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他們把我們基督徒看為外人,就像丙型肝炎[Hepatitis C]一樣,他們說欽族人和基督徒有『雙重C病毒』」。

敦*是東南亞少數族裔欽族人。在他的國家,法律規定公民必須是佛教徒,許多佛教團體向宗教和文化少數群體施加壓力要他們離開,以使其國家「純淨」。敦因其信仰和族裔身分而面臨騷擾。儘管如此,敦對自己的牧師角色充滿熱情。

敦說:「最美好的事情是看見人們的生命改變,獻身於基督並贏得靈魂。這給了我生命中滿足的喜樂。」

饑餓把他引向基督

每隔50年,敦的村莊周圍的竹子會開花。這些花朵引來了成群的老鼠,在花朵長成作物之前就被它們吞吃掉。這種侵擾使村民面臨饑餓和疲憊。

敦指著他的甘蔗和畜牧場

2008年敦的村莊受到鼠害。在饑餓和絕望之中,敦參加了由敞開的門當地合作伙伴舉辦的活動。

敦說:「在接受訓練之前,我是一名掛名基督徒。在訓練後我更加認識耶穌的生平,我對祂的看法改變了。我與主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

分享福音

自從敦參加訓練以後,神奇妙地使用了他。敦已經對一千多名信徒進行了同樣的訓練,加強了他們的屬靈道路及對基督的信心。

他還為100位信徒提供了生計培訓,向他們講解如何在鼠害中生存和重建。這為許多家庭和社區提供了穩定的收入和食物來源。

敦要旅行兩三天才能到達等待訓練的信徒。旅途常常是不舒服和費力的。它可能包括10至12個小時的乘船時間,騎摩托車或在卡車側面的兩根鐵棍之間夾住雙腿。在某些情况下,旅程會造成嚴重的身體疼痛,需要幾天才能復原。

他還知道,由於這項工作,他和家人可能會面臨更加嚴重的逼迫。

「我告訴他們:『萬一我入獄或者被殺,不要感到驚訝,你們仍要堅持並保守信心。主會盡祂的責任,我們也要盡我們的責任。』」

積極的使命

儘管困難重重,敦解釋了他繼續教導的推動力。

敦在家裡帶領團契和查經班

「每當我教導時,我都會想到-腓利與埃塞俄比亞的太監的故事⋯⋯我只是把學生們指向正確的方向,他們以正確的方式前進,自己學習聖經、祈禱並培育自己。看到這一切,我的心就會感到喜樂。」

受逼迫教會的生存取決於門徒訓練。感謝敞開的門支持者,讓敦這樣的信徒能夠裝備信徒,在他們的社區中為基督而活。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你會考慮定期為受逼迫教會捐獻嗎?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示錄 3:2)

每月捐獻能夠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續的援助和支持,這也讓我們能夠迅速回應緊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