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教會一瞥

被禁教會一瞥

在中亞,政府官員鎮壓所有基督徒活動,監視和逮捕任何表現出「可疑」宗教行為的人。 但是,隱藏在當局的監視之下,有一個秘密的教會崇拜正在進行,而且充滿了孩子。 在這個國家(出於安全原因無法透露名稱)與16歲以下的任何人分享福音是非法的。 這個秘密教會位於一個安靜的居民區,藏在一座破舊不堪的老建築內。會友花數小時前往聚會,他們帶著家人來聽耶穌的事,孩子們一起吃東西,難得有機會學習聖經。 中亞一位女孩在她的家庭教會裡看鼓勵信件 聚會從敬拜開始。教會領袖庫爾班*的聲音洪亮,他不害怕有人在外面聽見。有人分享神的話語,然後是會眾公開分享。...
教會從一個房子開始

教會從一個房子開始

家庭教會的秘密聚會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使徒行傳 2:1-4 最近當我們慶祝五旬節重述咆哮的大風、火舌、聖靈的能力時,正好提醒我們:一切都是從一個房子開始。 與此同時,我們近日都經歷過被限制在家裡,這故事更具意義。但是我們應該記住,「家庭教會」一直是一個帶有能力、危險、革命性的團體。...
烏茲別克:疫情使基督徒陷入雙重隔離

烏茲別克:疫情使基督徒陷入雙重隔離

中亞教會製做口罩來分發及藉此機會進行外展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在穆斯林佔多數的烏茲別克,穆斯林歸主者不僅因為信仰而被孤立,現在還面臨失業和歧視。 巴特爾*一家是他們居住的偏遠山區唯一的基督徒。由於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親戚、鄰居和官員都避開他們,巴特爾在家附近找不到工作。這迫使他到別處找工作,以便能養活妻子和四個孩子,其中一個是殘障的。 隨著國家進入疫情封鎖狀態,他們的村莊也被隔離,巴特爾不得不放棄工作。當村委會向最有需要的村民分發食品時,巴特爾一家因為他們的基督教信仰而被忽略了。...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在孟加拉國接受敞開的門緊急援助的受逼迫基督徒 哈拿*是敞開的門在亞洲的合作伙伴,她說:「我們的政府確實努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最偏遠的一些社區的基督徒卻被忽視了。我們將這些援助物資分發給牧師和基督徒領袖們。」哈拿已經幫助數百個基督徒家庭得到重要的食物、藥品和經濟援助,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哈拿說:「這些包裹都是送給牧師和伙伴們的,他們被邊緣化,被忽視。每個包裹都為其社區帶來了希望和憐憫。包裹內有足够的食物和肥皂,至少能讓家庭渡過兩個月。我們計劃再分發幾十份。」 每310港元 可以為新冠病毒疫情封鎖下被孤立受逼迫的一位信徒提供緊急支援...
柏林圍牆倒塌30年

柏林圍牆倒塌30年

柏林查理檢查站 1989年11月10日(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柏林圍牆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敞開的門的創辦人安得烈弟兄是首批通過「查理檢查站」的人之一。他對隔離牆的影響記憶猶新:「難民潮一夜之間就停止了。沒有出路,沒有人能逃脫。結果是一波自殺浪潮,包括一些失去了希望的福音派牧師。」 1989年11月9日,世界發生了變化。柏林圍牆是東西方分裂最明顯的標誌,隨著人們對自由的渴望而被拆除。...
從養蜂場到復康中心

從養蜂場到復康中心

敞開的門(澳洲)行政總裁邁克·戈爾中亞探訪日誌 今天我們要帶大家看一個養蜂項目,看敞開的門支持者如何促進福音在中亞的擴展。 在中亞地區,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暴力和共產主義的無情壓力,使追隨耶穌變得極其困難。敞開的門的願景一直是加強當地教會,使教會在社區中繼續成為耶穌的手和腳。 養蜂場 為了到達養蜂場,我們開車穿過該國風景如畫的山區,經過幾個偏遠的村莊,其中一些村莊踐行瓦哈比伊斯蘭教(一種極端保守和禁慾的教派),孩子在外面玩耍,農場動物在街上隨意走動。最後,我們來到了位於山坡上的養蜂場,俯瞰著多個伊斯蘭村莊和鄉鎮。 罪犯成為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