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疫情下禱告的四方面

東南亞疫情下禱告的四方面

南亞和東南亞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封鎖的重創。工廠停止運營,小型企業倒閉,來自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被迫放棄信仰,以換取食物和基本用品。敞開的門在東南亞的伙伴山姆*弟兄說:「當你看到人們僅僅因為沒有食物而回到過去的信仰時,確實令人痛心。」 在疫情期間,你可以在四方面為敞開的門在東南亞的工作禱告。 1. 為基督的身體禱告 山姆弟兄說:「我們屬於同一個基督的身體。無論我們是在西方還是東方,無論我們是否有能力自給自足,我們都屬於基督的身體。因此,我們需要彼此照顧,特別是在這種緊急情況下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2. 祈求神消滅病毒...
敞開的門在疫情期間救助超過十萬人

敞開的門在疫情期間救助超過十萬人

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健康危機,但對世界上許多貧困人口而言,這也是糧食和基本需求的危機。當各國關閉邊界,使社會和經濟陷入停頓時,許多臨時工和其他生活在貧困中的人立即陷入困境。社會停擺,窮人無法工作或賺取他們賴以生存的每日工資。 基督徒當然也受到影響。可憐的基督徒發現他們購買基本用品和必需品的能力幾乎在一夜之間消失了。 再者,許多基督徒遭受雙重打擊。 在逼迫基督徒的地方,基督徒經常在政府援助和救濟上受到歧視。來自孟加拉國、印度、印度尼西亞、尼日利亞和其他地方的信徒都說同樣的話:他們被告知不會得到食物或醫療援助,因為他們是基督徒。...
敞開的門合作伙伴在越南提供食物援助時受到制止

敞開的門合作伙伴在越南提供食物援助時受到制止

感謝你的祈禱和支持,越南的弱勢基督徒從敞開的門伙伴那裡獲得了糧食援助。但是,過程並不是沒有風險的。 為避免大規模聚集和逼迫者的注意,伙伴們請18個家庭的代表(早前報導)到一名會友家中領取口糧。 但是僅在15分鐘後,包括部落領袖,宗教事務鎮負責人,兩名警察和一些官員出現了。他們要求伙伴們停止分發糧食,並詢問他們幫助的來源。 其中一位伙伴福姆*牧師勇敢地告訴他們:「我們的教會捐贈了這些大米,以幫助他們渡過這個艱難時期。他們因為是基督徒而受到歧視,無法從你們獲得援助,因此我們的教會決定幫助他們。你們為什麼要阻止我們呢?」...
薩滿巫師成為牧師

薩滿巫師成為牧師

前薩滿祭司沙旺*現在是老撾北部一牧者 沙旺居住在一個信奉萬物有靈論的村莊,被老撾政府宣傳為一個旅遊勝地,以出口優質綠茶、竹紙和薩滿教儀式而聞名。如果你參觀他的村莊,你不會想到在展覽部落向鬼魂、神靈和薩滿教禮儀致敬的博物館背後,有一個擁有近百名會友的教會。這就是沙旺多年來牧養的教會。 作為巫師的人生 但是沙旺並非一直跟隨耶穌。他曾經是一位受到社區尊敬的薩滿巫師,因為他有能力召喚神靈並帶來奇蹟和運氣。...
越南:在疫情危機期間,有18個基督徒家庭被排除在援助範圍之外

越南:在疫情危機期間,有18個基督徒家庭被排除在援助範圍之外

越南大叻市的市場 越南為遏止新冠病毒疫情而在全國實行的封鎖措施於4月23日解除,一些人已經開始恢復正常生活。但是政府和一些慈善組織仍然在全國各地提供支援,特別是那些低收入或在封鎖期間失業的人。 來自與中國接壤的越南北部地區的18個基督徒家庭(總共107人,包括老人和兒童)應得到此項援助,卻未能得到。這些支援是通過地方當局提供的。 相反,當局告訴他們:「你們是基督徒,你們的神會照顧你們的家人!政府不會負責任的!」...
緬甸羅興亞人無處為家:禱告同行14天

緬甸羅興亞人無處為家:禱告同行14天

孟加拉國羅興亞難民營中的兒童 羅興亞人是緬甸若開邦的少數民族。他們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和語言,並且主要是穆斯林。2016年初,估計有一百萬羅興亞人居住在緬甸,但在緬甸安全部隊開展種族清洗運動後,人口大幅下降。 為了躲避大規模殺戮和暴行,羅興亞人逃到鄰國,有的是陸路,有的是海上。羅興亞人中有一小群基督徒,但由於他們的穆斯林背景,這些信徒不僅遭到本國的拒絕,也遭到本族的拒絕和逼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