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會殺死我」-在摩洛哥暗中跟隨耶穌

「父親會殺死我」-在摩洛哥暗中跟隨耶穌

参考照片 「我害怕父母會知道,父親會殺了我!」 這是來自摩洛哥的年輕秘密信徒納丁*的話。這不是隨便說說的,她是認真的。如果父親發現她隱藏的信仰,他會殺死她。 納丁是來自穆斯林家庭的21歲學生,幾年前,一名基督徒與她分享福音之後,她作出了生死攸關的决定跟隨耶穌。 她對此新發現的信仰感到興奮,便告訴家人自己作了基督徒,並沒有預期家人的反應。「我的家人很生我的氣,父親聽到後打了我。」 現在,納丁假裝自己還是穆斯林。她戴頭巾,遵循了父母對伊斯蘭教的信仰傳統,星期天不去教會。儘管有風險,她繼續秘密地跟隨耶穌。...
伊拉克父親:「因為你們,我的孩子再有將來」

伊拉克父親:「因為你們,我的孩子再有將來」

巴斯曼晚上是婚禮中的唱片騎師 (DJ),白天是司機,他就是這樣為家人謀生。2014年8月,這位來自巴特拉 (Bartella) 的基督徒父親的一切都改變了。當時,伊斯蘭國 (IS) 威脅要佔領伊拉克尼尼微平原的村莊,他不得不和家人一起逃亡。 「IS到來之前,我和家人在巴特拉過著美好的生活。」現年41歲的巴斯曼,妻子是克拉拉,他們有三個孩子,法哈德(12歲)、優素福(8歲)和莎拉(6歲)。 晚上,他在各種派對上以藝人名字詹盧做DJ。「早上我做司機。有了這兩份工作,我們的生活又美好又幸福。」...
哈薩克基督徒的生日會遭突襲搜查

哈薩克基督徒的生日會遭突襲搜查

中亞地下家庭教會的團契生活 請為哈薩克中部卡拉干達的一個教會祈禱。該教會是非法存在的,因為成年成員少於50人,無法申請國家註冊。教會的幾名成員在一次生日聚會時被警方突擊搜查,他們被審問了三個小時,有的被罰款(每人約一個月的工資)。 哈薩克政府一直加強對整個社會的控制,教會受嚴密監控。未經註冊的教會經常遭到襲擊和罰款。穆斯林歸主者經常把自己的信仰保密。 儘管教會受到逼迫,仍有哈薩克人歸主。在過去30年,有15,000名哈薩克本土穆斯林成為基督徒。 虔誠的穆斯林變成基督徒...
伊朗歸主者子女的教育難題

伊朗歸主者子女的教育難題

一群學童在走向伊斯法罕的伊瑪目廣場 尤瑟夫牧師夫婦的朋友請求為他們的孩子的教育難題祈禱。尤瑟夫過去因叛教罪被判處死刑,如今被關押在伊朗埃文監獄。 丹尼爾(17歲)和約爾(15歲)現時無法獲得高中文憑,因為國家拒絕承認他們是基督徒,堅持他們需要完成伊斯蘭教育,儘管他們的父母是著名的歸主者。這是身為父母的尤瑟夫和蒂娜焦慮的原因,也是伊朗所有的歸主者家庭面臨的挑戰。...
幫助一個文盲傳道

幫助一個文盲傳道

「教育一個男人,你只教育了一個人;教育一個女人,你就教育了一個家庭。」 -亞瑟·希利·克里普斯 (Arthur Shearly Cripps)  「我是一名牧師的妻子,20多年來一直在幫助他牧職。但我不識字,看不懂聖經,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在教會傳道,用聖經教導別人。後來我開始學習尼泊爾語文,這有助於我閱讀和理解聖經。」德珍*師母說。...
越南:阿美和母牛銀行

越南:阿美和母牛銀行

圖片:一名受逼迫的部落基督徒從母牛银行獲得母牛解決生計問題 你聽說過儲蓄銀行、投資銀行、甚至食品銀行,但是「母牛銀行」呢? 對越南的基督徒來說,母牛銀行不僅幫助他們生存,而且幫助他們分享信仰。 阿美*是越南北部高地苗族部落的一名寡婦。她身材矮小,說話溫柔,卻是一個有著勇敢信心的女人。 她一生都在貧窮和困苦中奮鬥。 「我父母很窮。他們有一個農場,但最終為了生活費而不得不賣掉它。我們的房子又小又脆弱。每次下雨或颱風,我們都非常害怕。我們沒有一個好地方住。」 她嫁給了一個叫簡恩*的男人,但生活仍然很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