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絲和穆盧肯與他們的兒子

艾莉絲和穆盧肯是來自埃塞俄比亞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們有兩個小孩,「貧窮和逼迫」為他們帶來難以想像的艱難抉擇。在極度絕望中,他們屈服於當地穆斯林的空頭承諾,事後他們深感懊悔。你們為新冠疫情的及時支援提供給他們迫切需要的鼓勵和團契情誼。

「我離開了拯救我的主,犯了嚴重的錯誤。」

-穆盧肯

艾莉絲不想再回憶那使她困擾的決定,她反省道:「當時情況困難,我只想見到自己的孩子活下去。」

日復一日艾莉絲和穆盧肯的孩子都沒有食物,也沒有錢買肥皂和水。艾莉絲甚至在商店裡乞討免費食物和必需品。

情況越來越絕望,穆盧肯開始向他相熟的穆斯林朋友賒購物品。大約一年前在最低潮期間,當地穆斯林社群向他提出一個誘人的建議。他們說:「加入伊斯蘭教,我們便把你的妻子送到外國工作,並為你購買土地。」穆盧肯同意了。

他說:「我被騙以為那是真的。我離開了拯救我的主,犯了嚴重的錯誤。當我到他們那裡,什麼也得不到。」  

貧窮與逼迫 

在埃塞俄比亞的鄉間,社區內存在互相依靠的複雜生存關係,宗教是集體傳統的一部分。如果有人放棄這個傳統,他會擾亂整個社會體系,這「叛亂者」可能會招致毀滅性後果。

在艾莉絲脫離東正教成為新教徒以及穆盧肯歸主後,二人被東正教教徒和社區人士憎惡。他們根本得不到任何支援,難以養活兩個孩子。

穆盧肯解釋道:「歸主後我大受羞辱。人們冷笑著說:『穆盧肯重生了。』不僅是其他人,我的親戚也憎惡我。即使是有工作空缺,我也一直失業,因為他們說:『穆盧肯不想與我們一起工作。』」

艾莉絲試圖找尋工作但不成功。「我們面對很多問題,甚至不能送孩子上學。」

在夫妻面對壓力和絕望的高峰期,他們被要求歸信伊斯蘭教並且答應了。

艾莉絲和穆盧肯的經歷並不罕見。儘管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極端伊斯蘭暴力經常成為頭條新聞,但非暴力脅迫也經常被用作伊斯蘭擴張的手段,對現今的教會同樣危險。穆斯林社區和組織繼續透過帶有附帶條件的微妙方式施加壓力,例如向艾莉絲和穆盧肯提供資金援助,建設基礎設施,享用學校、診所、鑽井、教育和獎學金、商機和婚姻,但條件是受助人改信伊斯蘭教。

雖然跌倒,仍必興起

幾個月後(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向他們發出邀請,在一個無法保證會改善生活的情況下)這對夫婦做了勇敢的決定,歸回他們的基督教信仰。艾莉絲回憶道:「他與我們傾談並說:『回到主身邊。雖然跌倒,你們仍必興起。』我們說:『好吧!不管將來如何。』我們便回歸主。」

儘管剛過去的事充滿遺憾,但夫妻倆決心向前看。艾莉絲說:「我對離開基督深感悲痛,非常難過。我因為貧窮而放棄了主。想起過去真是糟透了,我們談論未來比較好。當時情況實在困難,我不想再去回憶。」 

艾莉絲無法找到言語來描述現時的感覺,但她說:「神啊!感謝祢。我感到非常高興。」

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繼續為這對夫婦提供輔導,並透過門徒訓練幫助他們的信心成長。重要的是,這些支持是無條件的。

心靈破碎中的供應 

自從回歸主以來,他們的生活依然艱難,沒有工作。更糟的是,新冠疫情大流行及其導致的封鎖增加了困難。雖然政府提供援助,但當局拒絕註冊他們的姓名。這不僅在埃塞俄比亞,在其他許多國家也是十分普遍的,在分發援助物資時故意拒絕基督徒。這家人忍受了沒有食物的日子。

 「當我們心靈破碎時,你們向我們伸出援手。」

-穆盧肯 

在八月由於你們的慷慨,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能夠幫助穆盧肯付清他們最緊急的開支,包括房租和伙食費。埃塞俄比亞共有500多個因新冠疫情而陷入極度貧困的基督徒家庭獲得了必需的援助。

及時的幫助使穆盧肯深受感動。他說:「在我們心靈破碎時,你們向我們伸出援手。當我們一無所有時你們聯絡我們,我非常感激。透過你們送來的捐款,我們從失敗的地方再站起來。」

感謝你們與艾莉絲和穆盧肯這樣的基督徒忠誠地站在一起,他們不僅面對壓力和逼迫的威脅,而且還面對地方當局和社區的歧視,在政府分發援助時往往排在最後。

代禱事項

  • 感謝神!這個年輕的家庭歸回耶穌並獲得必需的援助
  • 夫婦能在他們的信仰中站穩並且找到工作,他們的子女能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
  • 徹底終止撒哈拉以南非洲穆斯林誘騙人改教所使用的欺詐手段

 

新冠病毒疫情緊急援助

每 500 港元 可以為一個非洲家庭提供一個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緊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