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2021年2月19日是利亞(Leah Sharibu)在尼日利亞北部被伊斯蘭激進分子科博聖地綁架三週年。從那以後,她的父母再也沒有收到她的消息。

2018年2月19日,有超過100名女孩從利亞的學校被綁架。 可悲的是,其中一名女孩被囚期間死亡。 所有其他人都在一個月之內被釋放-唯有利亞仍然被脅持。 為什麼呢?因為她拒絕放棄對耶穌的信仰。

那時起,利亞在囚禁中渡過了她的15、16和17歲生日。5月,她將年滿18歲。去年,利亞的家人從另一名被綁架的婦女聽到,她還活著。那人並沒有親眼看到利亞,她是從另一名被綁架的婦女得知。這看似希望渺茫,但對於這個掙扎中的家庭,消息至少帶來了一線希望。 

利亞被遺忘了嗎?

敞開的門的支持者以及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忠心地為利亞一家禱告-但是,有些人可能忘記了她。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承諾在利亞被綁架後的幾個月內確保她的自由;並且在2019年,尼日利亞政府宣稱正在進行談判。但自此以後,一切都變得平靜。

撒哈拉以南非洲敞開的門發言人喬奥明白,沉默有時是出於謹慎,但憐憫同樣重要:「我們知道人質談判並不希望引起媒體的關注,免得造成漣漪效應。但是,對被綁架者家人,政府可以表達更多的同情。這就是為什麼敞開的門一直敦促政府有專職人員,與家人及受創傷的父母保持積極的聯絡和溝通。」

許多的「利亞」

利亞就好像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基督徒婦女和女童一樣,因為信仰和性別而特別脆弱。利亞的名字也許是敞開的門支持者更為孰識的,但她僅代表著成千上萬的婦女和女孩,她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他地區經歷過類似的逼迫。博科聖地繼續發動猛烈襲擊,甚至全球症大流行也沒有減緩其暴行-正如吉迪恩牧師解釋的那樣:

「在聖誕節前的12月的一天,他們綁架了70人,殺死了50多人。然後,在聖誕前夕,他們又去了阿達瑪瓦州加爾基達地區的多條村莊,綁架了許多基督徒。 我們還知道博科聖地襲擊了一個稻田,殺了100多人。因此,儘管對他們採取了軍事進攻,博科聖地仍然造成了嚴重破壞。」

通常,在這種襲擊中,男人被殺害,女人和女童被綁架。許多家庭都在祈禱,等待他們的「利亞」回家。你的祈禱非常重要,可以幫助利亞的家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我們知道「因為,主的眼看顧義人;主的耳聽他們的祈禱。」彼得前書 3:12。

關於利亞的家人,帕拉牧師說:「他們仍然期盼利亞的回來。這一切都沒有破壞他們的靈性。我非常高興,因為我們一直為此祈禱。我們需要在禱告中支持他們,不致靈裡受損。」

禱告事項

  • 求神繼續溫柔地鼓勵利亞的家人,使他們的靈性不致受損
  • 利亞安全地回到家人身邊並從創傷中康復
  • 尼日利亞政府將有能力打擊博科聖地並充分支持受害者及其家人

 

「你從來不是一個人,你從來不會被遺忘」

每400港元 可以為三名遭受極度逼迫的基督徒提供聖經。

每550港元 可以為地下教會的信徒進行聖經培訓。

每700港元 可以為一名遭受極度逼迫的信徒提供食物、藥品和庇護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