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的常見問題

敞開的門是什麽機構?

敞開的門是一個事工機構,通過提供聖經,培訓和實際幫助,旨在堅固和服侍受逼迫的教會。

敞開的門從哪裡獲得資訊?

由於敞開的門與當地基督徒伙伴同工,加上長年建立的關係網絡,我們的資訊來源幾乎全數來自當地的目擊匯報。

此外我們也會參考事發國家/地區所發佈的新聞報導,以及新聞媒體包括專門報導基督徒受逼迫的 World Watch Monitor 的報導。

敞開的門為所支持的教會提供什麼?

我們的政策是由教會提出需求,然後與他們一起找出達成目標的方案。

各國有不同的需求,教會也各有其獨特的處境,我們需小心別把自己的意願強推給教會。

如果牧者需要講台,我們盡力協助;如果他們要求聖經,我們竭力提供,我們也為經濟救濟、重建被毀的教堂以及其他需要提供幫助。

你們分發哪個版本的聖經?

敞開的門的服侍大部分是在非英語國家,因此我們分發的聖經普遍是非英語版本。

你們的培訓課程是什麼樣的?

我們的培訓因國家而異,也取決於該國基督徒的要求。

例如:在非洲某些國家,我們專注於建立教會領袖,大部分人以前很少或根本沒有牧者培訓。培訓為期10個月,每月進行1次,於3年內完成。課程重點為建立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

這課程的可貴之處是由當地開發,學員在學習期間不會與社區抽離;因仍保持緊密聯繫,學員能夠把所學的即時付諸實踐。

牧者和學員可以團契互勉,導師同時亦是當地居民,他們了解學員的實際需要。

縱使在某些國家依然困難重重,但學員和老師的委身使這項目得以繼續進行。

在某些國家由於培訓必須絕對保密,短期學習班會持續數天,所有人在整段時間都與外界隔離。當然,培訓課程和短期學習班因國家/地區而異,但內容主要涵蓋「忠信的牧者」、「神的國」 、「基督徒領袖」和「傳教與教學」等主題上。

我們其中一個深具果效的短期學習是「勝過風暴」,它旨在勸導活在高危地區的基督徒在嚴峻的逼迫和艱難中成長。

敞開的門與安得烈弟兄是有關聯的嗎?

是的,敞開的門是由安得烈弟兄於1955年成立。當時他常把聖經偷運到鐵幕後的東歐國家。在那裡,他領受呼召要將聖經提供給那些難以獲得神話語的人。

從1955到現在,敞開的門的服侍可有改變嗎?

我們的服侍在開始時主要偷運聖經到東歐當時的共產國家。如今,為了響應各地受逼迫基督徒的各種需要,我們的服侍已擴展至這三大類:提供聖經,信徒培訓和實際幫助。

敞開的門是如何在受服侍的地方工作的呢?

我們與當地的夥伴丶教會和信徒合作,在全球60多個國家堅固教會。通過長期的關係,我們會向當地人查詢當地信徒的需要,因為他們最能瞭解他們的社區,我們也會考察教會是否得以堅固,福音是否得以傳揚。

敞開的門在哪裡有服侍的呢?

我們在全球60多個國家服侍受逼迫的教會。與此同時,我們在20多個國家設有辦事處來為受逼迫基督徒發聲。

哪裡的基督徒是最受逼迫的呢?

敞開的門每年發佈的《全球守望名單》排列出首50個作為基督徒最困難的國家。 請看《全球守望名單》以瞭解哪裡的基督徒所面臨的逼迫最為嚴峻。

敞開的門有沒有與其他的基督教機構合作呢?

我們在上帝的國度裡有特定的角色,為了履行使命,我們需要與許多教會和機構並肩合作。

敞開的門是否屬於某教會宗派?

不是,我們是一個跨宗派的組織。任何承認主名的人,我們都定義為基督徒。只要那人是基督徒,並且正面臨逼迫,我們就會幫助。

敞開的門的主要資金來源是什麽?

我們幾乎所有的資金都來自教會和個人捐款。上帝使用祂的子民來支援祂的子民。

給敞開的門的捐款可以申索稅務扣除嗎?

我們是根據《稅務條例》第88條獲免繳稅的慈善機構,向敞開的門香港有限公司所作的捐款,香港納稅人可以申索稅務扣除。

應課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或利得稅的個人或業務捐款人,可就相關課稅年度的評稅基期申索認可慈善捐款,總額最高可達應評稅入息或利潤的35%,但捐款總額不得少於港幣100元。 

你們如何履行財政監察責任?

敞開的門香港有限公司根據《稅務條例》第 88 條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檔案號碼91/15048)。

我們編制年度預算該預算須獲得敞開的門國際的批准,並每月向其報告進度。

我們的會計賬目每年由獨立的審計公司進行審計。

我們的年度報告已上載至網站,審計報告亦可供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