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失去雙腿的祖芬尼不可能成為一名優秀的足球運動員 敞開的門同工探望了中非共和國的三名男孩(祖芬尼、史蒂芬、妙費拉),他們都是2013年教堂襲擊案中的重傷者。 極端穆斯林在一個星期天向教堂投擲了三枚手榴彈(他們認為政府沒有照顧他們,想要趕走政府),一枚正好落在祖芬尼身旁,讓他失去了雙腿。在教堂另一側爆炸的手榴彈,也分別奪去了他的兩個朋友(史蒂芬和妙費拉)的一條腿。   我不能生氣...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復活的主看見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你看見嗎?

復活的主看見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你看見嗎?

尼日利亞的寡婦呂基雅 無論你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喪偶都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許多人都經歷過悲傷,因悲傷而痛苦和迷失方向。在面對「新冠疫情」這艱難時期,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感同身受。傷痛無處不在,但在尼日利亞,失去丈夫會導致別的嚴重後果:社會和經濟排斥以及貧困。 這就是呂基雅在她丈夫死後的遭遇——因此你的支持可以給脆弱的基督徒寡婦的生活帶來巨大的改變。 逃避襲擊 呂基雅結婚九年,有三個孩子:珍妮花、彭斯、約書亞。第九年,她丈夫病了。可悲的是,他發病僅兩天就死了。當她仍在哀悼之際,伊斯蘭極端分子博科聖地來襲擊她的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