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激進分子無視疫情宵禁令,持續發動襲擊

尼日利亞:激進分子無視疫情宵禁令,持續發動襲擊

圖片:兒童在等待食物派發——在2018年底,富蘭尼武裝分子在卡杜納州卡朱魯(Kajuru)的襲擊,造成約2000個家庭無家可歸。 儘管尼日利亞實施了疫情宵禁,但自4月25日以來,卡朱魯的基督徒持續遭受致命襲擊,造成至少27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婦女和至少8名兒童,其中1人僅4歲。最近期的襲擊發生在5月13和11日。犯下惡行者懷疑是富拉尼武裝分子。 消息來源分享了受害者的可怕照片,為了尊重受害者及對讀者的關注,我們選擇不公開這些照片。 高原州的持續暴力 在高原州巴薩(Bassa...
非洲的齋戒月: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非洲的齋戒月: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阿希姆在編織以資助學業 來自乍得20歲的阿希姆*不僅是村裡唯一的基督徒,而且天生失明,形勢對她來說十分不利。 小時候她被送進盲人學校,在那裡她第一次聽聞福音。多年來她只是跟隨同學去教會,經過六年她才選擇跟隨耶穌。信主後她第一次放假回家,對自己改變了的信仰她不發一言,但別人發覺到一些變化。 阿希姆回憶道:「幾天內他們留意到我不再像他們那樣祈禱,父親問我出了什麼問題。我坦承自己已經成為基督徒,並且我不再信奉伊斯蘭教。」...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敞開的門西非負責人蘇利曼*說:「我們想請您繼續祈禱⋯⋯我們已經接到一些牧師的電話,要求在食物方面提供幫助。而且,難民營的信徒也在為食物而掙扎。收入微薄的寡婦和孤兒因為封鎖已無法繼續經營小生意,我們不斷收到食物和(其他)支持的要求。...
復活的主看見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你看見嗎?

復活的主看見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你看見嗎?

尼日利亞的寡婦呂基雅 無論你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喪偶都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許多人都經歷過悲傷,因悲傷而痛苦和迷失方向。在面對「新冠疫情」這艱難時期,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感同身受。傷痛無處不在,但在尼日利亞,失去丈夫會導致別的嚴重後果:社會和經濟排斥以及貧困。 這就是呂基雅在她丈夫死後的遭遇——因此你的支持可以給脆弱的基督徒寡婦的生活帶來巨大的改變。 逃避襲擊 呂基雅結婚九年,有三個孩子:珍妮花、彭斯、約書亞。第九年,她丈夫病了。可悲的是,他發病僅兩天就死了。當她仍在哀悼之際,伊斯蘭極端分子博科聖地來襲擊她的村莊。...
布基納法索:對基督徒接二連三的襲擊

布基納法索:對基督徒接二連三的襲擊

奧馬爾牧師(左);蘭科安德執事(右) 2月11日淩晨,布基納法索東北部塞巴(Sebba)的(Evangelical SIM Church)教會的執事蘭科安德被不明身份的槍手開槍打死。他的車被偷,用來綁架同一教堂的牧師奧馬爾,以及奧馬爾的兩個女兒、兒子和兩個侄子。16日,奧馬爾、他的兒子和侄子都被處決的消息傳出。他的女兒們在同一天獲釋,身體沒有受到傷害。 這次襲擊發生在持槍歹徒襲擊納格努布古一所福音派教會不到一週之後;至少有兩名信徒在那次襲擊中喪生。 蘭科安德幫助在塞巴地區建立了第一所教會,而奧馬爾是塞巴地區宣道會的主席。...
「利亞」成了尼日利亞更大更可怕的現象的代名詞

「利亞」成了尼日利亞更大更可怕的現象的代名詞

2月19日是利亞(Leah Sharibu)和她的同學在尼日利亞博爾諾州達普奇學校被綁架兩周年。綁架事發一個月後,所有的女孩都被釋放了(除了5個在磨難中死去的女孩),利亞卻仍被囚禁,因為她拒絕改信伊斯蘭教。利亞的母親麗貝卡一心期盼女兒回家。 我們訪問了尼日利亞的基甸牧師,自從利亞事件以來,他一直在陪伴和支持利亞的父母。他鼓勵敞開的門的支持者繼續為利亞一家祈禱。 作為信仰群體,我們能為利亞一家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