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澤哥拉是一個偏遠的尼日利亞村莊,整潔地坐落在向東延伸的溪流之間,人們必須穿過山峽,才能來到這個村莊。偏遠的地理位置增添了美景,但這也讓村民成為了博科聖地等激進組織的攻擊目標。

「博科聖地」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之一,犯下了對成千上萬尼日利亞人的謀殺和綁架罪行,其目標是要在尼日利亞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

博科聖地在過去幾年(2014、2015、2017)三次襲擊了澤哥拉。每一次都留下燒毀的房屋、綁架、損失和痛苦的痕跡。

襲擊中倖存下來

嘉德說:「我丈夫在第一次襲擊中喪生。」

在午後陽光下,我們和這個老寡婦坐在她的家門前。在這個村莊,她經歷了三次博科聖地襲擊。

博科聖地晚上來了,喊出村民的名字。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得知名字的,但他們用這種策略來表現友善,把村民暴露出來,從家中拉出來。

嘉德說:「我出去之前,(襲擊者)推我丈夫並將他鎖在房間裡。我不停地大喊大叫,他們也一直大喊大叫。」

在騷亂中,嘉德找到一個逃跑的機會,就在黑暗中,從襲擊者中間溜走了。

但是當嘉德躲藏的時候,博科聖地放火燒她的房子——她的丈夫在裡面。

嘉德帶我們到她的房子的後面,那裡有一堆燒焦的波紋鋼。她說:「這是他們把他推進去的房間的門,就在這裡他被殺死。」

在創傷中面臨的掙扎

後來,嘉德告訴我們更多關於她的生活和她在創傷中所面臨的掙扎。她的雙手一直交叉著。多年在尼日利亞的土地上耕作,這雙手結實而粗糙。當我們一起祈禱時,她伸出這雙異常溫暖的手來握住我們的手。

她淚流滿面地說:「下午,我很正常也很快樂,但是當夜幕降臨,我想起我丈夫的遭遇時,我開始哭泣。」

嘉德在她的村莊裡參加敞開的門的創傷輔導課。她說:「有一個女人每個星期天都會來,她甚至明天也會來。所有丈夫被殺的寡婦會一起讀聖經和祈禱。創傷治療確實幫助了我們。」

至於她的仇敵,殺害她丈夫的兇手,她停頓了很久,說:「我可以原諒他們,我已經原諒了他們。」

尼日利亞的文化都是為了生存,而作為一名老寡婦,嘉德的需求也很大,她正在盡最大的努力養活自己。「我還是去耕作,掙的一點錢,我就自己養活自己。當我繼續努力自給自足時,請祈求神會幫助我。」

對於澤哥拉的寡婦來說,故事還沒有結束。她們目睹了親人被殺害,社區被破壞。她們在臨時庇護所中挨餓,在難民營裡甚至面臨更嚴重的虐待。

———

為尼日利亞基督徒帶來幫助和醫治

你會為嘉德這樣的寡婦和成千上萬的尼日利亞婦女站在一起嗎?她們在博科聖地襲擊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

每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和長期的靈性支援。

請即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