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阿比蓋爾*在激進的富拉尼牧民襲擊中失去了丈夫。她有一個年幼的女兒,而新冠疫情使她們的存活變得更加困難。一個夢給了她安慰,但她的憂慮依然沉重。由於敞開的門支持者的慷慨,亞比蓋爾的悲劇現在成了一個關於神奇妙供應的故事。

安慰和希望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甚至是夢中。尼日利亞的阿比蓋爾說:「我丈夫在夢中來找我,告訴我不要擔心,因為他與主同在。我告訴他我很感恩。我奉耶穌的名禱告他與神同在。」

但放下憂慮並不容易,事實上,阿比蓋爾肩頭上的重擔一直壓在心頭,擔心母女倆第二天有沒有食物,更不用說以後了。除了失去摯愛的丈夫,以及被迫離家的悲痛之外,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更是雪上加霜,再者,在官方發放援助時,像阿比蓋爾這樣的基督徒經常被故意忽視。

「他們埋葬了他,然後告訴我他被殺了」  

今年4月,阿比蓋爾的丈夫傑佛瑞在激進的富拉尼牧民對卡杜納州的基督徒村民的襲擊中喪生。卡杜納州是實施伊斯蘭教法的尼日利亞12個北方州之一。可悲的是,這些攻擊太常見了。

阿比蓋爾回憶起那一天,這個年輕家庭遭遇了的悲劇。「我們聽到一聲槍響。我們習慣於聽到富拉尼的槍聲,但那天,我們聽到了很多槍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繼續工作,然後聽到槍聲越來越近,傑佛瑞叫我帶著在附近小睡的女兒。

「我們繼續工作了一段時間,但後來我丈夫說我們應該逃跑。當我們嘗試時,已發現到處都是富拉尼人。我們無法逃脫,便分開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跑。當我回到家時,我發現他們也在那裡。然後我設法去到了鄰近的村莊。」

阿比蓋爾一直躲到第二天早上。那時,她還沒有見到傑佛瑞,其他人也沒有。「我請他們往我們農場的路線上尋找-他們在那裡發現他的屍體。他們埋葬了他,然後告訴我他被殺了。」

襲擊者燒毀了村莊的大部分房屋並毀壞了食物。儘管阿比蓋爾的房子倖免於難,但全家的財產都被燒了。

阿比蓋爾站在自己遭受破毀的房子內

每 500 港元 可以為一個非洲家庭提供一個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緊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藥品。

一日一餐 

阿比蓋爾和女兒唯有住在流離失所者的臨時營地,那是一所小學,數以百計(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最近遇襲的人被安置在那兒。他們在一個非常惡劣和不安的環境中等待著「風暴」過去。營地協調員薩邁拉*解釋道:

「這些人的房子被燒毀了,食物也被燒毀了,他們僅有的一點財富都被奪走了。」

營地的食物只够人們一天吃一頓飯。這場疫情大流行在全國造成了短缺。薩邁拉繼續說:「個人和非政府組織是幫助我們的人,因為他們聽到了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

回憶與哀悼 

眼淚汪汪的阿比蓋爾回到了她與丈夫共渡美好時光的家。如今,陰霾遮蓋了昔日快樂的回憶。

「每當我看到這張照片和這些衣服時,我都會想起他。」

傑佛瑞總是努力地養活一家人。「他是個有愛心的人。他照顧我們的一切需要和食物。但現在他不在了,我們面臨著挑戰。」

現在,養家的重擔落在阿比蓋爾身上。她說:「我們在受苦。」當被問及她的挑戰時,她主要擔憂的是:她們明天吃什麼?後天呢?然後第二天呢?

疫情期間,尼日利亞政府發放了糧食和援助,但中部和北部的基督徒往往是最後一批受助者。通常,他們根本沒有從地方當局那裡得到任何東西-全因為了他們的信仰。而且在疫情之下找到工作的希望很渺茫。阿比蓋爾只能夠期望在農場工作,有所收穫,但這絕非易事。「我不習慣做農活,現在卻幹起了男人的活。老實說,現時的艱難處境,令事情變得困難。那些人的所作所為讓我們受苦。」

食物送到阿比蓋爾的家

改寫了悲傷的故事

由於敞開的門支持者的慷慨,亞比蓋爾的悲劇現在成了一個關於神奇妙供應的故事。

我們可以在接下來的三個月為她一家人提供足够的食物。我們還給了她肥料以促進現在完全靠在她肩頭上的耕作。

「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他們今天給我們的食物。我晚上無法入睡,憂慮我的下一頓飯和買肥料的錢從哪裡來。然後神開路了。我為了供應我的人感謝神,願主為他們打開更多的門。」

禱告事項

  • 敞開的門伙伴正勇敢地去尋找成千上萬急需幫助的基督徒,祈求在他們的重要工作中繼續得到裝備、鼓勵和授權。
  • 願阿比蓋爾的沉重擔子,能夠藉著正常的食物供應得以減輕;母女二人在基督裡得著安慰、力量和希望。

*出於安全考慮使用化名  

基督徒「排在最後」

正如尼日利亞一樣,多國政府在分發食物和援助時,基督徒往往排在最後,被地方當局故意忽視。

敞開的門合作伙伴正勇敢地向急需的脆弱基督徒提供重要的食物、援助、財務和祈禱支持,並已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確認了超過 15,000 個家庭急需幫助;其中以尼日利亞的需求最大,約有 9,000 個家庭。

新冠病毒疫情緊急援助

每 500 港元  可以為一個非洲家庭提供一個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緊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