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娜迪雅*在巴勒斯坦領土的一個穆斯林家庭長大,她一直熱愛親近神。當她的朋友開始以原教旨主義穆斯林的身份生活並嚴格遵守《古蘭經》時,她也跟著做。

娜迪雅沉浸在《古蘭經》,尋找認識更多關於真主,但很快就遇到了絆腳石。她說:「當我讀到允許(男人)毆打妻子的詩句時⋯⋯我無法接受。我對真主感到憤怒。我想要在《古蘭經》以外讀到更多關於祂的事情。」

在巴勒斯坦領土布爾津的一座清真寺

幾個月後,娜迪雅無意中聽到兩位基督徒同事討論神的屬性。其中一位聲稱神是慈愛的。

娜迪雅回憶道:「當他這樣說時,我笑出聲來。我說:『神可以多元化,但肯定不是慈愛。祂只是瘋狂而可怕。』」

娜迪雅的同事一直與她分享神的愛。從他們的話裡,她看出一些道理,但排除了自己會成為基督徒的想法。

「我知道在我的家庭中,改變宗教信仰不是一個選項。我確信如果我成為基督徒,會為整個家庭帶來恥辱,他們會殺了我或傷害我。」 由於這種恐懼,娜迪雅對神關閉了自己的心。

下沉到地獄去?

一次在海灘游泳時,娜迪雅被困在一股強大的水流中,被拖進水裡去。

她說:「我快要淹死了,我意識到:這就是終局;我的生命現在就要結束。我想到我的基督徒同事-我認識唯一一個確信自己會去天堂的人。我也意識到我要去的地方,就是我選擇的地方:地獄。」

當她下沉時,她意識到自己早就應該決定跟隨耶穌。就在這時,一隻手將她拉上水面。

那件事發生後,娜迪雅在床上躺了好幾天,她知道自己得到了第二次生存的機會。她打電話給她的基督徒朋友,請他帶給她一本聖經。娜迪雅閱讀馬太福音,終於遇見同事們所說的慈愛的神。

一本以色列聖經

她說:「耶穌的登山寶訓深深地觸動了我。與穆罕默德的教導相比,基督是如此不同,如此充滿慈愛。」

娜迪雅終於瞥見了渴望已久與神的親密關係,但她仍然在掙扎,因為她的家人是穆斯林。「我意識到我將失去一切:我的家庭、我的工作,所有一切。」但娜迪雅知道耶穌就是她一直尋找的。她記得第一次向神呼求的那一刻。

「我呼求的只是:『神啊!救我。』然後,我無緣無故地開始大聲說話。我不斷地大聲重複:『耶穌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我一直重複這句話,大概有 10 分鐘,而一種深層的平安與被接納感充滿了我。從那時起,我便跟隨耶穌。」

在伯利恆的主誕堂

家庭關係

娜迪雅仍然對家人保密自己的信仰,害怕一旦被發現會發生的事情。六年後,終於被父親發現了。

娜迪雅記得:「他非常震驚,心臟病發作。他無法忍受家人蒙受的恥辱。他強迫我離家,離開我的社區,在別處開展新的生活。」

多年過去了,娜迪雅與父親的關係仍然緊張。但母親卻因為娜迪雅生命的改變而深受感動,她也成為了基督徒。

許多歸信基督的穆斯林會向家人隱瞞信仰,或是在他們的信仰被發現時失去一切。然而,耶穌的大能正在穆斯林群眾中運行,將他們帶到自己面前,進到一個新的家庭-基督的身體。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不應讓信徒獨自面對逼迫——堅固中東的秘密信徒

  • 每390港元 可以為一名秘密信徒提供輔導訓練,以支持其他面對逼迫的基督徒伙伴。
  • 每700港元 可以為兩名逃往鄰國的秘密信徒,提供基督教社區中心的實際和屬靈支援。
  • 每775港元 可以為十名秘密教會領袖提供領導力線上培訓,使他們能為教會做更好的門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