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懊悔與排斥中站起來

從懊悔與排斥中站起來

艾莉絲和穆盧肯是來自埃塞俄比亞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們有兩個小孩,「貧窮和逼迫」為他們帶來難以想像的艱難抉擇。在極度絕望中,他們屈服於當地穆斯林的空頭承諾,事後他們深感懊悔。你們為新冠疫情的及時支援提供給他們迫切需要的鼓勵和團契情誼。

單親媽媽阿雅安的母親節信息

單親媽媽阿雅安的母親節信息

阿雅安在肯尼亞的內羅畢人口稠密,以穆斯林為主的基亞米科定居點,有一家小型路邊咖啡館。這位四個孩子的單身媽媽說:「去年齋戒月,我的咖啡館遭到穆斯林鄰居的襲擊和破壞。我很傷心,害怕無能力養活孩子。」 「他們打碎了我的餐具、桌子和長凳,偷走了我的煤氣灶、食物和金錢。我的前途一片黯淡,我們勉强度日。但我對神的信心使我充滿希望,我知道神會為我而戰。幾個月後,我用積蓄重新開始,生意開始好轉。我們有飯吃,我的孩子可以回學校。」...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保羅在厄立特里亞牢房渡過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羅在厄立特里亞牢房渡過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羅*40多歲,已是一頭灰白髮,對於同齡的人來說,他皮膚的皺紋令人吃驚。他很瘦,從毛絨外套的袖子裡伸出來的手臂看起來太脆弱了。他的話源源不斷,只有短暫的停頓,他有很多話要說——關於他信主之前的絕望;被一個不信者指向救主;因拒絕放棄信仰和盼望而在監獄裡受苦十年。 保羅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長大。長大後離家,在遙遠的一個軍營裡找到了技術工作。 但保羅患了嚴重的抑鬱症,工作、收入和地位都不能帶來任何安寧。「我無法表達我所經歷的痛苦。我以為魔鬼想把我逼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