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在孟加拉國接受敞開的門緊急援助的受逼迫基督徒 哈拿*是敞開的門在亞洲的合作伙伴,她說:「我們的政府確實努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最偏遠的一些社區的基督徒卻被忽視了。我們將這些援助物資分發給牧師和基督徒領袖們。」哈拿已經幫助數百個基督徒家庭得到重要的食物、藥品和經濟援助,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哈拿說:「這些包裹都是送給牧師和伙伴們的,他們被邊緣化,被忽視。每個包裹都為其社區帶來了希望和憐憫。包裹內有足够的食物和肥皂,至少能讓家庭渡過兩個月。我們計劃再分發幾十份。」 每310港元 可以為新冠病毒疫情封鎖下被孤立受逼迫的一位信徒提供緊急支援...
「我們感謝您考慮照顧我們」:治療北韓的病人

「我們感謝您考慮照顧我們」:治療北韓的病人

儘管南韓爆發的冠狀病毒疫情造成了嚴重問題,但北韓仍否認其國內有任何病例。 北韓的醫療條件很差,很少有訓練有素的醫生。儘管官方的醫療保健是免費的,如果你去看醫生,也可能要支付費用。醫生經常得不到薪水,或者薪水很低。 如果有人生病了,他的家人通常會去 jangmadang(黑市)找賣藥的人,這些藥通常沒有標籤,成分也不知道。這名家人描述了症狀,然後從賣家那裡得到「醫療建議」以及據稱有幫助的藥物。但賣家不是醫學專業人士,也沒有各種藥物。...
北韓:冠狀病毒的毀滅性影響

北韓:冠狀病毒的毀滅性影響

我們在北韓的弟兄姊妹正面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請為他們的保護和適切的醫療服務禱告。 脫北者趙提摩太*清楚知道,病毒性疾病對該國貧困人口來說是多麼危險。他說:「如果北韓真的有人感染了冠狀病毒,這將產生嚴重影響。這個國家幾乎沒有醫療設施和藥品。這也是霍亂和非典型肺炎(SARS)導致北韓街頭許多脆弱兒童死亡的原因之一。我是其中一個感染霍亂的孩子,當時在等待死亡,沒有食物和藥品。」...
為什麼北韓仍然在《全球守望名單》排名第一?

為什麼北韓仍然在《全球守望名單》排名第一?

(逃離北韓的趙提摩太*的觀點;他也解釋了圍繞北韓領導人的個人崇拜如何導致基督徒遭受極端逼迫。) 我出生於1980年代末的北韓,當時北韓受到圍繞領導人金氏家族的個人崇拜的嚴重控制。像每一個北韓人一樣,我心裡信奉金氏家族為神明。從幼兒園起,我就請求父母帶我去看金氏雕像,我甚至會為了雕像上的一粒微塵而哭泣。(據估計,北韓有3萬至5萬座紀念金氏的紀念碑)1994年7月7日,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去世時,我哭了一整天,因為我真心相信他是我的祖父,也是所有北韓人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