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孤單初信者的信心之旅

利比亞:孤單初信者的信心之旅

利比亞只有150名已知的當地基督徒。利比亞人都被視為穆斯林,所以,在利比亞人民的心目中,利比亞人離開伊斯蘭教是不可能的。當初信者向人談論耶穌時,他們的麻煩便會真正開始。 在這個國家的人口動態中,基督徒只是極少的一群。所有初信者最初都是孤立的信徒,因為他們是藉異夢,或者基督教電視台或網站信主。當他們歸信基督,他們得找方法保守秘密,不讓家人知道,也要找方法過正常的生活。 所以最初的時候,沒有人會意識到這些初信者是基督徒。從外在來說,他們繼續以穆斯林的身份生活。他們去清真寺祈禱,但在他們心裡,他們是向耶穌禱告,而不是作穆斯林式的禱告。...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一部份)

黑暗的現實:73國基督徒婦女每天面臨不為人知的逼迫(第一部份)

尼日利亞的艾莎 兩年前,28歲的艾莎(育有3名孩子)面對著一群富拉尼伊斯蘭武裝份子——她位於尼日利亞(2019年《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12)北部的卡諾社區遭到襲擊,襲擊者闖進了她的家。他們看到屋裡有一本聖經,就認定艾莎的丈夫是牧師。他們立即抓住他並將他帶走,然後要求與艾莎做愛。當她拒絕時,他們就毒打她,緊接著兩個人強暴了她。...
利比亞的逼迫:“你信什麼教?”

利比亞的逼迫:“你信什麼教?”

圖像:外來非洲工人的聖餐聚會 @ 利比亞首都黎波里 安東尼奧•埃斯佩雷斯和他的兩個同事被戴著面具的男子綁架了。安東尼奧是來自菲律賓的移民勞工,入境時以穆斯林身份註冊,心想這會使自己在利比亞生活得容易一些。 “你信什麼教?” 兩個朋友在綁匪面前自稱為穆斯林,安東尼奧本可以作出同樣的回答,但他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卻感到無法否認自己的神。 安東尼奧說:“我是基督徒”。 那兩個朋友被放走,上了一輛小貨車離開了。綁匪先是割下了安東尼奧的雙唇,然後迫他跪下,接著又割下了他兩條大腿內側的肉。最後他們砍了他的頭。 利比亞《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7...
埃及基督徒在店外被殺

埃及基督徒在店外被殺

圖像:一名信徒手腕上的科普特十字紋身 1月13日(星期六),再有一名基督徒在西奈北部省阿里什被殺害。巴塞姆(Bassem Shehata Haraz)去年為了躲避針對基督徒的暴力襲擊,他在2017年2月逃離家園,6個月前才回到了阿里什。 1月13日,他關好店鋪後,便和另外兩個人一起回家。他們被武裝人員擋住,那些人看到巴塞姆的手腕上的一個十字紋身,問他是否是基督徒。當巴塞姆回答說他是的時候,他們就開槍了,並告訴另外兩名男子離開現場。...
「爸爸,大家為什麼用石頭打我們?」

「爸爸,大家為什麼用石頭打我們?」

圖像:北非街上的一對父子 (圖像只供參考) 一顆石頭差點打中西門(化名)的臉,讓這個小男孩嚇了一跳。他緊緊抓著父親的手,行走在這個北非小鎮的街頭。不一會兒,又一塊石頭朝他們飛了過來。還好他們及時躲開了。所幸今天沒有被石頭打中,不過他們並不總是那麼幸運。 西門嚇壞了。他挨近爸爸,抬起棕色的大眼睛看著父親。父親也低頭看他。「我們回家吧,兒子。」西門難以掩飾失望之情。父子倆原本想在撒哈拉沙漠邊陲酷熱的天氣裡一起去吃冰淇淋。然而父親穆斯里赫此時已感到情況不妙,便立即轉身走上最近的回家路線。他知道兒子不高興了,但毫無選擇。...
利比亞信徒~形容信仰歷程是「爭戰」

利比亞信徒~形容信仰歷程是「爭戰」

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以賽亞書57:15)   利比亞一名改皈者憶述,當初發現古蘭經內容自相矛盾,促使他踏出第一步,另闢屬靈蹊徑。「在古蘭經裡,我看見仇恨和敵對心態,鼓吹極端主義,要對付所有非穆斯林。」他開始質疑伊斯蘭教是否真的源於神,他說:「我苦苦掙扎四年,當時我恨自己,也恨神,企圖忘記祂…但神沒有忘記我!你問我怎樣認識基督?實情是祂彰顯自己,讓我認識祂!」 神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