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東部農村,我們見到了阿丹牧師*,他在過去20年一直在穆斯林佔多數地區的一所教會服侍。他的教會主要是由穆斯林歸主信徒組成。因為穆斯林經常與基督徒發生爭執,所以這些信徒需要持續支持。

即使在新冠疫症大流行、隔離和蝗災肆虐中,針對基督徒的逼迫沒有減少。疫情使基督徒,特別是穆斯林歸主者受到更大逼迫,因為部落社區藉以懲罰基督徒,因為他們認為他們背叛了家庭、部落和國家。

阿丹牧師戴著口罩與我們見面。這位牧師穿著一件紅、藍、白格子襯衫,外表豪不起眼。但他的故事卻非同尋常:20年富有成果的事工,足以支持周圍地區的宣教士和牧師;面對持續20年針對他一家人的暴力行為。

他告訴我們,在敵對基督徒地區牧養和門訓穆斯林歸主者並不容易。歸主者因決定離開伊斯蘭教並跟隨耶穌而遭受了嚴重的逼迫。

儘管阿丹謹慎地服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敵對情緒,但穆斯林社群注意到他與穆斯林成為基督徒有關。結果,他們開始針對他。今年年初,他遭到襲擊。

他說:「就在我辦公室門外,有人從後面沖過來,揮拳把我打倒在地。警衛來幫我。我不知道是誰襲擊了我⋯⋯」感恩的是,阿丹只有幾處瘀傷。

父與子相繼受襲 

阿丹現在需要配戴助聽器,因為他在襲擊中受到了傷害

但是下一次襲擊不同了。他回憶起細節:「回家的路上,我走過一座清真寺。三個幪面男人走近我,開始問:「你為什麼對我們的宗教和我們的人民這樣做?」我回答說我沒有傷害任何人。

這些問題並不新鮮。 阿丹之前曾收到恐嚇電話,同樣的問題。那些人將他推倒在地。

「一個人喊,『踢他、踢他!』另一個人用他的鞋子踢我的頭。他們不斷地踢我的頭,打我的耳朵。」襲擊者最終逃走了,給阿丹造成了嚴重傷害。

可是,他們並未罷休。第二天,阿丹的六歲兒子遭到襲擊。學校裡的男孩把他兒子拉到一邊,強迫他吞下筆帽。

「我一到,那些男孩就逃跑了。」阿丹說,他們正是襲擊他的人的孩子。

阿丹和兒子一起去醫院,兩人都受了重傷。感恩的是,筆帽拿出來了。但阿丹受到重創的耳朵無法復原,餘生將需要配戴助聽器。這是他和他的教會都無法負擔的。

當我們在非洲的隊工得知阿丹牧師的傷勢時,我們為他的治療和助聽器支付了費用。他說:「如果沒有敞開的門,我將無法面對自己的問題。感謝主的介入。祂讓我活著,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

因信仰遭受逼迫

在亞的斯亞貝巴的埃塞俄比亞公民在新冠疫情期間戴防護口罩

在幫助阿丹克服傷患的同時,我們的團隊得知新冠疫情給他和他的會眾帶來了更多痛苦。

阿丹說,疫情大流行已嚴重影響了教會的事工。該地區的教會不僅依靠什一和奉獻來支持傳道人,而且還援助穆斯林歸主者-他們因逼迫而失去工作和社區支援。阿丹解釋說,當地的穆斯林領袖命令商店老闆拒絕向他們出售任何商品,包括食品和藥品,從而使社區與信徒分離。

阿丹說:「由於新冠疫情,教會陷入了很大的麻煩。當教會關閉時,沒有人可以去教會⋯⋯我們沒有收入支付牧師和宣教士。以前,有人支持服侍者,但現在都停止了。教會曾經有很多收入來源,但都已停止。」

在這個極其困難的時刻,當地極端分子甚至說服阿丹的房東在三天之內將他趕走。當他試圖租另一個地方時,穆斯林激進分子威脅那些潛在的房東。

「他們說:『如果你將房屋租給此人,我們會毀壞你的房屋。』」

最終,阿丹被迫在另一個城鎮租用房屋。

新冠病毒疫情緊急援助

 

在世界各地,像阿丹這樣受逼迫的基督徒都在遭受攻擊和壓迫-即使在疫情封鎖期間也是如此。他們迫切需要幫助。

每500港元可以幫助一個非洲家庭一個月。你會幫助這些弟兄姊妹嗎?

不可思議的最後通牒 

新冠疫症大流行以及席捲東非的毀滅作物的蝗蟲災害,造成了日益困難的生活條件,對本來已經很糟糕的局勢造成了嚴重破壞。對於大部分是工入的基督徒,他們向來無法獲得當地服務,疫情又帶來了另一層逼迫。

阿丹說,儘管已向政府登記尋求幫助,但基督徒被故意排除在任何援助之外。「政府給一些人油、米和麵團。新教徒在登記時被排除在外。特別是穆斯林歸主者⋯⋯我們還沒有看到他們支援新教徒。我們詢問了農村和城市地區的會友,他們都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支持。」

這種無助的狀況使許多信徒感到苦惱,阿丹教會的信徒易卜拉欣*向來以耕種為生養活妻兒。不幸的是,他的農作物受到蝗災的嚴重影響。當他去登記救濟援助時,官員們趕走了他,說:「你是異教徒!」

阿丹說,政府唯一允許他登記的方法是,如果易卜拉欣一家人返回伊斯蘭教。

易卜拉欣的家人還向他施加壓力,要求他返回伊斯蘭教以換取他們的幫助。他妻子的家人也向她施壓,要求她回娘家,不要和易卜拉欣一起作基督徒。

阿丹說:「他沒有任何食物養家糊口,人們正在向他施壓,要求他返回伊斯蘭接受幫助。」

當地政府通常將信徒排除在外,因為他們相信基督徒會從外地得到支持。

阿丹分享了三個孩子的父親吉爾瑪*的情況。「吉爾瑪沒有農場⋯⋯他什麼都沒有。最初(政府)登記了給他支持,但因為發現他是基督徒而刪除了他的名字。他陷入了很大的麻煩,教會也沒有任何東西給他。」

阿丹的救生索

阿丹拿著助聽器-他從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得到了幫助

阿丹說,挑戰十分大。神的聖言是牧師的救生索。「去年九月,神給了我兩段經文默想:啟示錄 3:8 「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詩篇 91:1 「 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

「神的話語在我內心深處。當我在這些磨難時,它鼓勵我。我告訴自己,神是給我目標的那位,我不會去別的地方,因為祂對我的生命有計劃。在任何情况下,祂都有解決辦法,祂是我的保護。」

敞開的門正在為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地的15,000個迫切需要幫助的基督徒家庭提供救濟。請為這項工作祈禱,如果可以,請支持我們的努力。只需500港元,你就可以為一個家庭提供一個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緊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藥品。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禱告事項 

  • 為阿丹牧師的侍奉以及他願意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分享福音感謝神。
  • 為阿丹牧師一家人的安全與保護祈禱,願他們的身體和情感得到醫治。
  • 為這一會眾祈求在基督裡聚集和不住成長,當他們分享見證時,求神賜下勇氣與辨別的能力。
  • 祈求神打開這些穆斯林和地區領袖的心靈接受神的真理。
  • 埃塞俄比亞信徒遭到了社區的拒絕並且沒有得到當地政府的求援,求主供應給他們。
新冠病毒疫情緊急援助

在世界各地,像阿丹這樣受逼迫的基督徒都在遭受攻擊和壓迫-即使在疫情封鎖期間也是如此。他們迫切需要幫助。

每 500 港元可以幫助一個非洲家庭一個月。你會幫助這些弟兄姊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