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從一個房子開始

教會從一個房子開始

家庭教會的秘密聚會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使徒行傳 2:1-4 最近當我們慶祝五旬節重述咆哮的大風、火舌、聖靈的能力時,正好提醒我們:一切都是從一個房子開始。 與此同時,我們近日都經歷過被限制在家裡,這故事更具意義。但是我們應該記住,「家庭教會」一直是一個帶有能力、危險、革命性的團體。...
烏茲別克:疫情使基督徒陷入雙重隔離

烏茲別克:疫情使基督徒陷入雙重隔離

中亞教會製做口罩來分發及藉此機會進行外展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在穆斯林佔多數的烏茲別克,穆斯林歸主者不僅因為信仰而被孤立,現在還面臨失業和歧視。 巴特爾*一家是他們居住的偏遠山區唯一的基督徒。由於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親戚、鄰居和官員都避開他們,巴特爾在家附近找不到工作。這迫使他到別處找工作,以便能養活妻子和四個孩子,其中一個是殘障的。 隨著國家進入疫情封鎖狀態,他們的村莊也被隔離,巴特爾不得不放棄工作。當村委會向最有需要的村民分發食品時,巴特爾一家因為他們的基督教信仰而被忽略了。...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在孟加拉國接受敞開的門緊急援助的受逼迫基督徒 哈拿*是敞開的門在亞洲的合作伙伴,她說:「我們的政府確實努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最偏遠的一些社區的基督徒卻被忽視了。我們將這些援助物資分發給牧師和基督徒領袖們。」哈拿已經幫助數百個基督徒家庭得到重要的食物、藥品和經濟援助,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哈拿說:「這些包裹都是送給牧師和伙伴們的,他們被邊緣化,被忽視。每個包裹都為其社區帶來了希望和憐憫。包裹內有足够的食物和肥皂,至少能讓家庭渡過兩個月。我們計劃再分發幾十份。」 每310港元 可以為新冠病毒疫情封鎖下被孤立受逼迫的一位信徒提供緊急支援...
全球守望名單:逼迫正走向數位化

全球守望名單:逼迫正走向數位化

一名伊朗牧師帶著耳機在筆記本電腦前進行在線事工 想想你的電話,所有這些科技都在你的手中。它偵聽你的聲音指令,知道你的位置,它能識別你的指紋,甚至你的臉孔。 一些政府對這樣的技術非常感興趣。 逼迫正走向數位化。在分析2020年《全球守望名單》(WWL) 的數據時發現的趨勢之一是,政府越來越多地使用閉路電視和人臉識別等技術來監控其社會中的「顛覆」分子,情況令人不安。 瀏覽《全球守望名單》以及如何支持受逼迫的家人...
車臣的法蒂瑪: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好,沒有噩夢,也沒有不好的思想。

車臣的法蒂瑪: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好,沒有噩夢,也沒有不好的思想。

前往車臣格羅茲尼的路上 北高加索是穆斯林主導地區,激進伊斯蘭文化氛圍濃厚。自2015年以來,伊斯蘭國一直在這裡活動,對抗俄軍,試圖建立穆斯林酋長國。許多穆斯林歸主者為了安全而逃離高加索地區,那些留下來的信徒常常把信仰保密,被發現的人可能會被軟禁,以使他們返回伊斯蘭教。 然而,也有穆斯林歸主者聚集在一起,拿出勇氣與他人分享信仰。車臣的法蒂瑪得到基督徒朋友的邀請,參加了一個秘密的家庭聚會後信了主。...
柏林圍牆倒塌30年

柏林圍牆倒塌30年

柏林查理檢查站 1989年11月10日(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柏林圍牆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敞開的門的創辦人安得烈弟兄是首批通過「查理檢查站」的人之一。他對隔離牆的影響記憶猶新:「難民潮一夜之間就停止了。沒有出路,沒有人能逃脫。結果是一波自殺浪潮,包括一些失去了希望的福音派牧師。」 1989年11月9日,世界發生了變化。柏林圍牆是東西方分裂最明顯的標誌,隨著人們對自由的渴望而被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