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瑪麗亞在去工廠上班途中,被三名武裝人員擋著她的路。他們用槍指著瑪麗亞,強迫她進入一輛汽車中。

三天後瑪麗亞的父母在法庭上見到他們的女兒,瑪麗亞講了一句改變他們一生的說話。

她望著法官說:「我已改信伊斯蘭教。」

然後瑪麗亞和綁架她的三個人一同離開,其中一人已選擇瑪麗亞作為他的第二任妻子。

瑪麗亞來自一個基督徒家庭,她的父母也無能為力。這些穆斯林男人綁架了他們的女兒,強迫她改信伊斯蘭教並迫她結婚。

在某些地區,穆斯林極端分子製造了强姦犯和綁架者以婦女和女孩為目標的環境。通常她們會像瑪麗亞一樣被迫結婚。疫症大流行令這些國家裡的基督徒婦女更加容易遭受到這種難以想像的逼迫。

危險的趨勢

哈拿*是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在亞洲一個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服侍,她為這個家庭提供了援助。哈拿說:「目前我們無能為力,我們可以呼籲大家代禱。因為瑪麗亞宣誓公佈自己已改信伊斯蘭教,並很高興與那個穆斯林男人結婚,因此再沒有其他法律選項。她的父母可以對法官的判決提出上訴,但是他們不會這樣做。」

停頓一會後她說「他們已經被封口。」

哈拿解釋這個基督徒家庭受到極嚴峻的威脅,不得不搬到另一個地區。對於哈拿和其他敞開的門的合作伙伴,此類事情並不罕見。

「現在每天至少有兩宗基督徒婦女和女童失蹤的案件。」-哈拿

瑪麗亞的故事不僅是她所在國家的基督徒婦女經常遇到的事件,而且是《全球守望名單》內許多國家的宗教逼迫的典型代表模式。根據敞開的門的《2020年針對性別的宗教逼迫報告》,「強迫婚姻」和「性暴力」同被列為基督徒婦女因信仰而成為針對目標的全球最大趨勢。

但是否有任何辨法可以阻止這種危險的趨勢?根據哈拿的說法,這個問題太大了,以致大多數女孩都不想與之糾纏。

哈拿說:「她們否定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們會自圓其說:『她被綁架是因為她犯了錯誤。』或者『她嫁給那個穆斯林是因為她讓他勾引她;那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當我們嘗試教育她們時,她們不願意相信自己信任的人會傷害她們。」

保護年輕婦女

儘管如此,哈拿和她的團隊還是用時間和精力警告基督徒女孩,告訴她們如果受到威脅或被綁架時該怎麼辦。

哈拿分享道:「如果你在一個基督徒聚居的地區便大聲呼救,盡快到達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們甚至教導她們一些輕巧的自衛方式,例如:如何把手臂挣脱出来,或者使用我們建議的拖延策略。告訴侵略者你重視和尊重他們,並希望明天同一時間再與他們會面。你還可以說或做其他事情去拖延,但是你必須利用這段時間找到安全。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告訴女士們不要與這些男人太親密。我們向她們解釋如何保持一定距離但同時可以保持關係甚至傳福音,我們教導她們永遠不要危害自己的安全。」

冠狀疫症大流行使婦女更加容易受到傷害。哈拿說:「街上行人少了即減少了保護,失蹤的女孩和婦女的人數持續偏高。」

禱告蒙應允

在這個故事發表之前,我們收到瑪麗亞成功逃脫的消息,有人幫助她。現在她的整個家庭都躲藏起來。瑪麗亞說並非自願改信伊斯蘭教,但由於綁架者的威脅而被迫這樣做。

哈拿分享道:「瑪麗亞和她的家人得到了其他基督徒家庭的照顧,這些家庭為瑪麗亞一家人的身份和位置保密。我們必須謹慎對待這家人的安全。我們必須為他們禱告。你的祈禱給了瑪麗亞這樣的女孩有勇氣去面對一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制度。」

哈拿請求所有閱讀這篇信息的人盡心地為基督徒婦女祈禱。「大多數被綁架的女孩從未真心改信伊斯蘭教。她們在說語上和行為上履行所有穆斯林規條,但耶穌仍然住在她們心裡 。她們無法接觸神的話,但她們會祈禱。」

請為瑪麗亞和所有被迫嫁給穆斯林的少女禱告,祈求神幫助她們復原,並感受到祂的安慰與平安。

*為安全考量使用化名及參考照片

你會考慮定期為受逼迫教會捐獻嗎?

敞開的門的目標是「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啟示錄 3:2)

每月捐獻能夠為世界各地受逼迫的基督徒提供持續的援助和支持,這也讓我們能夠迅速回應緊急的需要。