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全球冠狀病毒大流行加劇了對少數基督徒的系統性歧視

  • 從印度到也門再到西非國家,基督徒因為信仰而被拒於冠狀病毒援助
  • 在許多專制國家,新冠疫情速使加強的監控和限制變得合法化
  • 有組織犯罪集團利用疫情作為手段擴大控制範圍,包括對教會的控制
  • 在印度和土耳其等國家,由多數宗教認同推動的民族主義繼續興起
  • 伊斯蘭國西非省於2019年聖誕節將十名尼日利亞基督徒斬首

《全球守望名單》(WWL) 2021論:全球冠狀病毒大流行已經加劇了至少3.4億基督徒,在遭受潛在系統性的歧視,不平等待遇甚至逼迫。「敞開的門國際」監察世界各國基督徒的生活有多困難,在最新年度調查,所有前50個國家的得分都首次達到至少「甚高」的逼迫水平;12個更達到「極度」的逼迫水平,高於去年的11個。除了前50個,還有4個國家達到「甚高」的逼迫水平,顯示出新冠疫情帶來的影響。

「WWL 2021 總計在 74 個國家裡,每 8 名基督徒就有 1 名被衡量為面臨「極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高於去年的 73 個)。

WWL年度名單的制定是基於廣泛的調查和專家訪談,以及全球頭條事件背後人物的遭遇,涵蓋了尼日利亞持續不斷的暴力行為,以及印度藉保護公民安全為由的監視系統。它還揭示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中部和拉丁美洲,由於缺乏國家系統提供當地衛生、食品、工作和其他日常必需品的能力,有組織犯罪網絡藉此鞏固其權力。缺乏治理,甚至當局的勾結,常常導致宗教暴力或歧視免於懲處。

新冠疫情一直是壓制少數族群基督徒的催化劑,在孟加拉國印度巴基斯坦也門蘇丹等國家,基督徒有時被拒絕援助。人們會說:「你的教會或你的神應該養活你」,甚至是「病毒是由西方製造和/或傳播的。」

索馬里的暴力伊斯蘭團體「青年黨」譴責基督徒使用冠狀病毒,並宣佈該病毒是由入侵該國的十字軍和支持他們的不信國家傳播的。

有時,例如在斯里蘭卡發生的事件中,警察利用冠狀病毒為藉口,進入基督徒家中調查教會成員和活動資料。

北韓在過去的20年一直被WWL列為最惡劣的國家。在9月份,金正恩妹妹下令所有學童,包括幼兒園,每天學習有關「偉大」領袖的課程,從每天30分鐘增加到90分鐘。面對如此廣泛的灌輸,父母非常害怕甚至不告訴孩子有關基督教的信仰。

WWL 2021前10位國家的變化:尼日利亞自2015年以來首次進入第9位(去年是第12位)。也門伊朗都上升了一位。印度在2020年首次進入前十,今年保持第10位;極端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有所增長,他們認為「印度人就是印度教徒」。

尼日利亞的「暴力」再次得分最高,主要是由於武裝的富拉尼牧民襲擊了數百個基督徒村莊,以及博科聖地和一連串武裝犯罪集團的殺害、綁架和強姦,作惡者卻逍遙法外。

蘇丹卻取消了叛教(即放棄伊斯蘭教)的死刑。其2019年的臨時憲法保障宗教自由,沒有將伊斯蘭教法作為其主要法律依據,不再將伊斯蘭教定為其國教-儘管在30年後的今日仍存在許多抵制這種全面變化的阻力。蘇丹由第7位下降至第13位。

伊拉克升至11位(從 2020的15位)。基督徒返回家園持續感到不安全,他們繼續被殺,綁架並遭受身體、心理、性和情感虐待。此外,在2020年夏季,許多國內流離失所者在杜胡克地區遭到土耳其襲擊。

敘利亞微降至12位(從 2020的11位)。儘管特別是在庫爾德控制區的情況有所好轉,伊斯蘭暴力襲擊仍然存在-就在2019年11月的一次襲擊,7名基督徒喪生,70人受傷。

除了12「極度」的逼迫水平國家,還有62國達到「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

中國十年來首次進入前20名,排名上升至第17位(從2020的23位)。政府在2020年擴大了對所有宗教的管制,包括政府批准的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無論是在線還是離線,都受到越來越多的注意。同時,仍然禁止18歲以下的青少年進行任何宗教活動。又繼續將基督教「中國化」,包括對聖經段落的「更正」。

WWL 2020以來,13-50位幾乎沒有變化。以下是主要的例外情況:

越南升至19位(從2020的21位)。許多少數民族基督徒報稱他們被拒於新冠疫情援助。

土耳其大幅升至25位(從2020的36位)。主要是由於其「暴力」得分增加。基督徒認為,自2016年企圖對埃爾多安總統發動政變以來,伊斯蘭教和民族主義議程更加開放,普遍帶有「仇恨言論」氣氛,並針對亞美尼亞和希臘東正教社區等少數群體採取行動。 2019年10月,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的第三屆非洲穆斯林宗教領袖峰會,主持人埃爾多安批評傳教士在西方列強的保護下,意圖改變非洲穆斯林。

哥倫比亞升至30位(從2020的41)。隨著政府2016年與叛軍達成的和平協定破裂後,有組織犯罪集團繼續控制該國部分地區,特別是鄉村地區。在疫情隔離期間,他們利用了政府宵禁和其他限制,加強了控制權,甚至能夠建立本地社會資本。當基督徒領袖試圖向他人提供物質或靈性援助時,他們會被犯罪集團阻止甚至罰款。有時,他們會被其他敵對團體或警察視為「告密者」。有時,牧師或其家人會被殺害。

孟加拉國升至31位(從2020的38位)。在考克斯集市上,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的報導很多,其中約有2,000名穆斯林轉變信奉基督教。一月份的伊斯蘭主義者的暴力襲擊,仍有兩名男子失蹤,據報導,一名被綁架的14歲女孩被迫與武裝分子結婚。

墨西哥再次升至37位(從2020的52位及2019的39位)。 

剛果民主共和國升至40位(從2020的57位)。聯合國稱自2019年以來,伊斯蘭組織ADF殺害了1,000名平民。而莫桑比克則進入前50名(從去年的66位升至45位)。主要是由於德爾加杜角的伊斯蘭暴力。喀麥隆升至42位(從2020的48位)。因為操英語者和法語者的衝突,以及博科聖地組織和其他伊斯蘭組織的暴力擴張。

科摩羅群島,在莫桑比克以東,多年後重新躋身前50名(從2020的54位)。政府公開否認其公民享有宗教自由。一位基督徒認為傳教可能會導致一年的監禁。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尼日爾分別下降至50位以外。但與2020年相比得分更高,這表明歧視和暴力行為的水平仍然在逐年上升。

敞開的門國際行政總裁,丹·奧·沙尼說:「在當今世界,特別是由于冠狀病毒疫情的限制,基督徒遭受的逼迫不斷增加。但好消息是這些基督徒永遠不會孤單,因為神與他們同在,全球信徒為他們祈禱,以及教會和信仰宗教自由的組織對他們的高度擁護。」

在本年度(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新冠疫情的限制加速我們使用更多的數碼工具和專家的研究來收集數據,敞開的門相信WWL 2021的評分和分析都能夠保持其質量和可靠性。 

《全球守望名單》代表著因信奉耶穌而遭受逼迫的3.4億基督徒,你的禱告和捐獻,意義重大。

你會考慮定期為受逼迫教會捐獻嗎?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示錄 3:2)

每月捐獻能夠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續的援助和支持,這也讓我們能夠迅速回應緊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