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

36

年份: 2021
全球守望名單: 36
得分: 65
領袖: 阿比·阿邁德·阿里
人口: 1.1 億
基督徒: 6749 萬
主要宗教: 基督教(東正教為主)
政府: 聯邦共和國
主要逼迫來源: 伊斯蘭壓迫

敞開的門與當地的伙伴和教會合作,藉著以下事工堅固埃塞俄比亞受逼迫的基督徒:

  • 生計支持
  • 訓練基督徒和領袖
  • 讓信徒為逼迫做好準備

認識「哈利德」

「我的親屬們是穆斯林,每天祈禱五次。我信主後,不再與他們一起祈禱。他們說我玷污了文化。其實,他們說我背叛了他們和他們的信仰。他們強迫我離開家園,拒絕給我食物和住所,甚至威脅要殺了我。他們認為當你饑餓了,你會回來的。儘管如此,神保護我,救了我。」

逼迫來源:宗派保護主義/伊斯蘭壓迫

在埃塞俄比亞逼迫的狀況

在埃塞俄比亞,逼迫通常取決於你是什麼樣的基督徒或你居住的地方。由於政府與埃塞俄比亞東正教教會(EOC)的特殊關係,其他教派(尤其是福音派和五旬宗新教徒)受到國家和EOC的逼迫。轉換教派並離開EOC的基督徒會受到家庭和社區的壓力,可能會面臨嚴重的虐待。此外,教會舉行宗教聚會也會受到限制。

另一個主要逼迫因素是伊斯蘭極端主義,特別是在該國東部和東南部地區,從伊斯蘭教歸信基督,會受到其家人和周圍社區的騷擾和壓迫。在一些地區,基督徒被拒絕獲得社區資源,受到排斥和歧視。此外,當伊斯蘭極端主義者襲擊教堂和家園時,一些基督徒會遭受暴力侵害。

在埃塞俄比亞,婦女也受到針對性的逼迫:基督徒婦女被迫嫁給非基督徒,然後背棄她們的信仰。如果婦女在非基督徒地區改信基督教,很可能被離婚,失去對子女的監護權。

最容易受逼迫的人

基督徒面臨的逼迫程度常常取決於他們居住的地方。例如,在城市和主要是新教教徒的地區,離開EOC的基督徒所面臨的後果不會那什麼嚴重。但是,在主要由EOC成員組成的農村社區中,一個選擇加入另一個教派的基督徒經常被排斥甚至遭到襲擊。

同時,在主要是穆斯林的東部和東南部地區,基督徒經常被剝奪了獲得公共資源的機會,甚至被極端分子襲擊。穆斯林宗教領袖宣揚仇恨和針對基督徒的暴力行為。在歐加登等地,伊斯蘭暴徒襲擊教堂。

歸信基督教

在地理上而言,埃塞俄比亞的逼迫取決於哪種逼迫最佔主導地位。例如,離開東正教加入其他宗派的基督徒的迫害熱點地區是阿姆哈拉、提格雷和奧羅米亞的某些地區。基督徒(尤其是穆斯林歸主者)在穆斯林佔多數的地區飽受苦難,他們居住在奧羅米亞東部和西部,阿法爾和索馬里州的某些地區。

代禱事項

  • 教會之間的團結和互相理解,特別是EOC和新教教會之間。

  • 為生活在伊斯蘭極端分子活躍地區的基督徒禱告,祈求他們得到保護,不致受到歧視或壓迫。

  • 求主裝備教會,使基督徒在困境中有希望,準備好向逼迫者傳揚福音,並以榮耀基督的方式回應逼迫。

相關消息

埃塞俄比亞|饑餓的基督徒得不到政府援助

即使在新冠疫症大流行、隔離和蝗災肆虐中,針對基督徒的逼迫也沒有減少。疫情使基督徒,特別是穆斯林歸主者受到更大逼迫,因為部落社區借以懲罰基督徒,因為他們認為他們背叛了家庭、部落和國家。

從懊悔與排斥中站起來

艾莉絲和穆盧肯是來自埃塞俄比亞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們有兩個小孩,「貧窮和逼迫」為他們帶來難以想像的艱難抉擇。在極度絕望中,他們屈服於當地穆斯林的空頭承諾,事後他們深感懊悔。你們為新冠疫情的及時支援提供給他們迫切需要的鼓勵和團契情誼。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新冠病毒:您的祈禱是觸及受逼迫信徒心靈的最有效武器

博科聖地暴力迫使喀麥隆群眾逃走 雖然世界上許多國家正處於或正開始擺脫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嚴重階段,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才剛剛開始感受到它的影響——許多受影響的國家都是基督徒遭受最嚴重逼迫的地方。...

2020 全球守望名單 地圖

(A3 PDF)
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