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約瑟在絕境中的信心

伊拉克:約瑟在絕境中的信心

約瑟在 Saint-Mary al-Tahira Church 教堂的門口 IS可以摧毀我們的建築,但他們永遠無法摧毀教會。 伊拉克的克拉克斯,2018年11月。18歲的約瑟在昏暗的教堂中漫步。他的步伐緩慢,每隔一段時間就停下來,凝視著塵土飛揚的地下。也許他是在回想離開時的教堂:生氣勃勃和富有色彩。現在,天花板被火燒黑了,牆壁上佈滿了伊斯蘭國(IS)塗鴉。在IS用作射擊場兩年後,教堂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東西。解放後,約瑟是返回克拉克斯的30%居民之一。 在發生的一切之後,約瑟如何繼續他的生活?  ...
特別為穆斯林歸主者而作的10項禱告

特別為穆斯林歸主者而作的10項禱告

圖片:一名生命改變、熱愛神話語的穆斯林歸主者 這些受逼迫的基督徒很可能就是基督教的未來。你可以怎樣鼓勵和支持他們,讓他們持守信仰並靈命成長? 阿巴斯*是索馬里基督徒,他信主的決定改變了他的一生。阿巴斯的家人和他的社會,都因為他背棄伊斯蘭信仰而要懲罰他。阿巴斯屬於我們稱為「穆斯林歸主者-MBB」的一員;這些人從小就是穆斯林,後來才改信基督教。在世界各地,MBB都在快速增長,有些地方更是爆炸性地增長。...
敘利亞的16人浸禮,一個生死攸關的決定

敘利亞的16人浸禮,一個生死攸關的決定

三年前,敘利亞教會幾乎已死,不復存在。伊斯蘭國武裝份子造成的惡性內戰和入侵,威脅了基督教的存在。但我們的合作伙伴在這二千萬人口的國家,表示這情況已起變化,並不斷轉化。神正回應世界各地祂子民的禱告和呼求去復興敘利亞教會,並展示祂的憐憫和能力去復興和重建。 戰爭期間,教會得到增長,許多穆斯林在這個曾經是伊斯蘭國主要據點的中東國家遇見了基督。為了幫助基督徒 (特別是初信者)...
在伊斯蘭國離去後,為基督徒的復原和未來的10項有力禱告

在伊斯蘭國離去後,為基督徒的復原和未來的10項有力禱告

克拉克斯私立學校聖約瑟小學的一名學童;該校由敞開的門支持的當地合作伙伴營運。 2014年,伊斯蘭國(ISIS)入侵之後,佔領了伊拉克和敘利亞許多大都會和小城鎮,世界人民表達了對中東教會未來存亡的關注。ISIS的「使命」很簡單——徹底摧毀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基督教會。 隨著有關暴行的報導進入人們視野,全球億萬基督徒 (你可能也是其中一員) 動員起來為中東基督徒禱告,我們記掛著這些地區——它們是耶穌在世上服侍時最早被福音觸及的地方,而教會從此就一直存在於那裡。...
伊朗:艾斯特被迫在耶穌和祖國之間作選擇

伊朗:艾斯特被迫在耶穌和祖國之間作選擇

艾斯特*黝黑的長髮披到肩膀下很多。她身材嬌小,穿著深藍色連衣裙和棕色鞋子。她沈默、謹慎而害羞,像耳語一般輕輕走過房間。我們剛剛吃完一頓 ghomeh sabzi——用羊肉、墨西哥豆、雲豆、蔬菜和酸橙製成的傳統伊朗燉菜。在場的另一位伊朗婦女蘇芮說:「你如果不喜歡 ghormeh sabzi,就當不了伊朗人。」我們都笑了。飯菜真美味。 顯然艾斯特和蘇芮都深愛自己的祖國,倘若她們在祖國有敬拜耶穌的自由,她們仍會留在伊朗。然而在這個說波斯語的世界裡,當基督徒是很危險的。...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國情況)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二部份:各國情況)

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的研究顯示,針對性別逼迫的情況在埃及、埃塞俄比亞、伊拉克、哥倫比亞和中非共和國尤為普遍。我們在此可以快速了解一些國家的基督徒女性的遭遇。 埃及《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6位 埃及的基督徒婦女在多個層面上暴露於歧視、暴力和敵對威脅。從家庭暴力到近期抬頭的伊斯蘭激進主義,以及政治動盪等更廣泛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因素,都塑造了埃及基督徒婦女的遭遇的背景。明顯地,人們存心利用「宗教與性別的綜合因素」來脅迫和削弱埃及的教會。 埃塞俄比亞(28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