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敞開的門前線同工勇敢地幫助中東脆弱的秘密信徒 (參考圖片)

在中東的許多封閉國家,基督徒不能公開分享信仰,不然,他們就有可能受到攻擊、拒絕或監禁。敞開的門前線同工,如拉希德、喬納森和彼得*勇敢地服侍秘密信徒,確保他們不會獨自面對逼迫。在以下訪談中,他們解釋了秘密信徒在中東的經歷。

如果中東基督徒的信仰被發現,他們如何受到逼迫?

彼得:「他們可能會被毆打或監禁在家裡。他們的家人會向他們施加很大的壓力,要他們重返原來的信仰。他們可能會被驅逐離家園和家庭,有些人不得不逃離家鄉到本國其他地方,或另一個國家的安全地方(比如伊朗的塔赫和多尼雅*)。」

喬納森:「在一些家庭,信徒被視為家庭的詛咒:『艾哈邁德叔叔感染了冠狀病毒:那是你的錯!』他們被嘲笑和羞辱。男人被毆打,可能會失去工作。婦女被關押或遭受性虐待。因為從伊斯蘭教改信另一種宗教是非法的,人們不能只去報警。」

拉希德:「當他們求助時,警察不僅沒有伸出援手,甚至可能會迫害他們。針對家庭教會的突擊搜查很常見,許多信徒因信仰而被監禁。這些突擊搜查通常會導致信徒進一步的孤立。」

關於孤立的課題-秘密信徒是否能夠組成群體?

彼得:「對於秘密信徒來說,這十分要:知道自己並不是所在城市或地區唯一的信徒。二十年前,有些人甚至認為自己是本國唯一的信徒-當他們發現有更多的信徒並建立聯繫時,他們會感到更自在。過去,一些信徒一生都將自己的信仰保密-這種情況現在很少發生。」 

「對於秘密信徒來說,這十分要:知道自己並不是所在城市或地區唯一的信徒。」- 彼得

拉希德:「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了相反方向的動態。有團契生活的信徒發現聚集的風險越來越大,因此變得更加孤立。這可能讓家庭教會中的信仰和運作變得不健康。」

喬納森:「我經常聽到孤立的信徒覺得他們有兩種身份:一種是家庭教會或網上的基督徒,另一種是家庭中的成員。這導致了身份危機:有些人會問自己,如果他們是基督徒,他們是否仍然可以成為自己國家的公民。」

彼得:「他們也在為自己的安全而掙扎:如何隱藏他們的新信仰?如果他們有聖經,應該把聖經藏在哪裡?怎麼偷偷地祈禱呢?」

新冠疫情如何改變了情況?

彼得:「封鎖讓秘密信徒的生活變得更加艱難(家人並不是基督徒的人尤甚)。信徒需要一直和家人待在同一個空間裡,不能『逃避』,更難隱藏他們的信仰。他們一直與潛在的逼迫者緊密相處,在疫情大流行期間,更多的秘密信徒被發現、逮捕和監禁。

「但另一方面,參與我們在線節目的秘密信徒人數增加了一倍!那是因為太多人不得不留在家裡,花更多的時間上網。」

敞開的門合作伙伴的項目如何幫助秘密信徒?

喬納森:「社群的確是關鍵詞;能夠與他人分享信仰有助於忍受逼迫。我們有很多在線計劃可以接觸到尋道者和新信徒,並幫助他們與跟進者建立聯繫。這些人給予新基督徒牧靈關懷,幫助他們在信仰上成長,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將他們與信徒社群聯繫起來。」

拉希德:「我們有適合信徒的進深裝備材料,有助於發展家庭教會所需的技能。例如在疫情中,我們投放資源於領導力和創傷護理,來幫助教會『愛他們的鄰居』。這是當地基督徒強烈感受到的呼召。」

彼得:「我們也幫助秘密信徒的直接需求。有時,是諸如食物和藥品之類的實際幫助,但也是法律支持或幫助信徒搬到該國其他地區以逃避逼迫。」

喬納森:「有趣的是,人們也非常渴望認識基督更多。最近在我們的地區,一群經濟受困的信徒告訴我,他們對食物包很滿意,但他們更看重門徒訓練的材料。」

敞開的門支持者可以做什麼?

拉希德:「我們需要支持者幫助教會在苦難和逼迫中找到希望。如果得到支持和鼓勵,教會仍然可以成為基督改變生命的福音的使者。我們需要繼續裝備門徒成長、叫人作主門徒。這個不斷壯大的教會,需要培育新一代領袖並照顧受苦的成員。」

「即使我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也不能摟著他們,但沒有人應該獨自面對逼迫。」- 喬納森

喬納森:「當我們不支持中東的基督徒社群在信仰上成長,並在逼迫面前堅強起來時,許多人將退回到他們的舊信仰去。這不僅是他們的損失,還會阻礙教會的成熟。」

拉希德:「秘密信徒、那些被揭露信仰以及被監禁的信徒,需要全球教會為他們發聲。他們需要全球教會擴大他們的聲音,為他們發聲。」

喬納森:「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支持者不要停止祈禱。除了祈禱本身的價值外,它還有助於秘密信徒知道人們正在為他們祈禱。即使我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也不能摟著他們,但沒有人應該獨自面對逼迫。」

*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

禱告要點
  • 讓更多中東的尋道者聽到耶穌的好消息,並與其他基督徒建立聯繫
  • 求主保護生活在敵對家庭中的秘密信徒
  • 為拉希德、喬納森和彼得等敞開的門前線同工祈求力量、智慧和勇氣

不應讓信徒獨自面對逼迫——堅固中東的秘密信徒

  • 每390港元 可以為一名秘密信徒提供輔導訓練,以支持其他面對逼迫的基督徒伙伴。
  • 每700港元 可以為兩名逃往鄰國的秘密信徒,提供基督教社區中心的實際和屬靈支援。
  • 每775港元 可以為十名秘密教會領袖提供領導力線上培訓,使他們能為教會做更好的門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