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珍娜和阿保

隨著學校和教堂被關閉,外界活動以及與他人接觸的限制,為兒童提供娛樂已成為新冠疫症大流行帶來的眾多挑戰之一,對於無數兒童他們很快便感到無聊。

八歲的男孩阿保也一樣,你可能會記得我們在去年底的雜誌裡曾經報導過他和母親珍娜(33歲)的消息。由於阿保生命裡曾經歷過的痛苦,新冠疫症帶來的限制對他的打擊尤其嚴重。 

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在哪裡

2013年當阿保的父親羅柏乘坐公共汽車時,他和另一位名叫艾利的基督徒因信仰而被極端分子綁架。幾個月後艾利在父母支付了巨額贖金後被釋放,然而七年後羅柏仍然下落不明。

珍娜說:「情況沒有改變,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在哪裡。我正在聯絡國民安置區的主席,他對我說:『如果我們聽到任何消息,我會打電話給妳。』但他一直沒有打電話給我。」

沒有新玩具

父親被綁架後的三年裡,阿保(亞伯拉罕在亞美尼亞語中的簡稱)無法講話,即使可以他仍然表現焦慮。但是他熱愛在星期五參加兒童崇拜,在那裡他學習「認識耶穌」。

可惜新冠疫症的爆發停止了所有教會活動(包括珍娜參加的門徒訓練班),並導致牧師被困在德國。珍娜和阿保被限制在他們的公寓裡,阿保困此而受到影響。 

珍娜說:「不幸的是,亞伯拉罕處於非常困難的情況。他被困在家裡並懷念教會的活動,整天在家令他感到無聊。他曾經上學讀書並取得好成績,他喜歡到教會和他的朋友與老師會面。」

「不能為兒子買新玩具令我感到難過…」-珍娜

好像所有孩子阿保很快便發現玩具有保鮮期,但對他和他的母親來說,這只會加增傷痛。珍娜解釋道:「通常他對舊玩具感到厭倦,便要求我買新玩具給他,我總是告訴他我不能。因為價錢非常昂貴,不能為兒子買新玩具令我感到難過。」

但好處是無所事事令珍娜和阿保能夠利用空餘時間一起祈禱和閱讀聖經。珍娜說:「每天我們一起祈禱,以保持堅定的信心,每次祈禱我們都會感覺更好和更安全。」

開支與面臨的風險

對於珍娜來說玩具和無聊並不是疫症大流行引起的唯一迫切問題。她補充道:「我在神的幫助下生活。我沒有工作 – 如今沒有人在工作。我們受新冠疫症的影響。一切都更昂貴,市場利用這種狀況,提高了必需品的價格。我從好牧人中心 [ 盼望中心 ] 那裡拿到食物包,這些物資使我們存活下來。」 

她繼續說道:「除了教會沒有人幫助我們,甚至我的母親都是靠亡父的退休金勉強維持生活。我的家公做補鞋工作 – 他一天有工作,另外十天則坐著沒有任何工作做。我的大伯有兩份工作,也幾乎不能養活他的家人。 

每470港元 可以為敘利亞一個受逼迫的家庭提供每月食品救濟包。

在中東獨居或與子女同居的單身女性尤其容易受到傷害。她們經常被人鄙視,並遭受騷擾甚至更大的危險。再加上她們的信仰,像珍娜這樣的基督徒婦女面臨加倍的逼迫。 

「盼望中心」是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為有需要的敘利亞人提供服務的一個地方 – 無論是醫療或創傷護理、食物、燃料、小額貸款或是查考聖經。在敘利亞至少已經成立了23個中心,包括珍娜得到援助的好牧人中心。 

和珍娜一起禱告

珍娜除了面對這一切困難,還加上不能確定丈夫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她的丈夫是一位堅信耶穌的人。艾利被釋放後告訴珍娜,他們兩人都被鎖鏈和水管毆打,他懷疑羅柏是否還生存。他補充道:「他們一次又一次叫羅柏改信伊斯蘭教。但是羅柏拒絕並說:『我有我的神,就是這樣。』」

我對神有極大的信心。我對祂說:主啊!隨祢的意思,願祢的旨意成就。主啊!我只求祢讓我的丈夫安然無恙地回來。」 珍娜

珍娜並沒有放棄與丈夫團聚的希望,去年她說:「我對神有極大的信心。我對祂說:主啊!隨祢的意思,願祢的旨意成就。主啊!我只求祢讓我的丈夫安然無恙地回來。」

珍娜有一個信息給敞開的門的支持者:「首先,感謝你們詢問我們的情況。知道有人關心我們並仍然記得我們,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第二,請祈求神保佑我們,並消除這場全球疫症大流行。祈求神賜給我們健康和力量,並保護我們的孩子和敘利亞所有無助的孩子。我感謝神沒有離棄祂的子民,非常感謝你們。」

禱告事項

  • 為羅柏的安全並立即獲得釋放
  • 阿保的身體和靈性能夠健康地成長
  • 為珍娜的健康、力量和生活供應,並為所有敘利亞兒童的安全和保障

中東的盼望

  • 每470港元 可以為敘利亞一個受逼迫的家庭提供每月食品救濟包。
  • 每600港元 可以為敘利亞一名基督徒提供醫療服務。
  • 每710港元 可以提供一套防寒用品包括衣服和毛毯,以幫助一個家庭渡過即將到來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