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安得烈弟兄和他的甲蟲車在南斯拉夫

1955年,安得烈弟兄開始鼓勵東歐和俄羅斯的教會。65年後「敞開的門」在全球60多個國家服侍,以支持受逼迫的基督徒。線上培訓和鼓勵是前所未有的服侍新趨勢和機遇。

1955年7月15日是安得烈弟兄第一次前往波蘭的日子。他去傳福音,但他感覺到神的呼召,要為一個即將被共產主義摧毀的教會挺身而出。華沙的牧師說:「你再來時,請帶來聖經。」

數百次旅程之後,一輛福士甲蟲車成為了35年事工的標誌。早年,聖經和基督教書籍是公開運送的。後來東歐國家的邊界禁止基督教書籍,當時的事工處於十字路口。是應該因為政府下令而停止?還是應該繼續分發聖經,但是如何呢?我們選擇後者,「敞開的門」因偷運聖經而聞名。數百名信差來到荷蘭的埃爾默洛,聽取簡報和指示。聖經偷運者在露營車或露營拖車裡,有時藏著1,100本聖經。東歐和俄羅斯的基督徒終於收到了他們祈禱多年的聖經。

不能忘記的旅程

敞開的門荷蘭發言人克拉斯(Klaas Muurling)談到當時情況:「我們的辦公室看上去像個鴿舍,所有的信差都在這裡來來去去。每天我們都求主打開邊界的門,主一次又一次應允了我們的禱告。當我和妻子在俄羅斯邊境被捕時,祂也同在。我們被拘留和審問了三天,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旅程。」

70年代末,安得烈弟兄說,伊斯蘭教對教會的威脅將比共產主義更大。在90年代為穆斯林世界中的教會的禱告運動中,這些話變成了事實。伊朗變成伊斯蘭共和國,阿拉伯世界其他地方對基督徒的逼迫也有所增加。矛盾的是,逼迫與教會的發展是密不可分的。

最初,分發聖經是敞開的門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任務。後來,受逼迫的基督徒要求接受有關如何理解聖經的培訓,然後是如何應對逼迫的培訓;緊急救濟後,我們通過社會經濟發展項目提供金錢和藥物。

線上聯繫的新機遇

2019年,敞開的門藉著社交媒體和在線渠道接觸了數百萬信徒。敞開的門荷蘭總監迪斯(Maarten Dees)說:「特別是在基督徒與世隔絕和難以到達的地方,在線渠道提供了新的聯繫機遇。」

社交媒體和在線平台的使用,增加了與受逼迫基督徒的聯繫。在海灣地區,由於政府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拜訪信徒非常困難。提供在線資源取代了對印刷聖經和基督教書籍的需求。在2019年,該地區每天在線接觸的信徒人數約為9,000。

65年過去了,敞開的門仍然充滿活力。迪斯總監很驚訝:「感謝主神多年來一直賜福我們的事工。感謝祂的供應和成千上萬基督徒的支持和祈禱,讓我們能夠完成工作。為了延續服侍,我們正在翻新舊辦公室,希望能繼續為受逼迫教會帶來祝福。從2021年開始,我們將邀請信徒團體與我們一起在埃爾默洛的新訪客中心體驗65年的敞開的門,加强他們與受逼迫基督徒的聯繫。」

———

在未來的日子,敞開的門需要您一起來服侍全球60多個國家受逼迫的基督徒。

定期獲得有關受逼迫教會的【禱告提醒】

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