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聖地想為這些孩子穿上自殺式背心

博科聖地想為這些孩子穿上自殺式背心

兩個女孩和一個男孩走進尼日利亞北部的茶館,他們穿著自殺式背心。背心被引爆時,至少有30人在爆炸中死亡。是什麼驅使這三個孩子做這麼可怕的事情?這些孩子被博科聖地綁架,被迫以最邪惡的方式成為人肉武器。這是不可思議的恐怖手段,但並不是罕見的事情。 令人震驚的統計 去年聯合國聲稱自2009年以來,估計有8,000名兒童被博科聖地綁架。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報告,自2017年以來,至少有117名兒童被用作自殺式炸彈-其中80%以上是女孩。...
寡婦的悲傷故事能夠成為神奇妙供應的故事

寡婦的悲傷故事能夠成為神奇妙供應的故事

阿比蓋爾*在激進的富拉尼牧民襲擊中失去了丈夫。她有一個年幼的女兒,而新冠疫情使她們的存活變得更加困難。一個夢給了她安慰,但她的憂慮依然沉重。由於敞開的門支持者的慷慨,亞比蓋爾的悲劇現在成了一個關於神奇妙供應的故事。 安慰和希望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甚至是夢中。尼日利亞的阿比蓋爾說:「我丈夫在夢中來找我,告訴我不要擔心,因為他與主同在。我告訴他我很感恩。我奉耶穌的名禱告他與神同在。」...
暴力襲擊和新冠疫情:像露斯這樣的基督徒迫切需要幫助

暴力襲擊和新冠疫情:像露斯這樣的基督徒迫切需要幫助

在新冠疫情下,寡婦露斯不知道如何養活三個孩子 露斯失去了丈夫,然後失去了生計。但是她並沒有失去對神的信心。富拉尼激進分子和新冠疫情從露斯身上奪走了許多,但你的祈禱和支持給她帶來了實際幫助。 2020年4月7日,露斯的丈夫馬修不幸被富拉尼激進分子殺害。 露斯失去丈夫的那天 露斯回憶道:「我一早醒來感覺良好,很想去看醫生。」她當時懷著第三個孩子。「我完成了所有的家務,為丈夫和女兒們準備了一頓飯。」 她告別了丈夫,就動身出門,這次需要幾天的時間。 那天晚上,馬修牧師和教堂秘書出去巡邏——會友會輪流巡邏看是否有富拉尼襲擊其村莊的跡象。...
嘉德一夜間成為寡婦

嘉德一夜間成為寡婦

澤哥拉是一個偏遠的尼日利亞村莊,整潔地坐落在向東延伸的溪流之間,人們必須穿過山峽,才能來到這個村莊。偏遠的地理位置增添了美景,但這也讓村民成為了博科聖地等激進組織的攻擊目標。 「博科聖地」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之一,犯下了對成千上萬尼日利亞人的謀殺和綁架罪行,其目標是要在尼日利亞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 博科聖地在過去幾年(2014、2015、2017)三次襲擊了澤哥拉。每一次都留下燒毀的房屋、綁架、損失和痛苦的痕跡。 襲擊中倖存下來 嘉德說:「我丈夫在第一次襲擊中喪生。」...
伊雅娜達以愛來撫平孩子的傷痛

伊雅娜達以愛來撫平孩子的傷痛

伊雅娜達的女兒瓦拉西尼大約一歲。瓦拉西尼和哥哥盧卡是在母親被博科聖地囚禁近四年期間懷上的。 伊雅娜達還是個14歲孩子時,在一次科博聖地襲擊她的城鎮時被綁架。她被奴役,在某種程度上她結了婚。「我懷孕了,並且在生完兒子一陣子之後又再次懷孕⋯⋯我忍受著如此多的痛苦、饑餓和虐待。」 在2018年的一個晚上,當她懷著女兒大約兩個月時,她逃脫了。 「我帶著盧卡往森林裡跑,頭也不回!我整夜都在逃跑。」直至她遇到了一名幫助她的士兵,四個月後,她與家人團聚。他們高興地歡迎她回家。   伊雅娜達三個月後生下了女兒,給她取名為瓦拉西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