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孟加拉的兩所教會最近幾週遭到暴力襲擊

孟加拉最近發生兩宗教堂襲擊事件,顯示該國基督徒面對的暴力正不斷升級-肇事者是來自不同宗教的激進分子。

東部-佛教極端分子的暴力襲擊

一天傍晚時分小社區發生了暴力事件。襲擊者(相信是當地村民和政客)戴著面具,手持槍械、砍刀和木棍,打破了教堂的門窗,砍掉了鐵皮屋頂,並拆毀教堂的牆壁。

牧師說:「我每晚不敢回家睡覺,要到處躲藏以防被襲擊。即便如此我仍然覺得有人在搜尋我。」

教堂在兩週內連續兩次被當地的佛教極端分子破毁。這已經是敞開的門合作伙伴最近獲悉的第二宗教堂遭到襲擊事件。

基督徒被通知要自行拆卸教堂

襲擊者在摧毀教堂後繼續尋找牧師去施襲,但牧師和其他信徒和鄰居已經躲藏起來。佛教極端分子離開之前威脅如果教堂在三天內沒有完全拆除,他們就會回來。

「我們怎麼可以折毀自己的教堂?這是我們敬拜的地方,我們愛耶穌基督;我們不能摧毀我們主的家。」

一名信徒

這是一間只有八名信徒的小教堂。

在整個孟加拉,基督徒只佔人口的一小部分-大約只有 0.5%。大多數國民是穆斯林(89%),緊隨其後的是印度教徒(10%)。縱使佛教徒只佔人口的一小部分,但卻對佛教背景的歸主信徒進行攻擊。

逼迫者回來進行第二次襲擊

幾天後,基督徒回來並開始重建他們損毁的教堂。但當襲擊者聽到這消息後也都回來了-再次摧毀了教堂,這是在第一次襲擊一星期後。

由於急需幫助,信徒尋求村長幫忙保護教堂免受襲擊。令他們沮喪的是,他竟然建議他們回歸佛教。信徒斷然拒絕這樣做。但事情發展卻令他們感到軟弱無助。這小群基督徒已經忍受了數年的口頭攻擊和社會排斥,現在暴力正在升級,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當地敞開的門伙伴除了以祈禱支持外,並探索其他方法去幫助他們。

西南部印度教極端分子的暴力襲擊

在西南部另一座教堂建築最近也遭到襲擊:名為“The Mission”的禱告之家的負責人和肇事者之間持續不斷的糾紛之後,遭到印度教極端分子的嚴重破壞。

「這裡的基督徒經常遇到這種情況,這不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逼迫!」

- 斯瓦潘牧師

襲擊者全副武裝,並賄賂其他人幫手發動襲擊。The Mission 除了舉辦教會聚會和祈禱會外,也是一所孤兒院-襲擊開始時,孩子們和工作人員都在睡覺。當石頭撞擊屋頂時,他們驚醒了,更甚的是一名叫馬丹的工作人員受了重傷,必須立刻送院治療。

基督徒被漠視

他們為什麼會受到攻擊?

肇事者認為基督徒不應該擁有 The Mission 這樣的一個房產-即使信徒能夠證明他們的購買是合法並擁有使用權。在襲擊者眼中,基督徒不配享有這種特權。

當地警方也沒有認真對待罪行-儘管他們曾經實地查探,但斯瓦潘牧師的投訴卻沒有官方記錄。牧師和教會被恐嚇要搬離這個社區,否則會面臨更多的逼迫。

斯瓦潘牧師說:「我們無法抵抗這些印度教[極端襲擊者],因為這是村裡的主要宗教。所有政治領袖和當權者都將印度教徒置於更優先地位。我們一直在忍耐,並祈求神保護我們。」

神藉著敞開的門伙伴的緊急支援和團契回應了祈禱,但信徒和 The Mission 的孤兒仍然活在再次受到攻擊的恐懼中。

孟加拉國在敞開的門的《全球守望名單》的位置上升至31位,在過去幾年爬升了17位。公共和私人生活的逼迫都在加劇,暴力襲擊也在新增。正如最近的事故所顯示,基督徒不但面臨來自伊斯蘭極端分子的逼迫,還新增了其他宗教的激進分子的逼迫。

禱告要點

  • 盡快修復兩所教堂建築以供使用,並保護免受未來的襲擊
  • 佔少數人口的孟加拉基督徒能勇敢地分享福音,彰顯基督的愛
  • 敞開的門當地伙伴滿有能力去服侍和照顧受逼迫的信徒

你會考慮定期為受逼迫教會捐獻嗎?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示錄 3:2)

每月捐獻能夠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續的援助和支持,這也讓我們能夠迅速回應緊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