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及故事

越南:在疫情危機期間,有18個基督徒家庭被排除在援助範圍之外

越南大叻市的市場 越南為遏止新冠病毒疫情而在全國實行的封鎖措施於4月23日解除,一些人已經開始恢復正常生活。但是政府和一些慈善組織仍然在全國各地提供支援,特別是那些低收入或在封鎖期間失業的人。 來自與中國接壤的越南北部地區的18個基督徒家庭(總共107人,包括老人和兒童)應得到此項援助,卻未能得到。這些支援是通過地方當局提供的。 相反,當局告訴他們:「你們是基督徒,你們的神會照顧你們的家人!政府不會負責任的!」...

read more

緬甸羅興亞人無處為家:禱告同行14天

孟加拉國羅興亞難民營中的兒童 羅興亞人是緬甸若開邦的少數民族。他們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和語言,並且主要是穆斯林。2016年初,估計有一百萬羅興亞人居住在緬甸,但在緬甸安全部隊開展種族清洗運動後,人口大幅下降。 為了躲避大規模殺戮和暴行,羅興亞人逃到鄰國,有的是陸路,有的是海上。羅興亞人中有一小群基督徒,但由於他們的穆斯林背景,這些信徒不僅遭到本國的拒絕,也遭到本族的拒絕和逼迫。...

read more

斯里蘭卡教會愛的行動,為攻擊者提供口糧

暴徒衝出警察局,喊道:「如果你們沒有解決方案,我們會用自己的方法來解决。」在斯里蘭卡東部省的一個村莊,村民大多數是虔誠的印度教徒,一小群基督徒面臨著鄰居的強烈反對。 村民再三試圖關閉教堂,卻沒有成功,因為警察拒絕與他們合作。村民很生氣,决定自行處理。 庫馬爾*在去教堂的路上,遭到兩個堂兄弟的襲擊,很快,其他村民也加入了。庫馬爾的妻子和教會的另外三名婦女趕來幫助,結果也被打。其中一人後來說:「最受傷害的是,耶穌為我們受了那麼多苦難,我們卻不能自由地侍奉祂。」...

read more

烏茲別克:疫情使基督徒陷入雙重隔離

中亞教會製做口罩來分發及藉此機會進行外展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在穆斯林佔多數的烏茲別克,穆斯林歸主者不僅因為信仰而被孤立,現在還面臨失業和歧視。 巴特爾*一家是他們居住的偏遠山區唯一的基督徒。由於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親戚、鄰居和官員都避開他們,巴特爾在家附近找不到工作。這迫使他到別處找工作,以便能養活妻子和四個孩子,其中一個是殘障的。 隨著國家進入疫情封鎖狀態,他們的村莊也被隔離,巴特爾不得不放棄工作。當村委會向最有需要的村民分發食品時,巴特爾一家因為他們的基督教信仰而被忽略了。...

read more

讓我們成為祂的手和腳

敘利亞卡米什利宣道會的喬治牧師向受助者送出衛生用品券 新冠病毒疫情繼續為世界帶來困擾,但對於那些因信仰而面臨逼迫的基督徒來說,疫情帶來了更大障礙。然而,您的支持讓敞開的門能夠幫助他們,讓教會得以在一些最困難的地方繼續發展。   亞洲的護士 亞洲的一些基督徒護士因信仰而受到歧視,導致危險和難以應對的境遇。最近一位護士和我們的伙伴談過。 「請為我們祈禱。我們很累了,今天早上我們發現,基督徒護士被分配去照顧新冠病毒患者;因為危險,穆斯林護士不願意冒險。我們的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請代禱,願我們成為祂的手和腳。」...

read more

尼日利亞:激進分子無視疫情宵禁令,持續發動襲擊

圖片:兒童在等待食物派發——在2018年底,富蘭尼武裝分子在卡杜納州卡朱魯(Kajuru)的襲擊,造成約2000個家庭無家可歸。 儘管尼日利亞實施了疫情宵禁,但自4月25日以來,卡朱魯的基督徒持續遭受致命襲擊,造成至少27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婦女和至少8名兒童,其中1人僅4歲。最近期的襲擊發生在5月13和11日。犯下惡行者懷疑是富拉尼武裝分子。 消息來源分享了受害者的可怕照片,為了尊重受害者及對讀者的關注,我們選擇不公開這些照片。 高原州的持續暴力 在高原州巴薩(Bassa...

read more

為阿爾及利亞禱告的12項要點

(參考圖片) 阿爾及利亞教會可以追溯到基督降生後的頭幾年。在最初的幾年,教會迅速地在北非擴張。伊斯蘭教傳入後,教會消失了。直到法國殖民時期,針對非阿爾及利亞人的教會才重新建立。在過去的幾十年,神開始在阿爾及利亞人當中作工,一個真正的阿爾及利亞人(和柏柏爾人)教會誕生了。現在,這些教會裡至少有35000名基督徒,除此以外,還有許多人因為住在偏遠地區而無法與教會聯繫。 請與阿爾及利亞教會一起禱告,儘管有逼迫,神的國在該國得以擴展。 1. ...

read more

越南信徒在疫情下傳福音遭抗拒

越南河內市的清晨 姜*和他的妻子接受耶穌為救主快將一年。儘管越南在過去幾個月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處於封鎖狀態,夫婦二人藉此機會向姜的父母、親戚和一些村民分享福音,但遭到了他們的抗拒。 5月5日,憤怒的親戚和村民去到了姜家,要求他們否認耶穌,否則他們將被趕出村莊,並將被斷絕與家人的關係。這對夫婦試圖解釋神的良善,以及他們的生命是如何因為基督而改變的,但村民歇斯底里地大喊著要他們立刻離開村莊。...

read more

非洲的齋戒月:我的神一直支撐著我,所以我一無懼怕

阿希姆在編織以資助學業 來自乍得20歲的阿希姆*不僅是村裡唯一的基督徒,而且天生失明,形勢對她來說十分不利。 小時候她被送進盲人學校,在那裡她第一次聽聞福音。多年來她只是跟隨同學去教會,經過六年她才選擇跟隨耶穌。信主後她第一次放假回家,對自己改變了的信仰她不發一言,但別人發覺到一些變化。 阿希姆回憶道:「幾天內他們留意到我不再像他們那樣祈禱,父親問我出了什麼問題。我坦承自己已經成為基督徒,並且我不再信奉伊斯蘭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