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的門在疫情期間救助超過十萬人

敞開的門在疫情期間救助超過十萬人

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健康危機,但對世界上許多貧困人口而言,這也是糧食和基本需求的危機。當各國關閉邊界,使社會和經濟陷入停頓時,許多臨時工和其他生活在貧困中的人立即陷入困境。社會停擺,窮人無法工作或賺取他們賴以生存的每日工資。 基督徒當然也受到影響。可憐的基督徒發現他們購買基本用品和必需品的能力幾乎在一夜之間消失了。 再者,許多基督徒遭受雙重打擊。 在逼迫基督徒的地方,基督徒經常在政府援助和救濟上受到歧視。來自孟加拉國、印度、印度尼西亞、尼日利亞和其他地方的信徒都說同樣的話:他們被告知不會得到食物或醫療援助,因為他們是基督徒。...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新冠病毒:亞洲的危機與救助

在孟加拉國接受敞開的門緊急援助的受逼迫基督徒 哈拿*是敞開的門在亞洲的合作伙伴,她說:「我們的政府確實努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最偏遠的一些社區的基督徒卻被忽視了。我們將這些援助物資分發給牧師和基督徒領袖們。」哈拿已經幫助數百個基督徒家庭得到重要的食物、藥品和經濟援助,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哈拿說:「這些包裹都是送給牧師和伙伴們的,他們被邊緣化,被忽視。每個包裹都為其社區帶來了希望和憐憫。包裹內有足够的食物和肥皂,至少能讓家庭渡過兩個月。我們計劃再分發幾十份。」 每310港元 可以為新冠病毒疫情封鎖下被孤立受逼迫的一位信徒提供緊急支援...
穆斯林政治家說,馬來語聖經對穆斯林沒有威脅

穆斯林政治家說,馬來語聖經對穆斯林沒有威脅

敞開的門透過當地伙伴支持的東馬青年營-桌上的馬來語聖經 最近,一名穆斯林政治家諾萊拉(Norlela Ariffin)在檳城立法會上表示,不應將馬來語聖經(Alkitab)視為對穆斯林信仰的威脅。她說:「我們不希望穆斯林害怕僅僅因為觸摸聖經,他們就會立即成為叛教者,這是不正確的。」 當地報紙The Malay Mail於11月4日報導的了這一消息,引發臉書上很多討論,有人稱讚她。有人評論說:「諾萊拉,做得好,我相信你所做的對改善馬來西亞的種族和諧非常重要。我們都支持你。」...
暴力、隱藏和複雜:基督徒婦女在充滿敵意的地區裡生活

暴力、隱藏和複雜:基督徒婦女在充滿敵意的地區裡生活

作者:伊麗莎白 (Elizabeth Lane Miller) 、海倫娜 (Helene Fisher) 受逼迫基督徒婦女的面孔,訴說著她們在深處的個人故事。有時候你會看見恐懼;有時候你會看見痛苦。但是,你通常只會看見關於盼望、喜樂和平安的故事。當你遇見佩茜斯*、恩娜*和曼蘇麗*,你不會明顯地看見她們的掙扎或疑惑;她們臉上的喜悅和平靜,可能會讓你以為她們的一切都很好。假若我們能夠明白她們所處地區的逼迫背景,然後再聽她們的故事,我們將會有全新的觀點來理解基督徒婦女在充滿敵意的地區裡的生活。...
羅拉不能夠邀請父母參加自己的婚禮

羅拉不能夠邀請父母參加自己的婚禮

(羅拉為信仰和家庭奮鬥——她的信仰如此秘密,甚至無法邀請家人參加自己的基督教婚禮) 「我見過羅拉*,我的記憶卡裡保存著她的照片,但我無法公開她的臉孔,我不能透露她的身份。因為這樣會給她帶來生命危險,她可能會因為她所做的事而遭受逼迫和囚禁。」(茱莉亞*旅行攝影師) 羅拉是馬拉西亞第一位來自穆斯林背景、卻被按立為牧者的原住民女性。由於她的出生身份是穆斯林,所以相信基督是違法的,更談不上以正式身份侍奉主。 由於馬來西亞法律禁止任何人向原住民傳福音,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敢於向羅拉分享耶穌白白的救恩。然而神卻沒有忘記她。...
與他們一同禱告

與他們一同禱告

全球為受逼迫基督徒禱告日 全球為受逼迫基督徒禱告日(IDOP),是為受逼迫教會每年一次的禱告日。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會在11月預留一天,與那些因信仰受逼迫的弟兄姊妹在禱告中聯合起來。今年的禱告日期為11月11日。 我可以在另一天舉行 IDOP 嗎? 當然可以!你可以為你的教會、學校或小組,選擇另一個日子在禱告中記念受逼迫的教會。 今年 IDOP 的禱告焦點是⋯⋯ 敞開的門邀請你跟我們一起記念那些為福音被囚的弟兄姊妹。 我要怎樣舉行 ID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