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雅娜達以愛來撫平孩子的傷痛

伊雅娜達以愛來撫平孩子的傷痛

伊雅娜達的女兒瓦拉西尼大約一歲。瓦拉西尼和哥哥盧卡是在母親被博科聖地囚禁近四年期間懷上的。 伊雅娜達還是個14歲孩子時,在一次科博聖地襲擊她的城鎮時被綁架。她被奴役,在某種程度上她結了婚。「我懷孕了,並且在生完兒子一陣子之後又再次懷孕⋯⋯我忍受著如此多的痛苦、饑餓和虐待。」 在2018年的一個晚上,當她懷著女兒大約兩個月時,她逃脫了。 「我帶著盧卡往森林裡跑,頭也不回!我整夜都在逃跑。」直至她遇到了一名幫助她的士兵,四個月後,她與家人團聚。他們高興地歡迎她回家。   伊雅娜達三個月後生下了女兒,給她取名為瓦拉西尼...
博科聖地逃脫者恩慈在尼日利亞難民營成為寡婦

博科聖地逃脫者恩慈在尼日利亞難民營成為寡婦

恩慈和女兒莉希拉 恩慈需要你的禱告。她曾被博科聖地組織綁架,也是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為綁架倖存者開辦的廣泛創傷護理計劃的受惠者。最近,她的丈夫懷疑因腎功能衰竭去世,令她再次遭受重創。恩慈現在是六個孩子的唯一供養者,他們繼續住在尼日利亞北部邁杜古里的一個國內難民營。 恩慈原籍尼日利亞北部博爾諾州的古薩。2014年的一天,恩慈和她的丈夫走在路上的時候遇上了博科聖地。恩慈因剛生下孩子而仍然很虛弱,她被俘虜了。博科聖地告訴她她的丈夫死了,但事實上他成功逃脫。 恩慈被博科聖地囚禁了3年多。...
為尼日利亞基督徒帶來幫助和醫治

為尼日利亞基督徒帶來幫助和醫治

尼日利亞東北部的澤哥拉遭博科聖地多次襲擊,大受影響。無論你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喪偶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許多人都經歷過悲傷,嘗過痛苦,迷失方向——新冠病毒疫情讓我們多了一分理解和共嗚。悲傷無處不在,但在尼日利亞,喪偶為寡婦帶來了社會排斥和貧窮的極端影響。這正是呂基雅在她丈夫死後的遭遇。你對一個脆弱的基督徒寡婦的支持十分重要,可以帶來生命的重大改變。每 540港元...
尼日利亞:激進分子無視疫情宵禁令,持續發動襲擊

尼日利亞:激進分子無視疫情宵禁令,持續發動襲擊

圖片:兒童在等待食物派發——在2018年底,富蘭尼武裝分子在卡杜納州卡朱魯(Kajuru)的襲擊,造成約2000個家庭無家可歸。 儘管尼日利亞實施了疫情宵禁,但自4月25日以來,卡朱魯的基督徒持續遭受致命襲擊,造成至少27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婦女和至少8名兒童,其中1人僅4歲。最近期的襲擊發生在5月13和11日。犯下惡行者懷疑是富拉尼武裝分子。 消息來源分享了受害者的可怕照片,為了尊重受害者及對讀者的關注,我們選擇不公開這些照片。 高原州的持續暴力 在高原州巴薩(Bassa...
非洲的齋戒月: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非洲的齋戒月: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阿希姆在編織以資助學業 來自乍得20歲的阿希姆*不僅是村裡唯一的基督徒,而且天生失明,形勢對她來說十分不利。 小時候她被送進盲人學校,在那裡她第一次聽聞福音。多年來她只是跟隨同學去教會,經過六年她才選擇跟隨耶穌。信主後她第一次放假回家,對自己改變了的信仰她不發一言,但別人發覺到一些變化。 阿希姆回憶道:「幾天內他們留意到我不再像他們那樣祈禱,父親問我出了什麼問題。我坦承自己已經成為基督徒,並且我不再信奉伊斯蘭教。」...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