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結束了30年的伊斯蘭法律-歷史性舉動廢除了因離開伊斯蘭教的死刑

蘇丹結束了30年的伊斯蘭法律-歷史性舉動廢除了因離開伊斯蘭教的死刑

經過30年的伊斯蘭法律治國之後,蘇丹過渡政府為這個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作出了歷史性决定-取消伊斯蘭教作為國家的官方宗教。這一革命性舉措是領導人與叛軍組織簽署的和平協議的一部分。這也是蘇丹教會長期禱告下的成果。蘇丹前獨裁者奧馬爾·巴希爾於1989年掌權後,實施並嚴格執行伊斯蘭法律,教堂被政府拆除或沒收,信徒遭到逮捕和酷刑。如果有人想離開伊斯蘭教跟隨耶穌,那就被認為是叛教,是非法的,應判處死刑。...
蘇丹廢除對脫離伊斯蘭教的死刑

蘇丹廢除對脫離伊斯蘭教的死刑

蘇丹政府廢除了脫離伊斯蘭教的死刑。這是基督徒祈禱的果效,但一些强硬派似乎會抵抗。 經過30多年的伊斯蘭統治,蘇丹提出了廣泛的改革方案,其中包括禁止鞭刑的懲罰,以及廢除「叛教法規」針對任何放棄伊斯蘭教的人的死刑。 撒哈拉以南非洲問題的敞開的門專家說:「敞開的門對蘇丹作出這重大改變的消息十分感恩。這是對世界各地基督徒多年迫切祈禱的回應,我們讚揚政府顯示出堅定的決心,確保尊重所有蘇丹公民的人權,不論其信仰、性別或種族。」 蘇丹在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上排名第7 ,長期以來有逼迫基督徒、監禁教會領袖和關閉教會的歷史。...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召喚逼迫者歸向基督

召喚逼迫者歸向基督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停止為逼迫者禱告 尤素福*(29歲)來自薩赫勒地帶的一個國家。他在穆斯林家庭長大,年輕時到蘇丹學習伊斯蘭法,直到2015年。此後,他畢生致力於把《古蘭經》教授給兒童。尤素福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穆斯林神職人員,他為自己多次閱讀整本《古蘭經》而感到驕傲。 2017年,他的獻身精神更進一步:他加入了一個叛軍組織,前往利比亞作戰。去年初,他的組織為一次襲擊做好了準備。對尤素福來說,這是另一次取得成功的機會。「這個地區有一座教堂⋯⋯我决心摧毀那座教堂。」...
北非教會需要你的迫切祈禱

北非教會需要你的迫切祈禱

阿爾及利亞穆斯林歸主者的洗禮 來自北非,也代表來自穆斯林背景的教會領袖和基督身體的成員的問候。 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突尼西亞(以及毛里塔尼亞和利比亞)的穆斯林歸主者教會受到來自內外的非常嚴重的壓力。我們越來越察覺到,重要的原因在於教會領袖之間的分歧、權力遊戲、金錢追逐和外來提供的金錢,這導致失去了照顧羊群的觀念。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令人鼓舞的事:年輕的穆斯林歸主者領袖站起來,熱心照顧初信和年輕的信徒、廣傳福音,並且認真對待聖經的教導和領導。...
說唱歌手在耶穌裡找到人生意義

說唱歌手在耶穌裡找到人生意義

納迪爾*放棄了壞習慣,面對家人的拒絕,但也照亮了北非孤單的基督徒。 教會領袖納迪爾從前過著與呼召背道而馳的生活。 28歲的納迪爾從前是個說唱歌手,與許多西方年輕人一樣過著放縱的生活,抽大麻、喝酒、喜歡去夜店。 然而隨著一場友情的破裂,他放棄了這一切。 他沒想到這竟成了人生的轉折點。這幫助他找到了人生的呼召,但也使他被家人棄絕。 10年前,納迪爾仍然讀著古蘭經,去清真寺禮拜。但隨著進入說唱圈之後,他很快就放棄了這一切。 他回顧這段日子:「我走向說唱的第一步也是我走向大罪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