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

全球守望名單
全球守望名單是如何彙編而成的?
全球守望調研網(WWR)將基督徒受到的逼迫分為兩種主要的表現方式:施壓(基督徒在生活所有領域受到的壓力)和擊打(直接的暴力鎮壓)。盡管擊打可以通過查詢暴力鎮壓事件來追蹤和衡量,施壓卻必須通過分辨基督徒的生活和見證如何在各個領域受到擠壓來進行衡量。我們向所調研地區發布答問期為11月1日至次年10月31日的問卷並獲得答案後,該國存在的各種逼迫誘因和動力就逐漸顯明出來。之後,我們根據調研數據為各個國家打出該年度的最終得分,並使用這個得分來確定本年度全球守望名單上排名1-50的國家。
何謂逼迫來源?

所謂逼迫來源,就是某地區或處境之中基督徒受逼迫的具體原因。全球守望名單總共列出8種逼迫來源。請注意,2017年全球守望名單采取的方案和分析辦法之中,以“伊斯蘭壓迫”取代了“伊斯蘭極端主義”,“種族敵對(仇恨)”取代了“部族敵對”(仇恨)。

  1. 伊斯蘭壓迫: 即試圖用暴力和非暴力手段,把整個國家乃至全世界納入“伊斯蘭之家”中。
  2. 宗教民族主義: 即試圖為了其所信奉宗教而征服整個國家(或民族)的主義。比較突出的主要是印度教和佛教,然而正統猶太教或其他宗教也存在該情況。
  3. 種族敵對: 即試圖強制在當今世代持續推行其部族文化、處境中形成的古老規範和價值標准。其主要表現形式為傳統部族宗教或類似體系。
  4. 宗派保護主義: 即試圖高舉自己所屬的基督教宗派,使其成為該國唯一合法或占據統治地位的基督教表達方式。大多數情況下,施行宗派主義的宗派即該國基督教的主流宗派。
  5. 共產或後共產壓迫: 即試圖高舉共產主義為官方指定的意識形態,或者試圖以共產主義為基礎對教會采取監控和強制登記之類的掌控手段。
  6. 世俗主義排斥: 即試圖將宗教趕出公共領域、乃至從百姓心中徹底根除的主張,這種主張也把無神論式的世俗主義強加於社會,使之成為新的主導意識形態。
  7. 獨裁政權: 不惜一切努力來維持權力,並不特別專注於實現某願景。
  8. 有組織腐敗犯罪: 試圖制造犯罪免責、無政府主義和腐敗的風氣,從而乘機攫取權與利。
全球守望名單使用哪些“生活層面”來打出逼迫指數,其所衡量的壓力又有哪些?

我們建立了一套“生活5個層面”的系統來追蹤基督徒在生活各領域受到的各種樣式的逼迫。

私人生活:基督徒在自己的私人空間中與神建立個人關系的時候有多大的自由呢?
全球守望名單問卷在這個方面列出的問題,集中調查個人在改信、私下敬拜、持有宗教資料、信仰表達自由(口頭及書面形式、圖像和標記形式等)、獲取資訊和媒體渠道的通暢、私下與別人分享信仰的自由、舉行私人聚會的自由以及基督徒受到孤立的程度。

家庭生活:基督徒在家庭圈子中活出自己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以及基督徒家庭按基督教方式經營自己家庭的自由程度如何呢?
全球守望名單問卷在這個方面列出的問題,集中調查人們遭受強制分配宗教身份的情況、民政事務登記情況、婚禮、洗禮、葬禮、收養、育兒、教化兒童等方面的自由;(基督徒)兒童受騷擾和歧視的情況;歸主者受孤立的程度、(因信仰)被迫離婚的壓力、(涉及信仰的)兒童撫養權問題和財產繼承權問題等。

社區生活:基督徒在當地社區(除教會之外)能夠以個體或群體身份活出其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如何?其社區對其施壓-諸如歧視行為、騷擾或其他任何逼迫行徑的程度如何?
全球守望名單問卷在這個方面列出的問題,集中調查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威脅、阻礙,(被要求遵守的)服裝規範、受到的監視;基督徒受綁架、逼婚的狀況,以及其獲取社區資源、參與社區儀式慶典的自由、參與公共機構和會議研討的自由、被迫否認信仰的壓力、獲取醫療衛生服務的條件、獲得教育資源(或在教育中成為弱勢)的情形、就業中受到的歧視、在企業或生意中受到的阻礙,以及在治安方面面臨的問題(罰款、拷問、被迫報到。)

國家生活:基督徒在超越其本地社區的範圍中以個人或群體身份活出基督信仰的自由程度如何,國家法律體制對基督徒施加了多少壓力,以及社區生活之上的公共勢力以誹謗、誤傳、歧視、騷擾或其他形式施加於基督徒的逼迫程度如何?
全球守望名單問卷在這個方面列出的問題,集中調查該國民族或國家意識形態、憲法、身份證件上的宗教登記要求、基於信仰良心進行抗議的自由、在國內或國外旅行的自由、受到當局歧視的程度、無法謀求公職或職業級別的狀況、生意企業受當局干預的狀況、在公共領域發表意見的自由、基督徒成立民間社會組織和政黨的自由、有關宗教和社會衝突的報導、誹謗攻勢、對公共侮辱的容忍程度、宗教符號、褻瀆式的指控、刑事免責、法庭公正平等、庭審得到監督等狀況。

教會生活:限制措施、歧視、騷擾乃至其他形式的逼迫是如何被強加在基督徒的這些權利和教會、基督徒組織機構等集體生活中?
全球守望名單問卷在這方面列出的問題集中調查基督徒在聚會、教會登記、未登記教會受到監視和被迫關閉的情況,教會建築設施及其翻修、遭到征用、不予返還等情況,教會聚會和敬拜受到干擾、破壞的情況,教會內部或外展活動、青少年活動受阻礙的狀況;教會接納歸主者的自由度,布道及出版資料受到監視的情況,教會領袖的訓練和選舉,領袖及其家庭受騷擾的情況,聖經及其他信仰材料的印制、進口、販賣、散發、廣播、內部使用以及遭沒收的情況,信仰良心自由受干涉(尤指家庭婚姻方面)情形,基督教機構的人事政策,基督徒民間社團組織和社會活動,教會與全球(普世)教會的互動,以及當局或社會力量譴責逼迫的情形等。

基督教是全世界受逼迫最嚴重的宗教信仰嗎?
是的,相關調研清楚地確證了這一點。許多人會說,基督教是受逼迫最多的宗教-這只不過是因為它是世上最大的宗教。然而,當你仔細查看基督徒在其受逼迫各國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就不難發現這些國家之中基督徒通常屬於少數族群。
每年約有多少基督徒因信仰緣故被殺?

有關基督徒殉道者或為信仰相關原因被殺者的數目問題,辯論仍在持續進行。盡管有些機構公布的數據中,每年被殺的基督徒時常有多達10萬人,或“每5分鐘就有1名基督徒被殺”,全球守望名單調查所得的數字要低得多:

WWL 2014:共有2123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殺,同時有1111所教會建築遭到襲擊。
WWL 2015:共有4344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殺,同時有1062所教會建築遭到襲擊。
WWL 2016:共有7106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殺,同時有2425所教會建築遭到襲擊。
WWL 2017:共有1207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殺,同時有1329所教會建築遭到襲擊。
WWL 2018:共有3066名基督徒由於信仰被殺,同時有793所教會建築遭到襲擊。

盡管上述數據很可能比實際數字低得多,但這些數字卻有相關的報導作為根據。事實上想要取得完整數據是很困難的,在某地區爆發國內衝突時尤其如此。

全球共有多少基督徒受到逼迫?

在2018年全球守望名單上,排名前50的國家中共有大約2.15億基督徒因信仰緣故經歷著“較重逼迫”級別之上的逼迫。這意味著全球範圍內受到逼迫的基督徒人數實際上更多。然而,若是全球守望名單沒有使用標准方法對這些基督徒所居住的國家進行調研,我們就只能依靠過多的猜測,才能把他們也納入受逼迫的總人數。

遺憾的是,我們不能進一步在此提供我們統計和計算之中的細節,因為逼迫教會的當局和勢力、浪潮也會使用這些資訊進一步鎮壓基督徒。這些勢力尤其對涉及許多國家穆斯林歸主者地下教會的細節垂涎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