徒團契。
  • 在齋戒月期間,阿希姆的見證會吸引更多村民認識耶穌。

支持撒哈拉以南非洲受逼迫的基督徒

在這個新冠病毒疫情期間,隔離措施對於阿希姆這樣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基督徒來說更是一個問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國家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是基督徒遭受世界上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在任何時候,特別是在當前的危機中,你的支持都可能成為面對極端逼迫的信徒祈禱的答案。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

緊急

在新冠病毒疫情封鎖下的孤立信徒需要您的幫助

請即捐獻給新冠病毒疫情緊急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