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尼日利亞東北部的澤哥拉遭博科聖地多次襲擊,大受影響。

無論你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喪偶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許多人都經歷過悲傷,嘗過痛苦,迷失方向——新冠病毒疫情讓我們多了一分理解和共嗚。悲傷無處不在,但在尼日利亞,喪偶為寡婦帶來了社會排斥和貧窮的極端影響。這正是呂基雅在她丈夫死後的遭遇。

你對一個脆弱的基督徒寡婦的支持十分重要,可以帶來生命的重大改變。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和長期的靈性支援。

 

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蔓延

伊斯蘭極端主義正在整個西非蔓延。尼日利亞仍位列《全球守望名單》第12位,布基納法索卻驚人地上升(從61位上升到28位),喀麥隆則首次進入名單列在第48位。在這些國家,暴力襲擊事件不斷增加。

這廣泛的蔓延趨勢帶來了地方性影響。沒有人比尼日利亞北部阿達馬瓦州的一個偏遠村莊(與呂基雅的村莊同一地區)的婦女們更清楚。在過去五年,博科聖地三次襲擊澤哥拉。每一次,他們都殺害和綁架人民,燒毀房屋,摧毀生計。

 

澤哥拉的基督徒寡婦嘉德

「我的丈夫在第一次襲擊中喪生。」年邁的嘉德回憶道。她在澤哥拉經歷了所有的襲擊。「當他們把他推進其中一個小屋時,我逃跑。我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燒小屋的,因為我躲藏了。他不停地喊叫,然後我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了。」她的丈夫在小屋裡被燒死。

嘉德說:「我依然去耕作,靠一點點收成養活自己。以前我和丈夫一起工作,但現在沒有人幫助我。」

 

澤哥拉的基督徒寡婦瑪麗亞姆

瑪麗亞姆在第二次襲擊中也有類似的痛苦記憶:「我們逃跑,但我丈夫留下了。」因為他的身體狀況未能逃跑。當她和孩子們回來時,發現他已被武裝分子殺害了。

這就是伊斯蘭極端主義抬頭,針對基督徒村莊的人命代價。這些毫無意義的殺戮留下了脆弱的寡婦,即使武裝分子離去,她們的生活也不會變得輕鬆。

 

寡婦不會得到同情和尊重

在尼日利亞北部,寡婦不會得到同情和尊重。喪偶使她們處於社會的最底層。她不僅失去了所愛的人,還失去了養家糊口的人,孩子也失去了支持者。基督徒寡婦往往因「性別和信仰」而倍加脆弱——呂基雅、嘉德和瑪麗亞姆被孤立並受到創傷。

敞開的門希望每一位因信仰和性別而遭受「雙重逼迫」的基督徒婦女,都能被看到、聽到、重視和被賦予力量。

感謝神,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的合作伙伴正提供小額貸款和創傷諮詢。呂基雅、嘉德和瑪麗亞姆等婦女得到了貸款以購買農業設備,她們正努力自給自足,走在復元之路上。

呂基雅在飼養山羊-敞開的門通過小額貸款幫助她買了山羊。

儘管經歷了所有的磨難,澤哥拉的婦女仍然讚美神的良善和憐憫。祂證明了祂是「寡婦的伸冤者」(詩篇 68:5);祂「扶持孤兒和寡婦」(詩篇 146:9)。

嘉德說:「祂保存了我的性命,在我的小農場幫助我。」瑪麗亞姆簡單地說:「我會繼續讚美祂。耶穌是我的救贖主。祂可以將我從一切患難中拯救出來。」

我們深信,在你今天的支持下,我們可以看到改變。我們可以幫助呂基雅這樣的基督徒撫平傷痛,建立家庭的新生活,讓她們知道神的愛。

禱告

親愛的天父,祢是寡婦的伸冤者和扶持者,祈求祢靠近呂基雅、嘉德、瑪麗亞姆和所有其他被排斥、孤立和受創傷的基督徒婦女。請賜下安慰和鼓勵,恢復她們的希望、尊嚴和生計。謝謝祢看見她們,愛她們。

———

每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和長期的靈性支援。

請即捐獻給尼日利亞基督徒

註:感恩有您和其他的支持者,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的「創傷治療中心」於2019年3月正式啟用。它專門為遭受逼迫和各種創傷的基督徒設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暫時的喘息和療傷的地方。該中心還培訓尼日利亞教會為人們提供創傷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