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阿雅安的母親節信息

單親媽媽阿雅安的母親節信息

阿雅安在肯尼亞的內羅畢人口稠密,以穆斯林為主的基亞米科定居點,有一家小型路邊咖啡館。這位四個孩子的單身媽媽說:「去年齋戒月,我的咖啡館遭到穆斯林鄰居的襲擊和破壞。我很傷心,害怕無能力養活孩子。」 「他們打碎了我的餐具、桌子和長凳,偷走了我的煤氣灶、食物和金錢。我的前途一片黯淡,我們勉强度日。但我對神的信心使我充滿希望,我知道神會為我而戰。幾個月後,我用積蓄重新開始,生意開始好轉。我們有飯吃,我的孩子可以回學校。」...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保羅在厄立特里亞牢房渡過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羅在厄立特里亞牢房渡過十年的盼望之旅

保羅*40多歲,已是一頭灰白髮,對於同齡的人來說,他皮膚的皺紋令人吃驚。他很瘦,從毛絨外套的袖子裡伸出來的手臂看起來太脆弱了。他的話源源不斷,只有短暫的停頓,他有很多話要說——關於他信主之前的絕望;被一個不信者指向救主;因拒絕放棄信仰和盼望而在監獄裡受苦十年。 保羅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長大。長大後離家,在遙遠的一個軍營裡找到了技術工作。 但保羅患了嚴重的抑鬱症,工作、收入和地位都不能帶來任何安寧。「我無法表達我所經歷的痛苦。我以為魔鬼想把我逼瘋。」...
索馬里的牧羊人見到耶穌的異象

索馬里的牧羊人見到耶穌的異象

「儘管我想告訴全世界我是基督徒,但我沒有,因為我擔心自己的性命。但是神讓我能够在這種孤立中存活。」 — 哈桑*(索馬里的穆斯林歸主者)   哈桑的父親奧馬*是索馬里的一個目不識丁的牧羊人,在一次放羊的時候,他看見了耶穌的異象。哈桑告訴我們:「在這些異象中,基督向他顯現,說:『我是爾撒(耶穌),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 當奧馬選擇跟隨耶穌時,他遭到了大砍刀的殘酷襲擊,至今仍留有傷疤。當哈桑也决定成為基督徒時,雖然沒有遭受父親那樣的殘酷逼迫,還是受到社區的排斥和侮辱,讓他感到被隔絕和孤單。...
《全球守望名單》2020 概述

《全球守望名單》2020 概述

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蘭卡,基督徒承受著高度壓力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館遭受襲擊,釀成250多人喪生,其中包括45名兒童;超過500人受傷。 在菲律賓南部霍洛島一個村莊的天主堂,20人遭炸彈炸死。 在中國,國家認可和「地下」教會至少在23個省受到騷擾或關閉。在新壃,已知至少有一所國家認可教會要求聚會者排隊進行人臉識別檢查。 在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暴力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了教會領袖,綁架家人以勒索贖金,並燒毀了教堂和學校。...
不是天堂

不是天堂

東非的斯瓦希里海岸是一個充滿異國情調的渡假勝地,但對於當地的少數基督徒來說,卻是一個充滿敵意和危險的居住地。敞開的門同工艾格蘭*最近去過。 一陣和暖的風吹過棕櫚樹,歡迎我來到肯尼亞海岸,感覺如同在天堂之門。在機場外,我登上小船,穿過狹窄的海峽到拉穆島,進到深藍色的海洋世界。 浪濤時而把船兒翻來翻去。靠岸時,島上碧綠的海水,白色的海灘和茅草覆蓋的斯瓦希里房屋在凝望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