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首先,他們奪去你的名字。
然後,奪去你的自由。
然後是你的健康,
也帶走了旁邊的其他人。
他們拿去你的衣服。
還有你的頭髮。
最後,你再也見不到陽光了。」

我感覺到在獄中,如同一個水龍頭,一滴一滴慢慢流乾,只剩下你的思想和身體,但最終你會一無所有。

我叫「42號囚犯」。當然,這不是我的真實姓名,只是進入監獄時,他們給我的名字。

我每天早上8點必須起床。我將雙手放在背後,然後跟著守衛的影子到達審訊室。因為我要小心,不允許看著守衛。

即使每天如是,我還是很害怕。每次他們喊42號時,他們都會毆打我。當他們碰到我的耳朵時,傷害最大。我的耳朵會響幾個小時,有時是幾天。

但是到目前為止,至少我還活著。 

 

永無止境的審問

 我每天早上在審訊室一個小時。每天,他們都會問同樣的問題

你為什麼在那裡?

你遇見誰了?
你去教會了嗎?
你有聖經嗎?
你見過南韓人嗎?
你是基督徒嗎?

 之後押回我的牢房。房間小得幾乎無法躺下。在白天溫暖,但晚上寒冷,有時溫度實在難以承受。

但無論如何,我不允許躺下太多。我必須緊握拳頭坐在膝蓋上。這是一個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但警衛從一開始就不把我們當作人。我比動物還渺小。被鎖在這個籠子裡,沉重的門和鎖在我身後關上,在昏暗的光線中迴盪,而這個地方再也沒有變得明亮。

我被單獨監禁,因為他們在審訊室看穿我的否認, 他們懷疑我。

我是基督徒嗎?當然是…但是我必須假裝。如果我承認得到了基督徒的幫助,我將被殺死-無論是迅速還是緩慢地 

信仰是個秘密的傳承

我認識的第一個基督徒是我的祖父,儘管當時我還不知道。在星期天,他經常告訴我離開屋子去外面玩。我當時不明白。

當我因饑荒而逃離北韓時,第一次遇到了其他基督徒,被他們感動了。他們從未真正談論過福音,但我參加了他們的敬拜活動。然後,有一個晚上,我夢到了祖父。我看到他和其他人圍成一圈。中間有一本聖經,所有人都在祈禱。

在夢中,我對他大喊:「我也是信徒!

我把生命獻給了耶穌。

不知何故,我意識到我來自一個基督教家庭-即使是在北韓。

有一天,我在街上給抓著上一輛車,當車門關上時,我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經完蛋了。

我在監牢待了幾週後,被移交給了北韓當局。他們把我帶到拘留所。他們脫掉我所有的衣服,搜查了我身體的每個部分,看我是否藏了什麼東西,尤其是錢。

他們剃光了我的所有頭髮,把我帶到這個牢房。

他們命令我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可能是以前42號囚犯的。我只是囚犯系列中的另一個。我會想:前42號囚犯結果如何?她死了嗎?她是否被處決,挨餓或挨打至死了?我不敢奢望她還活著。任何人聽說過北韓監獄的都知道,能倖存下來就是一個奇蹟。 

在孤獨中 我從不孤單 

雖然我在這裡覺得很孤獨,我仍能聽到其他囚犯的聲音。但我從未見過他們。我唯一看到的是警衛的陰影,以及太陽和月亮從我的小窗上方掠過的光。

我還能做的是在心中祈禱和唱歌。唱一首寫在腦海裡的歌。已經一年了,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

 

 

 

 

 

 

 

 

 

 

 

好消息是42號囚犯沒有死。她的生活痛苦而可怕,但她倖免於難。

最終,我被召喚送上法庭, 這代表一種勝利。大多數政治罪犯(例如基督徒)都不會被法官判刑。他們只是從獄中無故地消失。我的一貫否認得到了回報,他們沒有發現我是基督徒。

在法庭,我沒有代表律師,看到我丈夫最悲傷的眼神看著我。他顯然在哭。

法官問他是否要與我離婚。他用斷斷續續的聲音說:「是」。

我非常傷心。但是他必須為了我們的孩子做出這個決定。如果他不與我離婚,孩子都會受到懲罰。

然後,我被判處四年勞改徒刑。我在勞改營每天工作12個小時。有時更多。每天只是一場漫長的噩夢。整整一年的時間裡,我的皮膚都沒有碰到一縷陽光,偶爾地被帶到外面吹吹風,已經非常好了。

在監獄裡的教會

我大約一個月前病了,準予留在軍營中。我以為我一個人,然後我注意到角落裡有一條毯子。它在移動。我凝視著它,發現下面有一個人。我小心翼翼走過去, 聽到微弱而熟悉的聲音。

突然我意識到,是有一個女人在祈禱。我接下來的幾天密切注視著她。一週後,我們在外面工作,沒有人在附近,我走到她身邊小聲說:「你好,奉耶穌的名向你問好。」

她的臉驚呆了。她知道如果有人聽到我們的話,我們倆都有可能當場被槍殺。但是她看到周圍沒有人,給了我一個沉默的微笑。

我們在營地內建立了一個秘密教會。當我們見面並感到安全時,我們一起背誦主禱文、使徒信經和讀經。

她比我勇敢。她也與其他人談論基督。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有一天,一輛汽車來把她帶走的原因。當我看到她離開時,我知道他們正在把她帶到死囚營-北倉集中營。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

釋放

昨天,他們告訴我將被釋放! 我只服刑了兩年。

事實證明,我不僅僅是一個滴乾的水龍頭-耶穌給了我「活水」,讓我在似乎絕望的情況下繼續前進。祂阻止了我結束生命,祂幫助我祈禱並向祂哭泣和呼求。

我持續每一天每時每刻每秒祈禱並相信,神還在每一天每時每刻每秒都照顧著我的孩子們。現在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了, 我需要告訴孩子們這個充滿愛的神。

  *****

這個故事是基於多個北韓基督徒的真實生活描述。為了保護每一個信徒的具體身份,細節都被稍加修改或合併。

42號囚犯的故事每天都發生在北韓成千上萬的人身上。據估計,北韓監獄中關押著57萬名基督徒。通過秘密網絡,敞開的門為逃離北韓的基督徒安排安全屋,提供靈性和物質上的支持。像42號囚犯這樣的基督徒能够依靠耶穌生存,要感謝這種訓練和幫助,當北韓信徒回家時,他們會帶著福音。這些都令北韓的教會不斷增長,表明耶穌的活水永遠無法被關閉。

「你從來不是一個人,你從來不會被遺忘」

來自北韓、厄立特里亞和伊朗等國家的基督徒十分明瞭跟隨耶穌意味著什麼,要付出多少代價。

你從不知道這些受助秘密信徒的名字,但他們知道你的愛。

400港元 可以為三名遭受極度逼迫的基督徒提供聖經。

550港元 可以為地下教會的信徒進行聖經培訓。

每700港元 可以為一名逃離北韓的基督徒提供食物、藥品和庇護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