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公然拒絕遵從傳統守寡儀式而招致詛咒

公然拒絕遵從傳統守寡儀式而招致詛咒

参考圖片 萊奧妮是中非共和國東部城鎮班加蘇的45歲寡婦。2017年當她的丈夫去世時,她希望從已故丈夫的家人找到一些安慰,卻被他們要求遵從傳統哀悼儀式。身為基督徒的萊奧妮公然拒絕了,最終換來了完全的疏離和孤立。 萊奧妮的丈夫艾利牧師在班加蘇的使徒教會服侍。他們有五個孩子。即使艾利是來自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他在宣講中經常指出基督徒奉行傳統儀式的錯誤。他不知道這樣會為妻子做成將來的困難。...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國情況)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國情況)

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的研究顯示,針對性別逼迫的情況在埃及、埃塞俄比亞、伊拉克、哥倫比亞和中非共和國尤為普遍。我們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國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婦女在多個層面上暴露於歧視、暴力和敵對威脅。從家庭暴力到近期抬頭的伊斯蘭激進主義,以及政治動盪等更廣泛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婦女的遭遇的背景。明顯地,人們存心利用「宗教與性別的綜合因素」來脅迫和削弱埃及的教會。 埃塞俄比亞(28位)...
中非共和國:基督徒發出代禱請求——已有14人遇害

中非共和國:基督徒發出代禱請求——已有14人遇害

國內流散者難民營內佈滿相似的草屋@CAR東部的卡加班多羅 我們在中非共和國(CAR)的主內家人正發出代禱請求——在布里亞市(Bria)的一個國內流散者難民營,有14位基督徒遭到殘忍殺害。伊斯蘭極端組織「前塞雷卡」武裝份子發動了這次襲擊。 這宗襲擊案發生在距離難民營約1公里處。一位教會領袖說:「被害者包括10個婦女、兩個男人和兩個孩子。我們收到他們遇害的消息,但誰都沒有勇氣立即前往現場尋找遺體。直到今天早晨,才有一些青年前去取回遺體。他們把死者運回營地,然後大家把死者埋葬了。」...
中非共和國:祖芬尼的最新消息

中非共和國:祖芬尼的最新消息

圖像:祖芬尼從醫院回家後坐在輪椅上 2013年4月14日,塞雷卡叛軍向中非共和國首都班基的弟兄福音教會,發射一枚火箭推進榴彈。爆炸令7人死亡,最少33人受傷,包括了三名男孩祖芬尼、史蒂芬和妙費拉。 敞開的門一直陪伴和協助這三名受害兒童,給他們提供義肢,支付學費。 最近我們收到祖芬尼的消息:2月20日,祖芬尼在班基的醫院裡做手術,處理他截肢後生出來的骨頭。可悲的是,這將會是他25歲之前的實際情況。...
中非共和國:我們都在“向前走”

中非共和國:我們都在“向前走”

圖像:“自助小組”的其中一個聚會 這是中非共和國首都班基一條沒有柏油路面的行車路,很長、很多沙塵,也很嘈雜。這條路也是一個街市,兩邊路旁滿是微笑著、流著汗,耐心等候顧客的小販。 這裡不是賺大錢的地方。人們售賣的,只是蔬菜、美食、小吃、肉類、肥皂、膠碗、小傢具、英泥,以及日常所需的各種修理工具。 哈拿*是其中一名小販。她售賣木薯粉,那是當地人的主食。她的貨不多,只有幾個小膠袋的木薯粉,僅足夠讓她買一家人一天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