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自己是也門唯一的信徒」

「我以為自己是也門唯一的信徒」

(參考圖片) 由於阿爾蓋達組織、內戰和沙特阿拉伯主導的軍事干預,也門最近經常成為新聞焦點。也門人民因戰爭及其後果而受苦,其中包括該國的小型基督徒群體。我們探望了穆罕默德*(44歲)和阿莉瑪*(38歲)夫婦,細聽他們講述在這個非常嚴格的伊斯蘭國家信主和服侍的故事。 單看外表,沒有人會說他們是基督徒。阿莉瑪的頭髮完全被一條粉紅色的圍巾覆蓋。也門基督徒都不會公開表明他或她是耶穌的跟隨者。當我們交談時,他們兩個10歲和3歲的男孩在旁邊玩耍。...
基督在伊斯蘭的心臟地區

基督在伊斯蘭的心臟地區

阿曼馬斯喀特的教堂墓地和十字架;你不會在其他露天地方見到十字架 阿拉伯半島是伊斯蘭教最神聖的地方和最嚴格的政權的所在地,不是一個容易跟隨基督的地方,但是神正在以奇蹟般的方式前進。儘管有壓力和逼迫,外國工人和本地人都開始認識基督並跟隨祂。 沙特阿拉伯-接觸福音的機會越來越多 一位來自亞洲的基督徒工人說:「我起初來到沙特工作時,沒想到可以找到教會,但是我找到了。我發現沙特有充滿活力的移民教會。我去的教會完全隔音,可以說是「地下」的。但是我們能夠敬拜神。」...
危險任務

危險任務

沙特阿拉伯的利雅德日落後的城市景色 奧利華*住在阿拉伯半島的一個國家,那裡禁止人們向穆斯林傳揚基督教,贈送聖經當然是違法的。傳道者可能被驅逐出境,或被監禁。但危險並沒有阻止奧利華傳揚神的話語。那怕是付上生命,他也要傳揚。 夜深人靜的時候,奧利華會開車進入穆斯林村莊,走在街上,在每家每戶的門前留下聖經。四個月後,他看到了自己工作的成果。   「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以賽亞書 55:11...
也門戰火中的愛情故事

也門戰火中的愛情故事

在老城薩那,一名佩戴面紗的也門婦女(參考圖片) 娜丁*已快將30歲,雖然在也門出生和長大,卻對基督信仰不陌生。她在2015年也門爆發內戰前已接受了主。在大學裡,她認識了一位外國基督徒女士,每週與她一起讀經禱告。上課使娜丁有藉口離家外出,但畢業之後,二人就越來越難見面。後來,這位姊妹離開了也門,而娜丁也陷入孤立無援中。娜丁說:「她離開後,我就再沒有機會與其他基督徒見面了。 家人並不知道她的新信仰,作為嚴苛的穆斯林家庭中的單身女性,她很難獨自外出。「他們嚴格管控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但我心中很渴望與其他基督徒一起參加禱告會並繼續學習。」...
科威特:隨著外來勞工而來的宣教動力

科威特:隨著外來勞工而來的宣教動力

圖像:外來工人聚在一起學習聖經,一起唱歌和祈禱 孕育了伊斯蘭教至聖之地以及最嚴苛政權的阿拉伯半島,是跟從基督最艱難的地方之一,然而神的靈卻以奇妙的方式運行在人們的生命中。我們看到,即使在高壓環境和嚴苛法令之下,仍有無數外國人和本地人開始認識和跟從基督。...
也門基督徒被拒於重要的人道援助

也門基督徒被拒於重要的人道援助

也門的戰爭和人道主義危機在主流媒體的報導不多。因為暴力和糧食缺乏,人民的生活條件惡劣,流離失所的情況嚴重,街上到處是垃圾和流離失所者的棚屋和帳篷。 隨著戰爭在也門持續肆虐,據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評估,如今有超過2200萬也門人急需人道救援,其中840萬人處於餓荒邊緣。而敞開的門研究員亨麗特反復地聽到也門國內的聯絡人說,也門基督徒經常被拒於必須的人道救援的大門外。 戰爭使逼迫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