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逼迫・疫症大流行

您能夠與敘他利亞教會並肩同行嗎?
請即捐獻

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教會的發展。不是戰爭,不是逼迫,甚至不是新冠疫症大流行。但是,如果沒有禱告或全球基督徒家人的支持,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敘利亞的喬治牧師對此非常了解。伊斯蘭國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土耳其軍隊的入侵,逼迫和貧窮迫使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離開自己的國家。

敘利亞教會規模不斷縮小,但實力不斷增強。來自穆斯林背景的新信徒們冒著一切風險跟隨耶穌並加入教會。

可悲的是, 疫情使這些勇敢的新信徒變得更加脆弱。由於選擇新的信仰而與家人隔絕,他們不再有安全網來支持。

因此,敞開的門正幫助像喬治這樣的教會在中東各地成為「盼望中心」。在全球教會家人的支持下,教會在當地社區的中心地帶,成為重要的支持網絡。

  • 470港元 可以為敘利亞一個受逼迫的家庭提供每月食品救濟包。

  • 600港元 可以為敘利亞一名基督徒提供醫療服務。

  • 710港元 可以提供一套防寒用品包括衣服和毛毯,以幫助一個家庭渡過即將到來的冬季。

 

「每個因信基督而受苦的人,都有權從基督所賜給自由、知識和資源的身體那一部分得到幫助。」 —— 安得烈弟兄

排在最後

新冠疫情|受逼迫基督徒急需食物和救援

新型冠狀病毒|對受逼迫基督徒的危機回應

我們聽到無數基督徒被忽視或被排除在外的故事——在分配援助時,歧視現象普遍存在。

我們知道,疫情封鎖停止了人們的正常生活,但這並沒有停止對非洲基督徒的逼迫。

露斯在四月富拉尼人的襲擊中失去了丈夫;政府因疫情實施的地區封鎖也令她無法維持生計(看露斯的故事)。她說:

「當政府宣佈向窮人提供糧食援助時,我們很高興。但我們被排除在外。我們沒有收到任何食物。」

每 500 港元  可以為一個非洲家庭提供一個月的食物和肥皂,以及其他緊急救援例如租金或藥品。

 

敞開的門已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確認了 15,000 多個基督徒家庭正面臨饑餓和暴力逼迫,沒有任何受助方法。你願意和他們站在一起,幫助他們生存下來嗎?

在許多情况下,我們是他們唯一的幫助來源。

印度基督徒也是如此,他們通常在官方發放疫情援助時排在最後。疫情大流行來臨時,大批基督徒失業,急需食物。

每 310 港元  可以為一名孤立受逼迫的亞洲信徒送去緊急救援。

敞開的門伙伴阿卡什*說:「人們太絕望了,當我們送去食物時,他們眼裡含著淚水,彷彿我們在給他們珍寶一樣。」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請注意,當項目資金充足時,你的捐款將用於支持面臨高度逼迫基督徒的重要長期工作。

為尼日利亞基督徒帶來幫助和醫治

「我受了很大的創傷;我丈夫走了,博科聖地佔領了我們的村莊。除了身上的衣服,我們一無所有。」

身為一名基督徒,她是極端分子的目標。
身為一名寡婦,她面對社會排斥。
身為一名母親,她必須供養她的孩子。

呂基雅的丈夫生病,兩天後就離世,她突然失去了所愛的人。然而,這僅僅是故事的開始。

就在一個月後,她和孩子們躲在一所小學裡,子彈從他們的頭上飛過。伊斯蘭極端分子博科聖地襲擊她的村莊,燒毀她的房子,使她一無所有。

兩個月後,可以安全回家了。在廢墟中,她能做的就是用燒焦的金屬塊搭建一個小小的遮蔽所。

作為寡婦,她面臨被社區排斥的命運,沒有得到同情和幫助。在尼日利亞,寡婦的社會地位非常低下;而基督徒寡婦往往因「性別和信仰」而倍加脆弱。

呂基雅的故事令人難以承受。但藉著忠實的支持者,敞開的門能夠幫助呂基雅。她接受了「創傷護理」和一筆「小額貸款」,買了兩隻山羊。山羊每季度會生產兩隻小山羊,她可以賣掉小羊來支付食物、農作物或孩子上學的費用。

 

呂基雅已經開始了漫長的康復之旅,許多尼日利亞基督徒與她一樣,都面臨著同樣的艱難歷程。但神使用您的支持給了她希望。呂基雅說:

「這一切使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靠近神⋯⋯是您們給我帶來了希望和醫治。」

我們深信,在您的支持下,我們可以看到改變。我們可以幫助像呂基雅這樣的基督徒撫平傷痛,建立家庭的新生活,讓她們知道神對她們的愛。

 感恩有您和其他的支持者,敞開的門在尼日利亞的「創傷治療中心」於2019年3月正式啟用。它專門為遭受各種創傷和逼迫的基督徒設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暫時的喘息和療傷的地方。該中心還培訓尼日利亞教會為人們提供創傷護理。

54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暴力逼迫的尼日利亞婦女,提供創傷護理和長期的靈性支援。

*請注意,當項目資金充足時,您的捐款將轉到其他最需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